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自從出現、被隱瞞到爆發擴散至全國和世界,直到現在為止,都與中共政治和高層的權力鬥爭密切相關,並列前行,互為因果。本文僅從政治和中共官場角度解讀與武漢疫情相關的信息,特此說明。

武漢疫情持續惡化。在湖北省武漢市1月23日「封城」之後,全國各地陸續跟進:遼寧、江西進入全省封閉管理,其它包含南京、杭州、合肥、哈爾濱等中國多省省會也實施強度不一的管制。截至2月8日,全中國有3省65城宣佈封城。

與此同時,曾最早向外界發佈武漢疫情信息而遭武漢當局「訓誡」的醫生李文亮,因感染中共肺炎去世。該消息迅速引爆微信微博圈,並衝上熱搜榜首,全屏都是中國民眾的哀傷和憤怒。許多人在微博發帖要求當局向李醫生及其家人道歉,對地方官員進行了大量的批評,「我想要言論自由」也成為微博最熱門的話題標籤之一。

據統計,截至6日晚間11時16分,有關「李文亮醫生去世」在微博熱搜榜獲得超過兩千萬次搜索量、5.4億點閱率以及73萬的討論,高居榜首。

在這個全國民眾群情激憤的關鍵時間點,2月7日,中紀委國家監察委員會網站通知表示,「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一個僅僅在中共眼中的普通醫生之死,就值得中共中央高調派出一個高級別的調查組進駐武漢?當然,從普通角度分析,這是中共當局要平息民憤和穩定群眾情緒的常規做法。但是,如果從中共高層博弈角度來講:成為習近平反擊政敵、試圖擺脫被動局面的一個轉機。

這很有可能是習近平在神隱6天之後,和王岐山商議之後的決策,動用王岐山實際掌控的國監委,來展開行動。

為甚麼要對武漢高層官員動手?因為武漢市長直接「甩鍋」中央。

武漢市長「造反」甩鍋中央

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以及在公開場合中的言行比較反常。

周先旺在接受央視記者的專訪時,針對外界對武漢市處理疫情不力的批評,聲稱他無權披露敏感信息,在披露之前必須得到中央政府國務院的批准。他說直到「1月20日國務院會議定為一類傳染病,要求屬地責任,我們工作就主動多了」。

周先旺的話是甚麼意思?在中共的官場中,下級官員敢把工作責任推給上級,等於是斷了自己的官場生路,可以說是犯了官場的大忌,這是極其少見的現象。

我此前發文分析,周先旺反常言論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口誤,一種是有人授意他這樣說。我傾向於是有中共高層領導授意他這樣去說,並且給他許諾要保他平安無事。

但是,李文亮之死的意外發生,使得周先旺有麻煩了。為甚麼,看看習近平當局的動作、中央的輿論鋪墊以及國監委調查組的組成就知道了。

習中央的輿論鋪墊和動作

隨著中共肺炎疫情完全失控,習近平1月25日召開常委會,決定成立應對中共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這是中共高層首次介入防控工作,但這距疫情爆發已有近2個月的時間,錯失了最佳防控期。

2月3日中共舉行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習近平說:應對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短板和不足」。

2月5日上午,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舉行了會議。在武漢市衛健委一位發言人稱:「今天的會非常重要,不能有任何絲毫理解上的差誤,如果出現任何問題,會追責,不是嚇唬大家。總書記前天的會議已經提了,做不好要動刀子。」

2月6日上午,在武漢市疫情部署會上,專程派往武漢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講話充滿火藥味,她稱,「各級領導幹部要堅決落實黨中央部署,……戰時狀態決不能當逃兵,否則就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解決措施不精確、落實不到位的問題。」

2月7日下午,中共國家監察委員會發佈消息: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2月7日晚,在湖北省疫情新聞發佈會上,武漢市常務副市長胡亞波稱,向李文亮醫生和所有被病毒奪去生命的同胞表示「深切的哀悼」,武漢市將全力配合(國監委)調查組做好相關工作。

官媒央視,反常地發文悼念讚揚李文亮,同時稱:「這次疫情是對我國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李文亮生前曾經經歷的某些遭遇,正反映出我們在疫情防控和應對中的短板和不足。我們要吃一塹長一智,進一步健全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

輿論鋪墊之前,其實湖北官場已經生變,官方消息稱,中共中央批准:王賀勝同志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這是疫情發生以來,中央首次調整湖北省委領導班子。

生於1961年6月的王賀勝,大學本科畢業於天津醫學院衛生系衛生專業,之後,幾乎一直在衛生系統工作至今。調往湖北前,他是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黨組成員。

從履歷來看,王賀勝從1984年到1997年,他一直在天津衛生系統的學院擔任職務,短暫擔任天津美術學院黨委書記後,在天津市衛生局局長、衛計委主任一職待了6年。2016年調任國家衛計委至今。王賀勝調任湖北或只是武漢官場生變的信號之一,從表面上看,王賀勝到武漢是專業對口,深層是接管武漢疫情防疫工作的領導權。

與王賀勝調任湖北一同傳出的,還有另外一個消息:陳一新將任中央指導組副組長。

陳一新將在武漢展開「反腐風暴」?

中央指導組,作為一個臨時的特殊機構,級別非常高。那麼,陳一新調任副組長用意何在?除了中央政法委秘書長的身份外,過去幾年來,陳一新還有一個特殊身份——全國掃黑辦主任。

過去幾年,全國各地掀起掃黑風暴。其中,黑龍江、河南、陝西、安徽、江西、湖南、廣東以及雲南力度最為突出。在上述省份中,要麼一省的公安系統、政法系統主要領導悉數被查,要麼或因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引發當地官場地震。這場所謂「掃黑風暴」的主要指揮者之一,正是陳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陳一新不僅親自赴湖南督辦「操場埋屍案」,還是派出大要案督辦組赴雲南省查辦「雲南孫小果」的指揮官。「孫小果」一案,查辦的官員高達20多人,其中不乏多位副部級、廳局級的高官。

另外,陳一新曾有武漢市委書記的為官經歷。外界認為,這或將是他「督戰」湖北的原因之一。2016年12月,陳一新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一職空降武漢,擔任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一直到2018年3月,赴京調任中央政法委委員、秘書長。

調查組調查甚麼?

習近平當局派出國監委的調查組進駐武漢,名為調查醫生李文亮之死,其實,李文亮從透露疫情到感染身亡的過程,情節簡單,並不值得中央大動干戈去調查。

習當局要調查的真正內容,而是武漢病毒實驗室病毒洩露相關秘事,最為重要的是,究竟武漢市長周先旺為何敢於做出「甩鍋」中央?找出幕後操作者。

2月7日,有消息稱,具有中共少將軍銜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已經完全主持了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一切工作。此前陳薇於1月26日到達武漢。陳薇被官方稱作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曾於2003年SARS期間「做出醫療貢獻」。

習當局正在通過調查組進駐武漢,試圖扭轉之前武漢政府造成的對中央不力的輿情,其實是對隱藏在武漢政府身後的高層政敵展開回擊。

可以預見,隨著局勢發展,未來武漢以及湖北官場將會迎來強震,中央將要借誰的人頭來平息民憤,值得關注。未來武漢市長周先旺的命運,將成為觀察中共高層政治鬥爭形勢的風向標。在我看來,周市長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