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印度學者指,武漢肺炎病毒S蛋白被插入類愛滋病毒基因。隨後多方報道指抗愛滋藥物可抑制武漢肺炎病毒。台灣前衛生副署長李龍騰指,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疑為加工病毒。美媒質疑,該病毒是中共研發的最致命生化武器。

台灣前衛生副署長: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疑為加工病毒

台灣前衛生署副署長李龍騰2月4日在電視節目中表示,17年前就懷疑SARS病毒有(中共)人為加工,而非自然產生。

2月4日在台灣鄭弘儀節目中,鄭追問外界質疑武漢肺炎病毒,疑似由武漢P4病毒實驗室洩漏。李龍騰在電視節目中拿出9名印度專家發表論文所刊登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照片,指出「這個病毒有四個角,是刺突蛋白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這個不是冠狀病毒天然會有的,很明顯的人工加工改造的病毒⋯⋯」,並且提到,印度科學家的論文已經先下架,李龍騰質疑背後受到了壓力。

李龍騰說,「1月31日9名印度專家做的研究,這次病毒確實是百分之八九十跟原來SRAS病毒非常像;不太像的是,為甚麼突然有四個點呢?好像黃色4個點,就是我們說的spike protein,就是穗狀蛋白質,這4個點是被植入進去的。後來他們自己的人否認,說這不是、這是隨機突變。其實(哪有)那麼巧的事,每一隻病毒上都有隨機突變的可能性,所以這9名(印度)科學家就馬上發表出來說,他們發現這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不過昨天(3日)晚上(印度論文)被迫撤掉了,撤掉當然後面,一定有相當的壓力,才會這樣做。不過已經秀出來,所以大家已經知道說,這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一隻病毒。」 

中華民國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召集委員王定宇追問:「你所謂不是這麼簡單的,是不是這病毒有加工味道在理面?」李龍騰說:「應該是這樣,17年前SARS我就懷疑是他們做的,不是自然產生的。」
  
鄭弘儀追問:「製造這樣病毒,如果用在戰爭或武器,它功能是甚麼?」李騰龍回答:「突然間爆發很大的肺炎,你根本沒藥可醫。」

立委王定宇說,就是生化戰、癱瘓你的戰力。鄭弘儀補充追問,「就是很短時間癱瘓整個國家的戰力?」李騰龍點頭稱是。

王定宇4日晚上在臉書發文談到此事,質疑武漢肺炎這場疫情的源頭,到底是「市場的野味?還是中共的野心?似乎⋯⋯有點跡證了!」

印度科學家研究報告顯示新型冠狀病毒被植入愛滋病病毒

1月31日,印度生物學家們發表了一篇新型冠狀病毒研究報告,題為:「2019-nCoV穗狀蛋白中獨特的插入物與HIV-1 gp120和Gag驚人地相似」。

報告由位於印度新德里的印度理工學院庫蘇馬生物科學學院(Kusuma School of biological sciences)與印度新德里大學阿查里亞納倫德拉德夫學院(Acharya Narendra Dev College)共同貢獻,有Prashant Pradhan , Ashutosh Kumar Pandey , Akhilesh Mishra 等9名研究人員參與了這項工作。

研究報告中說:「我們目前正在見證一場由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 nCoV)引起的重大流行病。2019-nCoV的演變仍然難以捉摸。我們在穗狀糖蛋白(S)中發現了4個插入點,它們是2019-nCoV獨有的,在其他冠狀病毒中不存在。重要的是,所有4個插入物中的氨基酸殘基都與HIV-1 gp120或HIV-1 Gag中的氨基酸殘基相同或相似。這項工作為2019-nCoV提供了未知的見解,闡明了該病毒的進化和致病性,對該病毒的診斷具有重要意義。」

印度專欄作家Anand Ranganathan 發推文說:「哦,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了HIV病毒樣的插入物,這在其他任何冠狀病毒中都沒有發現。他們暗示了這種中國病毒被設計出來的可能性。如果是真正的就太可怕了!」

