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後,迅速在大陸人際間傳播,感染人數暴增。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近日接連召開兩次會議,但1月25日會議的部份要求已經落空。而中共先後派出的兩批專家組成員,對中共肺炎的相關說法也不同調。

疫情失控 首次政治局常委會要求落空

2月3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稱,疫情防控形勢「不斷面臨新情況新問題」,要「集中力量把重點地區的疫情控制住了」,「提高收治率和治癒率、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等等。會議還承認,中共應對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短板和不足」云云。

這是中共當局近期在10天內第二次召開政治局常委會。

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會提出,「湖北省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為當前頭等大事」,要湖北「內防擴散、外防輸出,對所有患者進行集中隔離救治」等。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即使對比兩次常委會上中共當局的口頭措辭,2月3日中共要「提高收治率」,而1月25日卻要求「對所有患者進行集中隔離救治」,在口頭表態上都出現了倒退。

與1月25日常委會對應的是,中共當局1月23日開始先後硬性封閉湖北武漢、孝感、黃岡、鄂州等市。對於浙江溫州、杭州、江蘇的南京等城市,中共採取了「封閉式管理」和「社區防控」。

但疫情仍在快速蔓延。2月8日,湖北省長王曉東公開承認,湖北市州疫情呈現城市向農村蔓延態勢。李林一表示,此言顯示政治局常委會要求的湖北「內防擴散」已經落空。

直到發稿前,武漢市也沒能做到「對所有患者進行集中隔離救治」。武漢市即使快速搞出了「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等等,但有報道指發熱門診仍然人滿為患,病床也仍舊不夠。

就連中共自己公佈的中共肺炎確診人數,也從1月20日的200多人,暴增至2月8日的3.76萬人,短短的19天內翻了171倍。外界普遍估計,目前大陸已有數十萬人感染了中共肺炎。

中共公佈的確診人數只是冰山一角

陸媒如《財經》、財新網等紛紛刊文質疑中共官方的確診人數。

直到現在,中共仍在掩蓋疫情真相,大量抓捕傳播疫情真相的網民。同時,中共還以對確診人數下指標、限制試劑盒數量等方式,控制確診人數及疑似病例人數,令很多患者未得到治療前就病故。

據大陸《財新周刊》2月3日刊出的《疑似者之殤》文章稱,武漢市對當地的疑似患者人數一直諱莫如深。記者在採訪中,遇到數十名高度疑似者沒有機會做病毒檢測。即使是疑似感染的醫護人員,也少有人能做病毒檢測。

多名疑似患者在沒有確診前就去世。武漢的一位影像科醫生說,大量疑似患者無法及時確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院長席修明表示,病人全部積壓在社區,社區醫生根本分不出來到底是不是疑似病人,有的病人等上三四天,就變成重病人了。

報道指出,不是用於檢測的核酸試劑盒不夠,也不是醫院沒有那麼高的檢測能力。而是因為「整個武漢的送檢總指標只有200個」,武漢市衛健委要求各醫療機構上報送檢病例要「保證陽性率」。

大陸《財經》2月1日刊發的《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文章指,不少患者因為得不到住院資格,也沒有被確診為中共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

一名定點醫院的科室主任說,這兩天醫院門診一天有120名左右發熱病人,其中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終被收住院。

「我們只能讓剩下75名收不進來的病人,回到家裏去。患者沒辦法,我們也沒辦法。」該主任說,只有被收治入院的患者才能統計為疑似,才有資格做核酸試紙檢查。做完核酸試紙檢查的患者其中至少80%能被確診,之後即被轉去其它定點醫院。

報道指,該醫院至少有5宗死亡疑似病例是未被確診的,因此也不計入確診死亡人數中。「這意味著,目前人們所能看到的確診、死亡病例數字,並不能完全反映這次疫情的全貌。」

該文多次提到各大醫院的核酸試紙限量。如同濟醫院2月1日這天「只有10份」核酸試紙。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稱,該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無一確診。「缺試紙,但我們也搞不懂為甚麼會缺。」

中共新「專家」出現 方艙醫院遭質疑

隨著2月3日中共召開針對中共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央媒上出現了一名新的「專家」。

2月4日,中共工程院副院長、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認為,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是解決病毒的社會傳播和擴散問題。

「如果大量輕症患者居家或疑似病人在社區遊動,會成為疫情擴散的主要源頭,」王辰說,應迅速地把確診的輕症病人都收治起來,與家庭與社會隔離,避免造成新的傳染源,因此他們提出用「方艙醫院」防控疫情的建議。

