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蔓延使位於中國鄭州的富士康科技園本周繼續關閉。這個園區佔地140萬平方米,為美國科技公司蘋果(Apple)組裝iPhone。蘋果計劃在3月份發佈一款新的iPhone,但是如果富士康鄭州科技園不能在2月10日復工,蘋果的這一計劃很有可能會被迫推遲。

這不只是蘋果一家公司面臨的困境。由於嚴重依賴中國的生產網絡和供應鏈,眾多全球科技企業的生產和銷售計劃都會受到影響。因中共肺炎病例自去年12月在武漢爆發以來,已經蔓延到中國各省、市以及自治區,甚至海外。中國國內多個城市開始實施更為嚴格的限制措施,這給工廠復工帶來了更多挑戰。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其它行業。全球銷量第五大的汽車製造商現代汽車(Hyundai Motors)2月4日表示,由於進口自中國的零部件斷貨,它不得不暫停南韓七家工廠的生產。現代汽車的發言人表示,由於來自中國的核心電子元件供應中斷,它現在正在緊急尋找新的供應商。其它歐美汽車製造廠商也面臨可能在幾周內不得不關閉工廠的窘境。

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說,由於武漢和中國其它地區設置出行限制,阻止中國新年假期後工人返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正對各個行業的供應鏈造成破壞,尤其是重要的科技行業。」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中共肺炎疫情可能會加劇美國、甚至是世界與中國「脫鉤」的趨勢。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董事長伊恩·布萊默(Ian Bremmer)表示,中共肺炎疫情給中國帶來的最大損失在於其作為一個可靠貿易夥伴的聲譽受損。他在最新一期《時代》雜誌(Time)上的文章寫道,「中國給人的印象是,自SARS危機以來,它幾乎沒有學到甚麼東西,這讓世界其它國家有理由試圖減少對中國在經濟增長和生產方面的依賴。」

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對美國之音表示,此次疫情危機爆發的過程讓世界認識到,中國的體制無法解決的弊病還會醞釀更多的類似危機。「對中共來講,它不再會有信任」,秦鵬說,「大家越來越認識到這種問題是中共體製造成的……當大家認識到這是一個體制的問題時會得到一個啟示,就是不知道哪一天會發生一個甚麼樣的事情,因為政府的拖延和掩蓋,它就會製造另外一場災難。」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上周表示,在中國爆發的嚴重疫情可能會提振美國經濟,因為一些企業和業務和工作崗位會從中國回流。雖然這一言論引發了不小爭議,但事實可能的確如此。

美國商會組織上海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大多數美國公司預計,中共肺炎疫情將減少它們今年的收入,而一些公司正在加快計劃,把供應鏈轉移到中國以外。

在這場疫情爆發前,中國與美國持續了近兩年的貿易戰已經擾亂了全球的產業鏈。《華爾街日報》引述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全球供應鏈管理專家尼克·亞威斯(Nick Vyas)的話說,「由於是中國、又缺乏透明度,就存在更多不確定性與恐慌。」他還說,此次疫情將迫使企業將政府治理失靈的成本納入考慮之中。

資深中國經濟學者、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駐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對美國之音表示,天災並不是推動「脫鉤」的主要因素,而是中國(中共)政府的糟糕政策所致。但他說:「如果跨國企業判斷中國(中共)政府有關疫情的政策增加了風險,而不是降低風險,那麼它(疫情)就會增加脫鉤的壓力。」

上海美國商會的調查顯示,一些企業已經啟動將生產遷到中國以外地區的方案,包括台灣和印度。有受訪企業表示,之前就已經考慮到將生產搬出中國,並且已經進行了籌劃,這場疫情只是扣動了扳機。

不過,對於像蘋果這樣的大型跨國科技企業來說,將供應鏈完全遷出中國已證明絕非易事。《華日》此前曾報道說,雖然近年來蘋果公司考慮過在越南等其它地方組裝iPhone,但發現設施和培訓成本過高,於是選擇繼續將大部份生產留在中國。

美國智囊布魯金斯學會(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桑頓中國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對美國之音表示,他預期不會有大的產業脫鉤變化發生。杜大偉說:「企業將尋求更多的(供應鏈)多元化,但其中一些將在中國國內或者越南、印度尼西亞等周邊國家。大規模脫鉤的代價將非常昂貴,我預計這不會發生。」

但是與「脫鉤」擔憂相比,中共政府眼前主要的困擾是經濟增長會進一步放緩。杜大偉說:「中國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速很有可能會受到較大衝擊。在SARS的高峰時期,中國經濟增速回落了兩個百分點。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對經濟的影響目前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比較可能的情況是,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速下降到4%左右,而不是6%。」

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認為,2020年的中共肺炎疫情與2003年SARS的情況有很大不同。他說:「目前來看,(疫情)很可能會延續到4、5月份,也就是說整個第一、二季度都會受到嚴重波及,它對中國經濟的打擊會超出2003年SARS的時候。」

秦鵬表示,2003年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不久,中國經濟總體上呈上升勢頭,外界對中國經濟信心十足,外商投資充足,且中國自身也有很多優勢。但現在,在中美貿易戰暫時休戰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呈現頹勢,恐怕難以像2003年那樣在疫情結束後很快強勢反彈。

路透社援引一名中國政府的經濟學家的話報道,由於疫情爆發,中國經濟增速可能降至5%甚至更低,可能會促使政策制定者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但是中共官方釋放的都是正面信號。中共央行副行長潘功勝2月7日強調,此次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只是暫時的、階段性的,不會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高質量增長的基本面。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7日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時也表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