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於農曆新年期間到車公廟為香港求得92號中籤,籤文為「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對於籤文內容作不同解說者大有人在,要言之,所謂籤文,大抵只是一些老生常談的警世箴言,不離勸善去惡的人生道理,一般人幼承庭訓,或者受過學校教育,根本不需要糾纏於籤文內容,自也懂得堂堂正正做一個人。社會越對這些籤文著意推敲,在朋友圈中奔走相告,越反映現今社會荒謬絕倫的事情日多,連簡簡單單的做人不在逞英雄,天理人情只要公也可望而不可即,以致掉入不問蒼生問鬼神的窠臼,能不悲乎?

至於不問蒼生也不問鬼神者,捨林鄭其誰?當疫症已環伺香港邊界,特首仍遠在瑞士出席無關痛癢的商務會議;醫學教授及權威病毒學家警告疫情嚴峻,需要杜絕傳播源頭而要封關時,林鄭捧出家庭團聚及人道理由拒絕。醫管局員工陣線要求與特首就封關一事對話,卻遭林鄭拒絕。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認為勿站在「道德高地」作出批評,以免刺激醫護人員情緒,否則對雙方也沒有好處;林鄭隨即召開記者會,批評醫護罷工是以極端手段威逼政府不會得逞。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黃偉豪發文指出,「香港現時的政制,居然可以容許用一個人的喜好和意志,壓倒一個全民的共識,和凌駕專家與科學。」可謂的論。觀乎林鄭專橫及近乎賭氣的管治方法,實在無法想像香港竟然出了一個這樣的特首。

尤有甚者,一水之隔的澳門在防疫上處處比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走前一步,當林鄭聲稱搜購口罩遇上困難並任讓巿面口罩以天價出售,巿民一罩難求時,澳門特首賀一誠謂已盡購葡萄牙口罩並免費按實名派給澳門居民;林鄭認為巿民如無需要不必戴口罩,賀則強制全民戴口罩,並責成公共交通對無罩者可予拒載;林鄭出席記者會逞強而不戴口罩,賀則與一眾官員以身作則全部戴口罩召開記者會。就不知林鄭是否敢於以身犯險,以特首之尊在無口罩掩護之下到隔離病房視察,示範如何徒手搏疫?

滿清末年兩廣總督葉名琛坐鎮廣州,面對英法聯軍入侵,以為藉著過去對付太平天國的殘酷手段令人不寒而慄,足以震懾英法蠻夷的堅船利炮,於是採取匪夷所思的「六不」戰略,就是「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最終廣州因中門大開而兵敗城破,葉則被擄而葬身印度。歷史對葉名琛的評價是「守城無方,抗敵無力,不但拒絕議和,復不許官兵抵抗。」

觀乎今之林鄭,實有葉之遺風;面對如潮湧至的疫情,守城無方,抗疫無力,不但拒絕封關,也不許醫護抗爭,置港人生死不顧,幾近與全民為敵。葉名琛個人生死事小,喪權辱國事大;林鄭安危不值一哂,但七百萬港人福祉不容輕忽。古謂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歷史總會在出人意表之時重演,就不知林鄭下場,是否會跟兩廣總督同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