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後,我建立了一個小數據庫來分析疫情變化。目前觀察,2萬4千多病例的大致地域分佈是,武漢、湖北其它地市、全國其它省市各三分之一;全國疫情呈現三種不同速度的擴大模式;帶病毒人口的密度決定了疫情擴散速度。這次疫情尚無緩解跡象,中國新年後是否恢復上班上學,已經成為難題。2020年全國經濟社會活動受疫情衝擊的局面才剛剛開始。

一、疫情停擺中國

兩周前武漢因瘟疫爆發而封城,但是500萬武漢居民在封城前離開,把疫情傳播到中國各地和20多個國家。無論是武漢市內,還是湖北全省,乃至全國其它省市,疫情都不斷擴大。為防範人群聚集導致疫情擴大,新年假期結束後許多企業仍然關廠,學校推遲開學,機關基本上不上班,人們日常儘量少外出活動。實際上,除了防疫工作,在許多地方社會經濟活動大體上停擺了。口罩搶光了,串門減少了,聚會取消了,在家裏自我對外隔離已經兩周,人們也憋壞了。許多人現在最關心的就是,甚麼時候是個頭兒?中國要停擺到甚麼時候?

國內社交媒體上一度出現一些樂觀的預期,其主要根據是,據說這次「中共病毒肺炎」病毒的潛伏期是兩周,也就是說,兩周內該發病的都發病了,所以疫情高峰快過去了,除了重災區武漢和湖北之外,其它地方的人快可以解脫了。這種說法符合民眾的期盼,所以頗得人心。

主要疫區武漢市被封閉後,阻止了人口外流,基本上切斷了新的潛在感染源向全國和全世界轉移,這對武漢疫情改善沒幫助,但對全國其它省市的疫情有很重要的管控作用。但是,為甚麼疫情仍舊猖獗?

二、樂觀預期淡化,可能長期抗疫

根據兩周潛伏期產生的樂觀預期實際上落空了,過去幾天內武漢及湖北其它地方的疫情突然惡化,這出乎許多人的意料。雖然中國官方的疫情數據並不靠譜,常有瞞報等情形,但現在唯一反映疫情動態的只有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及湖北衛健委的每日通報。我關心的重點不是其中漏報了多少,而是這些數據本身能反映出甚麼樣的疫情動態;通過對疫情動態的分析,可以大致判斷疫情走勢和今後演變的可能方向。

最近幾天國內很多人開始討論疫情的「拐點」,比如白巖松在電視採訪中與一位專家討論「拐點」甚麼時候來,結果那位嘉賓說,要2月20日以後再看。所謂「拐點」,指的是每日確診病例數開始下降。實際上,「拐點」有兩種可能,或者如人們期待的那樣下降,但也可能是相反的狀況,開始加速上升。

上海醫療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日前在一次公開課當中所講的判斷就令人十分揪心。他說,疫情演變存在三種可能:一、最好的情形,全國疫情在兩到三個月內得到控制;二、次好的結果是,抗疫過程長達半年到一年;三、最差的結局是控制失敗,病毒席捲全球。目前的情況究竟如何呢?

三、兩周全國疫情動態綜述:三種不同速度的疫情擴大模式

國家衛健委北京時間2月5日早上8點公佈的到2月4日24點為止的疫情統計顯示,全國共確診病例24,324個,相當於武漢封城當天全國病例的29倍,公佈的死亡數是490。封城當天,湖北其它地市只有54個病例,全國其它省市總共是281個,另外的495個病例都在武漢;而此刻2萬4千多病例的大致地域分佈是,武漢、湖北其它地市、全國其它省市各三分之一。顯然,湖北其它地市以及全國其它省市發生的疫情,都是武漢封城前從武漢外流的500萬人口帶去各地的。

從1月23日開始,武漢市與全國和省內其它地市的交通已經隔斷,武漢對外的傳染通道因此基本切斷,那麼,封城後武漢的疫情再度爆發,與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爆發,就沒有新的因果關係了;也就是說,目前武漢及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爆發式增長,是兩個各自平行的疫情演變模式,而這種模式是否意味著疫情失控,目前還無法判斷。

從疫情的動態變化看,全國其它各省市的病例合計數未出現爆發式增長,從1月28日開始到2月4日為止,每天大致增加700到800例;但是,過去4天裏湖北的疫情突然迅速惡化,確診病例出現了爆發式增長。首先來看武漢市,從1月29日到2月1日這4天裏確診病例翻了將近一番,從200到800例;但是,過去4天裏湖北的疫情突然迅速惡化,確診病例出現了爆發式增長。首先來看武漢市,從1月29日到2月1日這4天裏確診病例翻了將近一番,從2,261上升到4,109;然後,接下來的3天裏再翻一番,達到8,341。與此同時,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增長速度沒有武漢那麼快,但也呈現程度稍低的爆發式增長,從1月29日到31日,大致每天增加600到800病例;而從2月1日到2月4日,變成每天增加1,000多例。

從武漢、湖北其它地市以及全國其它省市的疫情演變軌跡來看,出現了三種不同增長速度的疫情擴大模式:武漢市內的疫情封城後正急劇惡化,以幾天翻一番的規模擴大;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惡化稍慢一些,每隔幾天,平均每日新確診病例的數字就增加數百,上一個新台階;全國其它省市的疫情則以每天持續增加800左右的規模擴大,相比湖北要緩慢得多。

現在的問題是,今日的武漢會不會變成明天的湖北,今天的湖北又會不會變成明天其它省市的局面?

