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大陸失控,各地醫療物資消耗巨大,多地爆發地方政府截留口罩事件。知情人表示,口罩等醫療物資已被政府控制,而老百姓被限購,以至根本買不到口罩。

1月6日,一份青島市發改委發出紅頭信函文件,要求青島海關協助暫扣有關防控保障物資。文件中聲稱,前期青島從南韓採購的10萬隻N94口罩被瀋陽海關查扣後,另有一批15萬隻N95日本口罩也在瀋陽海關管轄範圍。

文件稱,近日獲知瀋陽市從南韓採購的醫用口罩等防護物資,將從青島飛機和威海的飛機、輪船過關入境,要求海關暫扣其防護物資,將「按照對等原則」處置。

遼寧瀋陽和山東青島兩地海關互扣醫療物資。(網絡圖片)
遼寧瀋陽和山東青島兩地海關互扣醫療物資。(網絡圖片)

青島市發改委隨後發表聲明稱,此紅頭文件是根據貨品被扣企業的要求草擬,並未發出。但由於管理不嚴,此件被傳上網。

此前,重慶政府包機海外採購回國的口罩等物資,途經大理被強行徵用。兩個地區政府在微博上打起口架,大理一方態度就是「口罩已經送一線」。在扣押重慶物資中,還包括湖北黃石委託重慶採購的物資。

重慶政府包機海外採購回國的口罩等物資,途經大理被應急徵用。(網絡圖片)
重慶政府包機海外採購回國的口罩等物資,途經大理被應急徵用。(網絡圖片)

2月6日下午,大理市長杜淑敢就「截留」口罩一事道歉,稱大理沒有疫情防控物資生產企業,疫情防控物資極度緊缺。為解燃眉之急,在貨物檢查中對隨車手續不全的口罩進行了暫扣,「進行有償應急徵用」。

對此,網友表示,「地方割據開始啦。」「中央沒錢,讓各地自己自食其力防疫,自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隨便他們怎麼搶來搶去,這些口罩落不到老百姓手裏。」「物流隨便扣,這樣下去以後大城市物資供應都會出問題。」

有分析認為,抗肺炎物資在運輸途中被應急徵用,反映出全國各地區口罩物資緊缺的局面。

醫療物資被政府管控

疫情爆發之下,各地強徵口罩屢見不鮮。媒體報道,各地援助武漢醫院的醫療物資,被紅十字會截獲。湖北紅會扣押大批募捐物資,並將醫療物資分撥給一些給整容、婦科醫院,而真正需要醫療物資的同濟、協合醫院卻分得很少。

網友「阿佐」在微博披露說,1月26日,武漢紅會切斷了所有民間資助途徑,所有物資統一調配。還有消息指,中共官員在跟一線醫務人員搶奪防護物資。醫療物資首先保障軍隊供應,其次是醫院,最後才是市民。

網傳捐給醫院的醫療用品遭消防隊搶截。(網絡圖片)
網傳捐給醫院的醫療用品遭消防隊搶截。(網絡圖片)

湖北陽新縣防控指揮部的一份緊急通知稱,「全縣全體公職人員不得在非治療區域佩戴N95,全縣各單位及個人所擁有的N95口罩一律上交,集中上交到縣防控指揮部保障組」,否則「一律按違紀處理」。

安徽的楊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很多企業都關停了。當地政府要求工廠開工必須要準備一定數額的醫用一次性口罩,一個人要十幾個口罩。比如一個廠有100個人,至少準備1,000個口罩(10天一個工期,一個人一天一隻口罩,)才能允許開工。

他表示,工人上下班、全程都要口罩,但是政府不提供,企業搶不到口罩,在國內根本聯繫不到貨源。「鍾南山講過一次話之後,第二天口罩就賣完了。口罩廠基本上就被政府控制了。」

楊先生從事勞務和運輸方面的業務,各地封城後業務中斷。為了開工,有網友提議拼團,從泰國進口100萬個,1萬起拼。但是擔心被海關截留。有網友確認,「外科(一次性醫用口罩)可以,N95發國內不行,我們一萬個被攔了,只能退掉。被管控了。」

老百姓買不到口罩

楊先生說,「各地政府在一些平台上搞一些網上預約口罩。每個人三天之內只能預約一次,一次買10隻口罩,一家人用的。但是很多人都訂購不到口罩,爆滿,比搶甚麼東西都難,比春運搶火車票還難。」

記者查詢發現,2月6日起,廣州「穗康」預約購買口罩系統正式投入運行,普通口罩每人限購5個,N95口罩限購5個。購買成功需隔10天再預約。濟南、長沙等地也都在推行民用防護口罩網上預約銷售。

上海市民從2月2日起,可到各居(村)指定地點進行登記預約,隨後憑證到指定藥店購買。每戶可購買5隻口罩,僅限預約購買一次。

楊先生指出,這些都是地方政府的平台,規定幾點到幾點鐘可以預約口罩。有時候預約上的藥店離家好遠,十幾公里,來回油費都不夠。

網上一段影片顯示,上海一名市民表示,她連著幾天在藥店都買不到口罩,但是經常看到穿制服的人抱走一大箱,一名來自市場監督管理局的人稱他們買口罩有文件。而老百姓全部限購兩包。

楊先生表示,現在人們心裏很恐慌,是因為疫情的不確定性,大家心裏沒底,不知道哪天會冒出來一個「炸彈」。「不能每天看新聞聯播,你得看網絡才知道真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