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港府卻堅持不肯全面封關,令醫護界被迫以罷工要求當局回應封關等五大訴求,其它行業也在醞釀罷工。香港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表示,特首林鄭月娥堅持不全面封關的舉措並非剛愎自用,而是在執行中共當局的命令,目的是將香港作為中共權貴的最後一個「逃生門」。因為中共經濟急速下滑,極度需要香港來挽救中國經濟。

面對疫情迅速蔓延,香港也出現死亡個案,劉細良最近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欄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認為,今次事件說明「好人一生平安」的道理。很多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黃絲」,因為不信政府,加上經常參加抗爭運動,家裏通常有口罩,也不會去大陸,意外地在這次疫情中得到了保護;而反對抗爭運動的「藍絲」卻相當被動,甚至某些撐警人士還鼓勵大家回大灣區,因此失去對這種病毒的抵抗力。

劉細良強調,冠狀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冠狀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產黨的病毒會將這個傷害擴大很多倍。

被問怎樣看政府堅決不全面封關的措施時,劉細良指,好多人覺得林鄭剛愎自用,或是她不聽別人的話,或者是喜歡鬥氣,他不以為然,「因為防疫封關的問題,一定是北京中央的參與了,因為那是中國(與香港)之間的關口嘛」。如果香港在1月22日至30日之間決定封關,其它城市和國家就會跟隨香港封中共的航班,及阻止中國人入境。

而且中共一直在幕後影響世界衛生組織(WHO),一路淡化及降低整個疫情的負面影響,希望世衛不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升級為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以免國際禁止中國人透過空運、航運和邊境入境。

「在這個國家的大戰略裏,香港是不可能自己去封關的,這個決策一定是由北京決定的。」他說。

香港機場是權貴逃生命門

直到1月30日,世衛決定將疫情列為國際緊急疫情事件後,林鄭才把封關擴大到落馬洲、皇崗和羅湖,但仍未封港珠澳大橋、深圳灣口岸和香港機場。劉細良分析指,中共最不想封機場,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已開始陸陸續續停飛大陸的航班,如果香港加入停航,中共也很難確保其它亞洲國家和地區也停航。

至於深圳灣口岸及港珠澳大橋,私家車可由港珠澳經過深圳灣直達香港機場。「就是跟中共的很多,比如說企業、商界的高層、權貴、地方的權貴、共產黨的精英要外逃的一個逃生門。有沒有這樣的作用呢?我說絕對有。不過這政策本身不是說放逃生門,這個政策本身就是要儘量延遲國際在飛機航班和出入境裏的一個對中共的不信任,和一個圍堵的政策,儘量推遲(這個事)的出現。」也因此一定守到最後沒得守了,香港才能得到中共的批准封機場。

湖北省黃岡市有300多名幹部已經因違紀瀆職落馬,這些權貴沒法走,但想他們的家人外逃,但用軍車運走不行,只能用私人的方式到香港;而澳門不是一個國際的航運樞紐,無法去美加。所以為甚麼澳門可封關,而香港不行。這些權貴的親朋也可迴避自己來自廣東省的旅遊歷史,聲稱自己從香港過去的。

劉細良說,當越來越多的中共權貴,甚至好像入境澳洲那個大陸學生,訛稱自己是香港去的,成功闖關入澳洲,破壞澳洲防疫制度的時候,澳洲等西方國家就會收緊對香港人的入境政策。所以為甚麼香港市民這麼憤怒,因為林鄭是照顧中共權貴的利益而犧牲自己市民的利益。

罷工自救 免香港淪為疫埠

由於林鄭月娥仍拒絕與醫護人員工會見面,工會今日第五天罷工。圖為罷工首天瑪麗醫院外圍情況。(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由於林鄭月娥仍拒絕與醫護人員工會見面,工會今日第五天罷工。圖為罷工首天瑪麗醫院外圍情況。(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本周二本港出現首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死亡個案。劉細良指,當有第二、第三個時,香港市民的恐慌會達到極點。因為這個恐慌來自兩個原因:第一,對這個疫情的恐慌,這個是根本。第二,更根本是對政府無能的恐慌。這是為甚麼每一個人要搶口罩、消毒液,就是不信任林鄭政府,要自救。

至於如何自救,除了醫護罷工之外,就是航空業工會,巴士職工會,港鐵工會都醞釀罷工。再進一步,就是市民罷工,令香港的人流停擺,堵截大陸人將病毒傳到香港。劉細良認為「這個很快會出現」,而且「成功的機率大很多,因為這一次不是一個政治上的訴求,去要求林鄭下台。這個是一個關乎香港會不會成為一個疫埠,很多人也覺得這個是跟自己的性命攸關的。」

港封關才能保住金融樞紐

被問到習近平為何主動封大陸的城市但在香港留下缺口,劉細良分析指,1967年中共為甚麼不收回香港,當時的民兵已經在深圳,隨時可越境,卻選擇出賣香港的左派群眾?是因為八個字:「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到今日,武漢疫症蔓延全球的時候,香港的角色仍然脫離不了這八個字,就是作為中共權貴集團一個充份利用的工具。

