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台灣總統大選之後,習近平現在面臨的最大難題,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

眾多跡象表明,「中共肺炎」是中共製造的人禍。這個人禍正在影響1,100萬武漢人、6,000萬湖北人、14億中國人,乃至許多外國人。

「中共肺炎」是人禍突出表現有四:一是致病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人工編輯」並外洩的;二是已有的疫情網絡直報系統失靈;三是官員互相推卸責任;四是有人或已藉機把矛頭指向習近平。

關於第一點。印度科學家和中國科學家都發現病毒可能存在「人工編輯」問題。九位印度生物學家在病毒中發現植入了愛滋病病毒基因。三位中國科學家發現病毒中精確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專家陸柔劍認為,「(自然)重組可能不是該病毒出現的原因」。來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序列的同源性超過99.9%表明,病毒「是在很短時間內自一個起源地產生的」。

如果病毒確實經過「人工編輯」並外洩,武漢P4實驗室嫌疑最大,因為它是中國最大、最頂級、專門研究全世界最毒病毒的研究機構,只有它有能力幹這個。

2015年11月9日,P4實驗室研究人員石正麗等在《NatureMedicine》(自然醫學)發表論文《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其中專門談到:「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稱這種病毒為「雜交病毒」;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

據《自由時報》報道,石正麗研究團隊透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中國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產生的新病毒得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有效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大。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Simon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中共病毒),「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關於第二點。1月30日,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透露,2003年SARS之後,中國花重金建立了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監測信息系統(簡稱網絡直報系統),這套系統「橫向到邊、縱向到底」——橫向覆蓋全國,縱向「到鄉鎮衛生院的電腦裏都可以看到」,只要發現傳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醫院都要直接在這套系統上報告病例,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在內的各級疾控部門都能第一時間了解情況。「任何一級疾控中心,哪怕是個縣疾控中心,都有自由裁量權,出現了流行病,他就應該處理」。

楊功煥說,這套系統一直運行良好,但是,在這次監測「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時,卻失靈了。這到底是為甚麼?背後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關於第三點,武漢市長周先旺稱國務院未授權,不敢披露疫情;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說,檢測權下放湖北前,樣本必須送北京。這等於把責任推給國務院。有報道稱,國務院向中共中央做了報告,計劃提升武漢的防治戒備並通報全國,但中共中央沒有批准。這等於把國務院的責任推到習近平頭上。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談到的情況非常反常。武漢P4實驗室是全中國最先進的病毒研究機構。疫情發生後,中央有人要求病毒樣本必須送北京檢測,卻不讓P4研究所檢測。如此捨近求遠是為甚麼?到底是誰下的這個命令?背後是否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關於第四點,1月20日,習近平就「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作出指示。第二天,1月21日,中央政法委微信公眾號「長安劍」發表了一篇語氣非常嚴厲的文章。

文章在引述習近平的指示「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之後說,「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不是一句口號,而是行動。「誰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還重,誰就是黨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誰為了一己之利,刻意遲報瞞報,誰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近年來,中共高層各派之間鬥得你死我活,其中,江澤民派系與習近平派系之間的鬥爭最激烈。江派利用一切機會,企圖將習近平趕下台,由江派的人取而代之。

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是江派代表人物。因此,「長安劍」實際上是江派的傳場筒。在去年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長安劍」一蹦三丈高,大罵香港首富李嘉誠,大聲為開槍殺人的黑警撐腰打氣,故意存心激化矛盾,目的是使香港亂到不能再亂了,迫使習近平派軍隊鎮壓,最後,在國際制裁下,把習趕下台。

此計最終沒得逞。「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一出來,「長安劍」立即迫不及待跳出來,又是痛斥「千古罪人」,又是要將誰誰誰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些話,表面說得硬梆梆,似乎「一身正氣」。聯想去年「長安劍」唯恐香港不亂的極端邪惡,就不得不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我看來,其真實矛頭是指向習近平,大有向習近平興師問罪之意。

或許這正是1月25日成立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時,習近平將兩個江派大員,分管醫療衛生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排除在外的真正原因所在。

關於病毒經過「人工編輯」和外洩,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認為,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實驗人員操作不當或沒做好防護工作不慎洩露;二是中共高層在激烈內鬥中失勢的一方,用「超限戰」方式,人為地釋放出病毒,製造瘟疫來對付政敵,同時也製造翻盤的機會。

對於第二種可能,也不能排除。誰是這個「失勢的一方」?很顯然,是被習近平奪了權的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

此前,我曾多次談到,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過去20年裏,他們連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人神共憤」的壞事都敢幹,還有甚麼不敢幹?

近兩年來,習近平為了保黨,在中美貿易、香港反送中、台灣總統大選等問題上,一錯再錯,導致海內外罵聲一片。

如果在「中共肺炎」問題上繼續錯下去,危險至極。

習近平能否化險為夷,就看他在善惡間如何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