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伴就是這個病去世的。」她說,「我在陪護他的時候也染上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很多確診病人醫院無法收治,武漢69歲李女士眼見老伴家中死去,感到十分恐懼,透過女兒在網絡上發出求救訊息,盼望求得一線生機。

「人活著等救命難,人死了同樣難。」已出嫁的女兒寧寧(化名)哽咽說,我爸爸的遺體在家裏躺了14個小時才被殯儀館運走,媽媽在家裏守著爸爸的遺體14個小時。」

她悲痛說道,「爸爸CT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確診患者,由於洪山區指揮部一直沒及時安排爸爸住院,我爸爸從輕症病人被拖成了危重病人,120急救趕到時,我爸爸呼吸衰竭,已經斷氣,2月5日死於家中。」

她說,「媽媽為了照顧爸爸,從生病到去世一直貼身陪護,早就已經感染肺炎,沒有時間去醫院檢查治療自己的病,一直拖到2月6日去醫院檢查,CT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我媽媽看到結果,當時就哭暈過去。」

她非常擔心母親,「爸爸去世,給我媽媽精神上沉重的打擊,身心已經嚴重透支,現一人獨居在剛停過遺體的家裏,病毒和細菌密佈,十分危險。」

她焦急傷心說,「社區給街道和區指揮部打了報告,結果再次重演我爸爸的悲慘遭遇,就是一味的等待。」她深怕母親沒能及時得到救助,重演和爸爸一樣遭遇。

死亡人數 遠大於官方統計

記者2月8日致電李女士,李女士說,「確診後他們要走程序,這個程序就沒有盡頭了。」「沒安置就是等,就是在家裏等,不給你安置。」

她說,像她先生這樣確診,沒有安置,在家等到死的人「有很多、很多。」官方目前公佈有700多例死亡,「那是遠遠不止的,遠遠達不到的數字。」

李女士說,「社區給我們的答覆就是要我們等。我們打了很多電話都跟他說,他都知道。就是不跟我們安排。現在我已經染上,我也需要救治了,他們還是這樣說,要等上面配。」

先生病死家中 妻嘆灰暗

李女士說,「醫院的醫生,就要我跟社區聯繫,要他們安排我們去隔離、去就醫,但是他們(社區)不理,怎麼辦?我現在很沮喪。」層層上報,換來無盡的等待,「要麼找不著他們,要麼就搪塞地說,『跟你報了啊,你等著啊,我們也沒辦法』,唉,他不會給你積極解決的。」

她無奈地說,「我們是最基層的,甚麼關係都沒有,就是一個低層的公民,甚麼權力,甚麼錢都沒有。」「我現在跟我的老伴是一樣的情況,我也是在家等,等不知道甚麼時候,就這樣撒手了……。」

「我的老公是我的前車之鑑,我一直看下來(這過程),我覺得都很灰暗。我真的覺得很灰暗。」她淒然的說,「我都是說實話,這病呢,太恐怖了,我也覺得很恐怖的。」她怕自己下一刻命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