四、帶病毒人口的密度決定疫情擴散速度

為甚麼瘟疫病毒在不同地域擴散速度不同?武漢之所以成為疫情重災區,首先是因為它是疫情源發地,帶原初病毒者佔人口的比率本來就高;其次是防疫措施遲滯(我1月27日在自由亞洲電台發表的《2020春「劫」瘟難》一文談過這個問題),因人際傳染導致人口當中相當大的比例都受到感染而攜帶病毒,因此發病率必然比其它地方高。武漢封城之前,湖北其它地市和全國其它省市的確診人數有限,但武漢外流人口中350萬去了省內各地,150萬去了其它省市,因此湖北其它地市的帶病毒人口密度高於全國其它省市,導致過去兩周來湖北其它地市確診數的上升遠高於全國其它省市。

目前在武漢已經投入來自全國乃至軍方的救護力量,為何擴散速度還是剎不住車?主要是因為發病人數超過了醫療管護設施的極限,大量需要管護的人只能在家中自我隔離,卻導致家人被感染。在醫院或集中隔離場所隔離的確診或疑似病人,其傳染力與未隔離者不同,如果醫護人員有足夠的防護服,這些病人傳染他人的可能性就大為降低;但居家自我隔離的確診輕症或疑似患者屬於無醫護隔離,他們照樣會傳染他人。

這次瘟疫發生後,醫療機構往往對發病者隔離,避免病毒通過人際接觸而傳染他人,但並無特效藥物去有效殺滅致病病毒,只能等待患者的免疫力把病毒遏制住;目前國內談論的美國某些應對其它危險病毒的藥物是否對中國這次瘟疫有效,尚待疫區臨床實驗後才知道;同時,醫院會對重症患者動用專門的醫療設備實行生命救護,但那些措施是為了挽救生命,並非根治病源。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對重症患者的醫療手段,其實不是救治,而是救護,是為了挽救生命,而不是為了消滅病毒;也就是說,與應對其它疾病不同,對付「中共肺炎」,重在有效隔離,救護只是對重症患者的挽救措施,而不能根治。因各人的免疫力強弱不一,患者如不入院救護,輕症不一定必然轉為重症;而已經進入重症狀態的患者,即使入院救護,或許可能轉危為安,但如果自身免疫力偏弱,救護其實無法消除病毒的持續危害。

五、防疫的經濟極限

任何城市的醫療設施都是有限的,無法應對爆發式增長的確診患者。目前武漢的確診人數已經達到8,351,而武漢市28家定點醫院一共只有八千來張病床,已經達到確診病人入院隔離處理的極限;按照2月4日武漢一天新增確診人士兩千來預計,至少今後幾天還會有成千上萬的確診患者無處收納。所有確診病人都帶病毒,交叉感染問題已經不重要了;患者的區別在於,輕症患者入院等候病情自發緩解的同時,主要是防止他們傳染院外他人,而重症患者則需要救護。目前武漢開始在體育場館集中設置大量病床,就是為輕症患者及可能發病者實施隔離觀察的臨時應急措施。

防疫的經濟極限在重症救護方面尤其明顯,救護重症患者所必須的醫療設備和呼吸科專業醫護人員不可能是無限的。以全國確診者的重症率13%以及湖北其它地市重症率15%來估計,武漢目前的重症患者人數可能已超過1,200人以上,而且此刻正以每天近300人的速度增加,即使調動全國的專業醫護人員和醫療設備,也幾乎難以應對。由此可見,一旦疫情集中爆發,任何城市的醫療系統都會受到難以承受的衝擊。

按全國確診患者數與疑似患者數大致為1比1的規律來推算,武漢現在至少有8到9千疑似患者只能居家自我隔離。正因為武漢的醫院人員和空間無法收容需要隔離觀察的疑似患者,這些人對家人和鄰居的傳染會加快疫情擴散。

湖北省其它地市的醫療設施顯然明顯少於武漢這個省會城市,其中黃岡、孝感地區各自的確診人數正向2千逼近,襄陽地區則向1千逼近。可以預期,很快這些地市就會遇到防疫的經濟極限,出現通過醫護隔離來管控疫情的困難。

這次疫情尚無緩解跡象,新年假期之後是否恢復上班上學,已經成為難題。2020年全國經濟社會活動受疫情衝擊的局面才剛剛開始。#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