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正以不可控制的傳播方式在中國肆虐。最近,中國相關研究人員發現武漢肺炎病毒在人傳人之後發生突變。香港醫學院院長梁卓偉說,武漢肺炎比SARS「狡猾得多」,武漢肺炎未必能夠在夏天受到控制。
 
據第一財經報導,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發表了一篇論文,證明研究人員在分析廣東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後,發現病毒在家庭中傳播時,胺基酸已發生改變。

冠狀病毒是一種RNA病毒,經常變異,但是多數變異不會改變氨基酸序列,對病毒影響很小。但這次研究人員在廣東一戶人家的病毒株上,發現了2個氨基酸變化,證實冠狀病毒已突變,但不確定毒性是否增強。病毒變異除了有加速傳染的風險,也可能讓防疫更加困難。

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微生物互助平台(P2M)主任、國家流感中心副主任依諾夫(Vicent Enouf)表示,無人能預測病毒會突變到何種程度。

對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源頭,目前有了更多的證據指向武漢P4實驗室。曾經以撰寫《生物武器法》而聞名的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在接受「區域政治與帝國」Geopolitics & Empire的爆炸性采訪中透露,如今武漢新冠狀病毒正以大流行的形式爆發,確實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弗朗西斯・博伊爾表示:在我看來,武漢BSL-4試驗所是新冠狀病毒的來源。我猜測他們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突變gain-of-function獲得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自然新聞》記者邁克・亞當斯(Mike Adams)表示:這進一步證實了武漢新冠狀病毒是病毒學研究人員使用眾所周知的pShuttle載體工具進行基因改造的證據。

《自然》期刊曾引述基因專家警告說,使用最新的生物技術可能會使病原體更為致命。其它許多致命的疾病可能被基因改造,以用作毀滅性的生物武器。 

白宮2月7日要求美國科學家和醫學研究人員從科學的角度調查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因為網上流傳著許多有關此病毒的各類不確切信息。

美國國會眾議院2月5日首次就有關武漢肺炎疫情召開聽證會。其間多位議員懷疑中共隱瞞中國境內疫情狀況,並稱世界衛生組織所扮演的角色失去公信力。

出席這場由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所召開的聽證會的專家都同意,中國受感染的人數可能比現在已知的數字還要更高。 

美國前「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執行官托馬斯・弗裏登(Thomas R.Frieden)2月6日在推特表示:這將是席卷中國的大瘟疫。目前尚不清楚會有多大規模,這取決於找到如何防護人類的最有效方式。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2月6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目前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了解仍然相對較少。他說,我們不知道病毒的來源及其自然宿主,「我們對其傳染性或嚴重性也沒有恰當的了解。我們需要找出這些問題的答案」。

香港醫學院院長梁卓偉2月7日接受電台節目訪問時表示,武漢肺炎比起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SARS)「狡猾得多」,因為SARS病患首日就會出現病征,需要七天至十天後,其病毒才會提高傳播率,但武漢肺炎在病發初期就可傳播。

先前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福田敬二說,疫情未必能在夏天受到控制,梁卓偉說,認同有關說法,沒有科學數據顯示武漢肺炎可在濕度或溫度高的環境緩和,像新加坡和泰國現在天氣炎熱,仍有出現本地的傳播個案,強調單靠天氣防疫的策略既不科學也不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