中共官方也證實,2月5日晚10時,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武展)、武漢洪山體育館以及武漢客廳的首批3家「方艙醫院」先後開始啟用,用於接收中共肺炎輕症患者。

但民間對官方推出的所謂「方艙醫院」提出質疑。網民批中共建的「方艙醫院」是「等死的集中營」,因為這種擠滿病人的大病房無防護、無隔離,病床放得密密麻麻,本來沒病的也一定被傳染上。

有網民發文說,他心都碎了,他母親被方艙醫院收治,院內亂成一鍋粥,不發口罩,咳嗽聲此起彼落,在家自救變成在方艙醫院自救。

他說專家說的實在:「(方艙醫院)目的是隔離傳染源,不是治病救人,大難當前,微不足道的個人成為國家秩序穩定的犧牲品。」

網上2月5日爆出一位「方艙醫院」的管理人親口說:重症患者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不收,「這不是醫院,這是一個隔離點,出了事沒有任何人負責,我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美國傳染疾病學會(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主席費爾(Thomas M. File Jr.)認為,這些患者很多都已經有需要照料的潛在健康問題,把他們如此密集集中,可能讓他們暴露在其他比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更易傳染的疾病風險,例如空氣傳播的肺結核,細菌感染也更易普及。

前批中共醫學「專家」遭質疑

而在1月20日之後亮相的中共前批傳染病「專家們」,如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院士、王廣發等人,說的話或發表的觀點都遭到質疑。

鍾南山在1月23日曾公開對陸媒說:「我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人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我們有信心不會重演SARS疫情。」

但事實正好相反。中共從一開始就隱瞞疫情及感染人數;而這次席捲全球的中共肺炎疫情,目前已被公認超過了2003年的SARS疫情的嚴重程度。

1月28日,鍾南山曾否認中共肺炎有「超級傳播者」。此後,江蘇、江西等地相繼出現「超級傳播者」,其中江西新余市第四醫院員工黃某曾感染15人,江蘇寧波女子胡某曾先後傳染25人。

李蘭娟院士1月31日曾說當前疫情已經進入高峰期,「但(疫情)可控,公眾無需恐慌」。但「可控」的說法,近期中共官方已不再使用。

李蘭娟還涉嫌替其兒子做廣告,利用疫情發橫財。李蘭娟團隊近日宣佈,根據初步測試,在體外細胞實驗中顯示,阿比朵爾、達蘆那韋能有效抑制中共病毒。

據陸媒報道,「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這2個藥物,都是杭州華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機構的研究成果。而該公司董事長正是李蘭娟的兒子鄭傑,李蘭娟任該公司董事。

天眼查企業信息查詢顯示,杭州華卓公司董事長為鄭傑,李蘭娟為董事。(網絡圖片)
天眼查企業信息查詢顯示,杭州華卓公司董事長為鄭傑,李蘭娟為董事。(網絡圖片)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隨著王辰在央媒上的露面,中共內部醫學專家們似乎也出現了分化。隨著疫情的失控,最早的那批中共「專家們」已有被邊緣化的跡象。

新冒出的醫學專家王辰否定老專家

值得注意的是,本月初才到武漢調研的王辰,與前批中共「專家們」鍾南山、李蘭娟等人的論調大不相同。

中共工程院副院長王辰2月5日晚接受央視採訪時承認,現在的問題是,疫情的底數並不清楚,判斷根據是不足的。此外,現在社區和社會上未能進行隔離的病人,在家庭和社會的傳播威脅性還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這個「拐點」無法預測。

而前批專家如鍾南山1月28日公開稱,一周或10天會出現拐點,「只要措施做到位,正月十五(2月8日)之前,很可能會出現疫情拐點,不會再大規模增加了。」

但鍾南山2月7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目前疫情並未到達拐點」,估計還要等幾天。

王辰還說,根據前期的結果,他們對瑞德西韋(Remdesivir)藥治療中共肺炎抱有比較大的希望,其它藥物包括中藥,都需要進一步的臨床觀察來確定其療效。

他非但沒有提及李蘭娟團隊研製的「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還特別提醒:「個例的藥品有效與否不是科學結論,一定要進行臨床實驗。」

有分析認為,王辰的說法間接對李蘭娟團隊推薦的兩種藥投了不信任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