泰國使用抗流感和抗愛滋組合藥使新型肺炎患者迅速好轉

據《曼谷郵報》報道,兩名泰國醫生2月2日在曼谷發表醫療簡報,他們使用抗流感和抗愛滋的組合藥物治療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病人的病情在48小時內迅速好轉,病毒檢測結果也在48小時內由陽性轉為陰性。

兩名來自曼谷Rajavithi醫院的醫生表示,一名71歲的女性患者1月29日轉院至Rajavithi醫院,她當時已出現一系列嚴重癥狀。醫生決定使用奧司他韋(一種用於治療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的抗流感藥),以及兩種抗愛滋病藥物洛匹那韋與利托那韋對其進行治療。2天內,這名病人病情迅速好轉。

兩名醫生稱,抗流感和抗愛滋組合藥對出現嚴重癥狀的患者有效,他們已將這一發現的相關報告遞交給醫學雜誌,接下來還將在其他患者身上試用這種組合藥物。

中共院士宣佈抗愛滋藥物可抑制武漢肺炎

2月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專家李蘭娟,在武漢公佈了其團隊有關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所謂「最新研究成果」。李蘭娟的丈夫鄭樹森也是一名中國工程院院士,因為涉嫌參與活摘器官,被國際權威學術期刊《國際肝移植》(Liver International)永久禁止發表論文。

李蘭娟4日聲稱,經過「初步測試」,兩種舊有藥物阿比朵爾(Arbidol)和達蘆那韋(Darunavir)對抑制武漢肺炎病毒有效。其中,達蘆那韋能「顯著抑制病毒複製」。

值得註意的是,達蘆那韋是一種HIV-1蛋白酶抑制劑,會選擇性抑制HIV(愛滋病毒)編碼的Gag-Pol多蛋白的裂解,從而阻止感染性病毒顆粒的形成。

另外,被感染武漢肺炎的中共衛健委專家王廣發曾說過,一種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Kaletra/Aluvia,由洛匹那韋(lopinavir)和利托那韋(ritonavir)組成),對治療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體溫就降低了,隨後身體有所好轉。但這種藥物是否同樣適用於其他患者,還需要觀察。

王廣發是中共衛健委專家,曾赴武漢調研疫情。1月10日,他在黨媒宣傳「疫情可防可控」,21日對港媒證實自己被感染武漢肺炎。陸媒稱,他1月30日病癒出院。

與之相關的還包括,上月中共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中,也推薦使用抗愛滋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而據黨媒早前報道,上月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學聯合研究團隊曾公佈30種可能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的藥物,當中高達12種是抗愛滋藥物,達蘆那韋也是其中之一。

美媒:中共研發最致命生化武器

早在印度學者發表論文之前,美國財經網誌網站「零對沖(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中共此前通過科技間諜盜竊了加拿大科研項目中的新型冠狀病毒,用於生物武器研發。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參與中共生物武器研發的機構之一,武漢肺炎爆發疑似源於該研究所的病毒洩漏。

1月31日,「零對沖」再次發文指,中共官方宣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只是一個借口。現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學家指出武漢病毒基因組中的不規則性,表明該病毒可能出於製造武器的目的被改造過,它不但是一種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不止是外國專家,中共體制內專家的研究成果,也指向武漢病毒來自人工改造,並與上述印度學者的論文存在關聯。

1月21日,中科院上海研究員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上發表的論文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通過S蛋白與人體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相結合的分子機制,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

而早在2015年,武漢病毒研究所專家石正麗和葛行義就參與製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將SARS冠狀病毒和一種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工程化改造,使其具備了與ACE2相結合的能力,從而可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該結果當時發表在權威學術雜誌《自然(Nature)》上,引起巨大爭議。

將不感染人的蝙蝠冠狀病毒改造出傳染人的能力,被指正是石正麗團隊的研究方向。外界有質疑聲音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或來自武漢病毒所的生物武器研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