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僅在武漢乃至全中國肆虐,而且飄出了國門,走向了20多個國家,為了防止疫情快速蔓延,多國紛紛以中止與中國的航線、撤僑、禁止中國人和在兩周內去過武漢的外國人入境等措施,加以防範。

中國的鄰國日本於1月29日接回首批在武漢的僑民後,因僑民中有8人確認感染,這使得日本國內被確認感染人數驟然升至20人,日本也由此暫時成為海外第一大災區。日本隨之出現了搶購口罩風潮,諸多日本人也在網上發洩不滿。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發生了一起令人震驚的自殺事件。

據日本NHK報道,2月1日上午,在一所安置武漢返回日本人員的建築物內,一名男性跳樓自殺身亡。經確認,死者37歲,是負責安排武漢回國人員接收等事宜的日本內閣官房職員。儘管官方稱死因仍在調查中,但很多日本網友認為是其在撤僑後,發現了好幾例確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而感到自責,所以才選擇了自殺。

因自責而選擇自殺的日本人並不少見,比如2011年因列車事故而自殺的「JR北海道」社長中島尚俊,2014年因學生論文造假而自縊身亡的世界再生醫學領域的大師級學者屜井芳樹,等等。這是因為日本有一個恥感文化。70多年前,美國文化學者本尼迪克特在《菊與刀》這本書中,透徹地分析了日本的恥感文化。他指出,羞恥是對別人批評的反應。一個人感到羞恥,是因為他被公開譏笑、排斥,或者他自己感覺被譏笑。「以死雪恥」是很多日本人在感到羞恥時的選擇。

的確,在日本人看來,自殺並不像西方人所認為的是罪惡的,或是精神方面有甚麼疾病。幾個世紀以來,這個國家一直承襲著一種「自殺高貴」的觀念。而且一旦人死去,別人也就不會追究你的責任了。

相較於日本的恥感文化,深受中共洗腦的中國人,尤其是追求個人利益的中共各級官員,早已不知廉恥、羞恥為何物。看看中共肺炎大爆發以來,中共各級官員推卸責任的各種表現,看看在如此多人死亡、如此多人感染的情況下,從上到下有哪個官員為此自責,並且勇敢地站出來向國人道歉,更不用說自殺謝罪了。這也就難怪中國網友紛紛留言道:「萬萬沒想到,這場疫情裏第一個自殺謝罪的官員竟然是日本人……。」

讓中國人更難接受的不僅僅是第一個自殺謝罪的官員是日本人,更是因為在疫情爆發期間,再度發生國人因為看不起病而自殺的慘烈事情。

1月31日5時30分,一名中共肺炎患者從武漢司門口橋跳橋自殺。據目擊者在微信朋友圈的爆料,這名患者生前一直站在橋上哭,哭得很絕望……。「在這條寂靜的街道上,他的哭聲和吶喊聲歇斯底里,每一聲都刺痛到了路人的心底。」從哭訴中,目擊者知曉了大概情況。原來他在確診病情後,因為擔心傳染給妻小,所以選擇離開了家,但醫院又沒有床位,只能在外租房暫住。可是又因為武漢交通停運,看病無法坐車,只能自己走很遠很遠的路,但是他的體力已經不夠了。加之如今他連吃的也沒有,深感生不如死,最終選擇了縱身一越,「了卻了世間所有恩怨。」

目擊者正準備報警時,卻看到從不遠處來了一輛警車。目擊者離開前,警察再三叮囑她,不要在網上發佈消息,目擊者寫道:「我含著淚笑了」。

無獨有偶,日前一位網名為「千子女裝—杜千」的網友也在朋友圈透露,她老家隔壁的大伯因身體不適,到醫院去檢查,疑似被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但沒有確診。當晚老人便在村頭墳地自縊。這位網友表示,其大伯平時樂觀開朗,最後一刻都想著不給別人添麻煩。

去年「10萬塊錢壓倒一個父親」,2016年深圳一母親為救兒子跳樓騙保,甘肅楊改蘭一家六口受生活所迫慘死,2010年廣州一盲人因無錢治病服藥自殺……,再到今天的中共肺炎感染者的自殺,類似的人間悲劇在中國社會不停的上演著,而背後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共。

當眾多的底層中國人為吃飯、上學、看病苦苦掙扎時,中共的各級官員們則肆意揮霍著人民的血汗錢,吃要吃山珍海味、特供食品,穿要穿進口名牌,子女上學要送到國外的貴族學校、名牌大學,看病更是要住雅間,用進口藥,還要定期換血,甚至移植器官。在他們眼中,只有屁民,沒有大寫的「人」。中共肺炎引發的疫情不過是再一次將中共的無情和殘忍展現在世人面前。甚麼大國「自信」,甚麼「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甚麼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統統是騙人的。屁民們的命運只能是住不上醫院,看不上病,用不起藥,買不到口罩和食物,聽不到真實的信息,死後被無聲無息的火化。

這樣的命運其實在中國人1949年被迫接受中共的統治就已經註定了。回看歷史,中共從建政後何時給過中國人太平的日子?「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一次次大的運動,數千萬人被殺死,幾億人被傷害。不僅如此,伴隨著中共治下的「假、惡、暴」橫行,假藥、假酒、毒奶粉、假疫苗、假話……氾濫,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人們彼此互相傷害,互相仇視,中國已到了極其危急的關頭。

或許中共肺炎疫情給了中國人又一次清醒的機會。如果還沒有認清中共這個利益集團的邪惡本質,如果還要繼續相信其謊言,那麼只能最終為中共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