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標榜經濟發展、確保人民安全,企圖將這些作為其執政合法性的依據。然而,最先披露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李文亮醫生的死令中國民眾看到「黨先於國家」的冷酷現實。

美媒CNN分析認為,李文亮的死訊加劇了一場危機,這場危機正在動搖中共統治的基礎。

武漢醫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去世。他的死點燃了公眾對中共隱瞞疫情的憤怒海嘯。

CNN稱,李文亮能夠引起公眾的共鳴是因為他不是甚麼黨的骨幹或警察,他只是一名喜歡吃冰淇淋、喜歡看電視的普通人。他比那些控制言論的鐵石心腸的人來說更具同情心。

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一名眼科醫生,因最早於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發出武漢病毒預警,但隨即被當地警察扣上在網上散佈謠言的帽子。公安局找到他,要求他簽署訓誡書,並對他提出嚴厲警告。

由於中共官方隱瞞疫情,導致中共肺炎疫情擴散全國,一發不可收拾。

報道稱,如果李文亮當初被訓誡令中共當局感到尷尬,那麼他的死對中共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李文亮的死訊加劇了中共的審查危機

CNN稱,隨著李文亮去世消息的傳出,中國互聯網上的回應是立即的,幾乎是前所未有的。

有人說:「無數的年輕人將在今天一夜之間成熟,這個世界並不像我們想像中的那樣美好。」「你們憤怒嗎?我們中是否有任何人足夠幸運將來能為公眾發聲呢?請一定要記住你們今晚的憤怒。」

中國社交平台微博上也出現兩個火爆標籤,分別是「武漢市政府向李文亮醫生道歉」,以及「我們想要言論自由」,這些標籤在被刪除前已吸引數萬名中國網民。還有一個標籤「我想要言論自由」,在被刪除之前吸引了超過180萬次觀看。

CNN稱,中共政府笨拙地企圖控制言論,隨著李文亮的死訊更加劇了人們的憤怒。

更令公眾憤怒的是,李文亮被兩次宣佈死亡。周四晚上,多家中共媒體先是報道了李文亮的死訊,但後來沒做任何解釋將相關新聞刪除。而醫院方面則聲稱他們還在搶救李文亮,但後來發表聲明說,李文亮在周五(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

一名微信用戶對此悲痛地感嘆,「醫生必須死兩次,這是民族的屈辱」。

另有一些人懷疑,當局是想要把李文亮的死訊推遲到大多數人都睡著的時候才發佈,這樣他們能更好地控制輿論。

「我就知道你們會在深夜發佈此消息。」 一位用戶寫道,「你們以為我們都睡著了?不。我們沒有。」

這是自2011年溫州火車撞車事故以來,中共當局所遇到最強烈的民眾對審查制度的憤怒和譴責。溫州事故發聲當時,當局急忙掩蓋事故原因,甚至放棄尋找還在存活的倖存者,引發眾怒。

CNN表示,這次事件讓民眾對中共安全標準差和當局的冷漠態度感到沮喪。李文亮的死只會引發人們對病毒以外的很多中共問題的憤怒。

中共政府的統治基礎在動搖

CNN稱,李文亮的去世和當局對死訊的笨拙處理加劇了一場危機,這場危機已經在動搖中共政府的基礎。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標榜經濟發展、人民安全,企圖將這些作為其執政合法性的依據。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正在以兩種方式威脅中共的執政合法性:首先,中共完全無法控制疫情,使數億中國人面臨感染潛在致命病毒的風險;其次,中國經濟因為中美貿易戰本已遭到重創,如今又遭受疫情的更沉重打擊。

更加劇中共執政危機的是,有證據表明,這個共產黨體制本身很可能導致了武漢市官員最初淡化疫情,企圖控制輿論。中共體制就是不獎勵敢言者或者勇於冒險者。

武漢市長周先旺之前披露,他沒有在早期披露疫情的規模和危險性是因為他需要得到上級授權才行。

中國人最終會發現「黨先於國家」的冷酷現實

李文亮的死對中共意味著甚麼?CNN稱,李的死反而暴露了中共體制下的冷酷現實:歸根結底,如果黨的穩定受到威脅,個人絕對是可被拋出的對象。這與西方國家以個人為中心的社會不同。最終中國人會發現「黨先於國家」的冷酷現實。

報道稱,中共的網絡審查是建立在一個原則的基礎上,那就是,任何威脅到黨的利益,不論一個話題有多麼的無害,那都是不能容忍的,必須被刪除。

維護黨統治的穩定仍然在如何處理老百姓對李文亮死訊的輿論起著主導作用。對中共的網絡審查員來說,你要是表達悲傷可以,發洩點憤怒也能接受,只要你不將矛頭指向這個體制就行。

當局不能允許的是黨或中央政府成為人們發洩的目標,即使武漢危機和李文亮的死暴露了黨執政的缺點。

德國之聲記者法比安・克雷奇默(Fabian Kretschmer)在北京的觀察發現,許多民眾對於官方處理的方式心懷不滿。尤其是年輕一代。

北京一家咖啡館的年輕人對克雷奇默說:「我百分之百確定共產黨幹部沒有報告有關該病毒爆發的消息,因為這會破壞他們陞官的機會。」他接著說:「像我這樣只為了國家好的人,都不能再公開發表意見了。有一天,我們會開始問自己,為甚麼我們不能在網上看未經審查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