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來勢洶洶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再次揭開了人類與微生物間的競賽,也暴露了全球還沒有為病毒引發的流行病做好準備。

人類雖然征服了天花和小兒麻痺症等流行病,但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18年發表的《管理流行病》(Managing epidemics)報告中指出,自1970年以來,全球出現了1,500多種新的病原體,21世紀流行病的傳播速度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得更快,更遠」,以前流行病只侷限在病毒發源地,現在會「非常迅速地在全球範圍內傳播」。

現在,源自中國武漢被認為是SARS近親的中共病毒,在短短幾周內讓全球拉警報,各國紛紛採取防禦行動,中斷與中國的航線以及人員往來。

微軟公司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2014年發表的《下一次爆發? 我們還沒準備好》(The next outbreak? We're not ready)的演講中說,當今全球的災難「不是核爆,而是病毒」,如果有甚麼東西在未來幾十年裏,可以奪走上千萬人生命,比較有可能的就是「高度傳染的病毒」。

微軟基金會近日承諾提供1億美元資金,開發疫苗和藥物對抗中共病毒。

2002年底,在中國廣東省出現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又稱薩斯或「非典」)迅速蔓延到海外,直到2003年夏天才解除危機。2009年,新型流感病毒H1N1在9周內遍及全球,導致多達57.5萬人死亡。2012年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以及霍亂、鼠疫和黃熱病等的捲土重來,令人感到不安。

更糟糕的是,新的傳染病菌株的耐藥性不斷提高,上個世紀研發的抗生素正在失去藥效。美國前公共衛生緊急情況顧問、奧斯陸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負責人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說,這個人們更密切聯繫及互動的世界,為微生物提供了「無以量計的機會」,「如果哪個地方出現弱點,全球各地都會遭殃。」

表面上看起來人類的發展似乎擁有了科學智慧,可以改善全球的生物安全問題,也有了更好的信息共享系統,但是缺乏長期關注及資源投入,每一次新的爆發仍然帶來全球性的恐慌。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後,中共當局指向華南海鮮市場是禍源。然而,根據中國專家日前在國際期刊發表的論文,武漢當地早期病人中有數人根本沒有去過那個市場。

彭博社2月6日報道說,對一黨專制、領導終身制的中共來說,在對抗變異病毒的戰爭中,如果部署得太晚,即使擁有「強大的權力」,也無濟於事。

知情人士說,去年12月,武漢市就出現不明肺炎的病人,月底前湖北省及武漢市的衛生保健部門都被告知了這件事。然而,直到1月23日,擁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市才決定封城。該市市長坦承,當時已有500萬武漢市民離開了。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前副主任楊功煥(Yang Gonghuan)告訴彭博社,在武漢市採取有效措施之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已經在該市及周邊地區傳播了一個多月,擴大了增加感染的基礎。」

蓋茨可能沒想到,人類未來幾十年的「病毒天災」,如果加上「人禍」,可能被奪走的生命,不僅僅是幾千萬人了。

要想防範未來可能爆發的流行病,各國政府必須有堅強的政治意願,投入資金鼓勵企業研發疫苗及新藥。

自從致命的SARS和埃博拉(Ebola)出現後,美國聯邦政府增加資金,開發治療新疾病的藥物和疫苗,並且準備試驗可以對抗冠狀病毒的藥物,其中之一的是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

瑞德西韋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測試失敗,但是美國首例中共病毒患者在病情惡化後接受了該藥的治療,第二天出現立竿見影的效果。

吉利德公司說,它已經向中國運送了足夠治療500名患者的瑞德西韋藥,並且如果在中國進行的試驗獲得正面的成果,將努力生產更多這種藥物。

該公司首席醫學官默達德・帕西(Merdad Parsey)說:「我們有一支7天24小時全天氣工作的團隊,正在全面啟動生產線,竭盡所能地儘快生產更多可用的產品。」

然而,在吉利德動員所有人力,儘快生產瑞德西韋以搶救中國病人的同時,武漢病毒研究所卻在搶先申請瑞德西韋用於中共病毒患者的專利。

另一方面,英國科學家正在幫助中國追蹤中共病毒如何從武漢傳播到世界各國。像中共病毒這樣的病毒會不斷在其遺傳物質中發生突變,雖然這些改變對生物體的結構或功能影響不大,但是它們會像樹環一樣,提供科學家一些重要信息,例如病毒已經存在了多久、如何到達,以及如何迅速傳播等。

愛丁堡大學分子進化教授安德魯・蘭巴特(Andrew Rambaut)說,通常某個地區出現前所未見的疾病時,需要找出它是否會一直傳播,或者它是否來自其它地區。

「如果能找到那些接觸源,就可以打破那些傳播鏈。」蘭巴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