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集團2月6日突然結束澳洲版的業務,並將公司清盤,讓公司員工措手不及。編輯部員工早上上班發現沒有報紙,才知道澳洲《星島日報》停刊,無法獲得即時賠償和欠薪,目前需要向澳洲政府的基金申請欠薪和補償。

「香港01」和《蘋果日報》引述澳洲星島分社員工透露,6日一早到悉尼辦公室上班時,一名香港資方代表到場宣佈結束澳洲業務,要清盤。而編輯部昨晚還照常採訪、編輯、排版,事發前「零先兆」。

星島澳洲分社員工稱,受影響人數大約22人,公司沒有向員工即時支付薪金、年假等賠償,反建議員工向政府申請基金,待公司完成清盤程序後,預計要待2至3個月方得知會否有機會獲得補償。

現場不少員工均不滿星島以清盤方式結束澳洲業務。

有發行部員工批評公司不近人情,「有同事下個星期房租都交不到,差點哭出來」。他說過去幾年澳洲星島多次裁員,從高峰時五、六十人,減到現在只剩約22人,其中編輯部五、六人,以前裁員都可以獲得即時賠償,但這次就要向政府申請。

星島新聞集團發言人稱,6日起結束澳洲業務,行動是因應經營環境而作出商業調整的一部份。

星島於去年11月曾發出公告,指擬向獨立投資者洽售股權,隨後又透露,指出主席兼控股股東何柱國,與一名獨立潛在買家就出售公司股權進行初步磋商。

星島2月4日再發通告,指潛在買家與其專業顧問對公司已完成大部份盡職調查工作,而雙方法律顧問已就潛在交易之相關合規要求進行研究,潛在交易的磋商仍在進行。

針對近期何柱國準備賣掉《星島日報》一事,香港資深傳媒人黎則奮曾表示,何柱國賣《星島》可能與美國人權法案有關,「因《星島》是輿論機器,可能幫中共說話而導致被制裁。」

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美國推出香港人權法案,以遏制中共對香港一國兩制的侵蝕,並將對侵犯香港人權的中港官員進行制裁。隨後傳出,有香港富商入境美國被問話4個小時才讓他入境。

紅媒底牌

星島集團2001年被香港煙草大王何英傑長孫何柱國收購,立場迅速轉紅。何柱國得手後,同年7月16日,他出現在北京長富宮飯店會議大廳,與新華社副社長何東君一起,揭開了「新華在線」正式啟動的大幕。

而早在1998年,何柱國就被選為中共政協委員,並連任多屆。除此之外,何還在多間大陸企業以及官方部門身兼要職,並於2000年開始,連續7年擔任中國石化的非執行董事,還擔任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董事、山東省人民政府經濟諮詢顧問、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校董等職位。

《星島日報》在重大問題上均為中共站台。2003年,當時的特首董建華按中共意圖在香港強推《基本法》第23條立法,被強烈抵制之時,《星島日報》於同年7月5、6日連發兩篇社論力挺港府如期立法,鮮明地亮出其紅媒底牌。

2001年正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時期,《星島日報》在兩年時間內,仿傚大陸媒體,在北美華人社區中挑起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

在去年「反送中」運動中,何柱國污衊抗議的港人為「港獨」,並煽動社會各界反對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他親自撰寫致各國駐港領事館的公開信,在這封題為「籲請國際社會勿與惡同行」的信中,何柱國公開批評,「香港幾名港獨分子正在游說美國國會通過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是極其荒謬和是非顛倒的事情。」

黨媒與親共媒體流年不利

星島只是中共統戰機器的一個例子。中共長期通過操控海外中文媒體,滲透海外華人社區。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報告透露,美國主要中文報紙——《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等都受中共直接或間接的控制。

時事評論人士盛傑認為,美國已把《人民日報》、央視等黨媒指定為外國政府代理人,開始清理紅媒,隨著國際上圍堵中共,「紅媒及其代言人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而除了星島之外,其它親共媒體的遭遇也好不到哪裏去。

2019年7月,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盤踞在美國西部的中共大外宣報刊《僑報》,宣佈由日刊改為周刊。這個直接隸屬於中共國務院僑辦的海外報刊,實際上是中共直接出資的海外宣傳工具。

2018年底,香港《明報》集團旗下的紐約《明報》紙版和電子版同步停刊。同期,美東一家與《僑報》關係密切、長年由中共官方提供資金的華語電視台大規模裁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