他進一步分析,第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不能停擺。中共現在的經濟總量100萬億元人民幣GDP(國內生產總值)。但是在過年七天停止消費,看電影、飲飲食食及旅遊等,已經令中共損失1%的GDP,一萬億。由100萬億,少了1萬億。

共產黨現在最要緊的防範,不只是消費的衰退影響,中國新年之後是否繼續封城,影響民工復工生產,以致企業倒閉,接著債務危機大爆發。「如果沒有香港這個仍然和國際接軌的金融中心,中共的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怎麼辦?所以,必定要保持著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樞紐。」

不過劉細良認為中共棋差一著,它應該讓香港封大陸的入境,這樣才保得住香港作為金融樞紐,別人就會把香港區別看待。但現在菲律賓突然封了來港的航班,大量菲傭滯留馬尼拉。接著,如果印尼也是這樣做怎麼辦?

「所以,我就說,它有一個動機或一個意圖,但是執行的方法是錯的。中共執行的方法是錯的,如果它放生香港,反而才符合整個中共的利益。我覺得就不是個別官員外逃的利益,而是整個國家經濟(利益)。面對2020年這麼高風險的經濟危機的時候,如果放生香港,香港保得住金融中心地位,就不會被外國封殺。」劉細良說。

對於上述分析是否預言很快出現股災,他說:「這個是必然的。」而且比沙士時更惡劣。首先,現在大陸消費市場佔GDP超過五成,疫情正重擊消費市場。第二,武漢肺炎高度擴散,感染率相當高,差不多接近2%死亡率。大陸的製造業現在是全球的供應鏈,蘋果手機等外資公司因擔心疫情嚴重致供應鏈斷裂,生產線會加快移離大陸,搬到越南、台灣、緬甸等地。

談到疫情對本港樓價的影響,劉細良指,反送中抗爭運動半年都沒有影響樓價下跌。為甚麼?因為沒有直接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大陸在本港房地產市場的資金流動沒有受到影響。相對於大陸,香港的投資市場仍然是比較穩定,避險能力比較高,所以錢就放在香港樓市。但是武漢肺炎疫症對大陸經濟的衝擊比2003年沙士嚴重很多倍。當大陸企業倒閉潮開始的時候,香港樓市可不可以挺得住?他估計本港樓市不會斷崖式下跌,但會一步一步地跌。

好人一生平安 親共恐送命

本港各區舉凡有口罩出售的地方都有市民大排長龍,有人甚至通宵瞓街排隊。圖為口罩售罄,排了數小時的長者撲空。(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港各區舉凡有口罩出售的地方都有市民大排長龍,有人甚至通宵瞓街排隊。圖為口罩售罄,排了數小時的長者撲空。(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劉細良提到,反送中時大家有一句話,叫做「好人一生平安」。大家投入到反送中運動,其實減少了我們被疫症的影響,第一,很多抗爭者已經有口罩,每一次上街,總會有人派口罩。第二,大家都不信任林鄭政府,所以政府說沒有事,當中共的專家說,這個疫症可防可控的時候,香港人已經是不信了。他透露身邊的朋友在中國新年期間已買了口罩防疫。現在找口罩的其實是支持警察、支持中共、支持政府的群眾,那些人突然間發覺,原來信錯了這個政權。

他認為醫護人員罷工得到很多市民支持,這與過去七個月的抗爭有關。「我覺得是認知的改變,不會再認為只要罷工就是不對的,只相信政府。……早期是公民抗暴,現在是公民抗疫,你看到他們改了口號,叫「康復香港」,健康的康,所以我相信,我覺得『好人一生平安』的意思就是,正是你以往有為公義付出,支持這些人去反對不公義的政權,所以在疫症肆虐的時候你可以能夠及早防範。」

本港第一個武漢肺炎死亡案例是撐警人士。劉細良指,此人不是報應而有此下場,而是與其認知有關,當你撐警察的時候,你一定是相信政府的,因為警察做了那麼多暴力行為,你還支持他,你就是相信政府,也就是支持中共,因為中共背後就是「止暴制亂」的黑手。當中共告訴你武漢疫症是造謠,你當然會相信,他們自然會想中國新年回大陸遊玩。這些親共的取向令他們對共產黨的病毒沒了防預作用。

「我告訴你,冠狀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冠狀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產黨的病毒會將這個傷害擴大很多倍!因為冠狀病毒是從去年10月開始出現,一直隱瞞,非典(沙士)也是這樣。(武漢肺炎)10月開始出現的,不是12月,也不是在華南海鮮市場出現。這樣,當你做決定的時候,黃絲很簡單,共產黨說的,我們不相信,不要回大陸,我們也回不了大陸……那回大陸的人一定是撐警察的人,支持政府林鄭的人。所以我說這個不是報應,是當你的認知錯了的時候會影響你的決定,可以沒了命。你撐警察以為可以拿到很多的利益、便宜,以為親共可以拿到很多便宜的東西,但你有沒有想過,親共可能會沒命,其實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