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人數還在大幅攀升,疫情發源地武漢物資緊張。最近,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下稱紅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陷入輿論漩渦。從1月29日起,一直到2月2日,在短短五天內,發生了一系列的事件,也使得武漢和湖北紅會成萬人所指。

1月29日-30日:壽光蔬菜事件 武漢紅會遭質疑

新冠狀病毒爆發地武漢封城後,當地民生緊張,各項物資短缺。

1月29日,重要蔬菜產地山東壽光捐贈350噸蔬菜運抵武漢。壽光將根據需要,每天支援600噸質優價廉蔬菜供應武漢。

據澎湃新聞報道,350噸蔬菜將由武漢市商務局組織武商、中百、中商三大商超集團按照低於市場價進行銷售,扣除力資、運雜等費用後,銷售所得全部上繳紅十字會。

中商集團表示,銷售所得將捐給紅十字會,用於武漢疫情防控項目。

消息出來後,大陸網友紛紛質問:「這是山東捐贈的菜啊!怎麼就被紅會拿去武漢賣了?賣完收入歸紅會?還有甚麼捐贈是也賣了的?」「算算這350噸蔬菜,能讓紅會發多少國難財。」「其它物資也是類似操作麼?」

湖北紅十字會把山東無償捐贈的蔬菜也拿來賣錢,遭網友吐槽。(網頁截圖)
湖北紅十字會把山東無償捐贈的蔬菜也拿來賣錢,遭網友吐槽。(網頁截圖)

1月30日,武漢紅會又發聲明闢謠,從未接收任何單位、任何個人捐贈的「壽光蔬菜」,更沒有參與該批蔬菜的分配、售賣。也沒有收到過與此相關的任何現金捐贈。

對此,又有網友質疑,「350噸蔬菜放超市賣了,紅會出來闢謠了,那就是武漢當局把350噸蔬菜搶去賣了,錢呢?」隨後,武漢市商務局稱,是分銷後上繳到市財政。

對武漢官方說法引來一片罵聲,要求武漢紅會公開捐款明細的聲音越來越高,中國人對武漢及湖北紅會的關注開始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湖北紅十字會把山東無償捐贈的蔬菜也拿來賣錢,遭網友吐槽。(網頁截圖)
湖北紅十字會把山東無償捐贈的蔬菜也拿來賣錢,遭網友吐槽。(網頁截圖)

1月29-31日:紅會分配捐贈物資不公掀風波

隨著新冠狀病毒的爆發,來自機構、企業以及社會人士捐贈的大量物資湧入武漢。而在1月17日湖北省召開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發佈會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調,所有捐贈的物資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

隨後,武漢紅會和湖北紅會因此而被推上了峰尖浪口。

1月29日在湖北紅會發佈的《物資使用情況公佈表》上,一共發放口罩24.5萬個,其中協和醫院僅收到3,000個口罩,其中莆田系醫院武漢仁愛醫院(主營婦幼保健)卻收到1.6萬個N95捐贈口罩,讓該會和仁愛醫院陷入輿論漩渦。

但協和醫院醫務人員隨後在社媒上透露,這3,000個口罩他們沒拿到。

最近,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陷入輿論漩渦。(網絡圖片)
最近,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陷入輿論漩渦。(網絡圖片)

1月30日,武漢紅會在其官方微博「博愛江城」披露:「截止到1月28日24時,武漢紅會累計收到社會捐款39,871.687萬元(人民幣,下同),已撥付指揮部5,391.46萬元用於疫情防控,已撥付定向捐贈400萬元。」

但外界發現,近4億善款撥付使用的僅僅逾5,391萬,剩下3億多元,仍然躺在紅會的帳上。而在武漢紅會的官網上,只有捐款明細,沒有使用明細。

武漢市政府黨組成員李強還稱,截至1月30日,紅會共接收27筆社會捐贈的國內防疫急需物資,大類有口罩9,316箱,防護服74,122套,護目鏡80,456個。

但包括武漢協和醫院在內的武漢當地收治肺炎病人的一線醫院卻通過多種渠道向外界告急:口罩,酒精及防護服等物品短缺,直呼「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如此一來,公眾的質疑聲洶湧而來:武漢紅會接收了這麼多捐贈物資,堆放在倉庫裏,為啥一線醫院還這麼缺物資?

對此,湖北紅會竟稱,紅會只是接收捐贈物資入庫,並進行登記,所有的分配由衛健委和防控指揮部來決定。而衛健委表示:「我們和其它職能部門只是協助紅十字會工作。」

輿論發酵下,湖北紅會發通知,稱所有的醫院、社區街道都可以開介紹信去領物資。但日前踢爆當地醫療物資奇缺的協和醫院卻空手而歸。

知情人士在微博上披露,武漢協和醫院之所以有如此遭遇,是因為協和和同濟最先繞過了紅會(常規官方途徑),直接在網上向外界求助「醫療物資」,得罪了衛健委和紅十字會,因此無法得到物資。

消息稱,協和等醫院自發向外求救的行為被定性為「擾亂武漢抗議肺炎疫情秩序,有組織有目的地攻擊紅會」。

協和醫務人員還指,湖北紅會還逼迫武漢協和醫院發澄清「不缺物資」,才可以得到物資。最後,武漢協和醫院被逼「闢謠」。

2月1日,財新網記者在武漢國際博覽中心的紅會臨時倉庫現場採訪。報道說,國博中心兩個超過足球場大小的倉庫裏堆滿物資,少許工作人員在倉庫內清點、登記。從早上9點起,倉庫外有多家醫療單位等候領取物資,直到下午才領到少量離開。而從省外駛來的救援捐贈物資車輛一直源源不斷地駛入紅會倉庫。

「等了三個多小時,只領到一箱口罩,急需的防護服一件也沒有。」一家定點醫院領取物資的人員表示,單位醫療物資告急,醫用口罩、醫用防護服僅夠支撐一天了。她早上9點不到就來排隊。

「紅會工作人員一直告知我們,在開會研究,請等候,一等就是3個小時,我們一線醫務人員等不起啊。」她說。

1月3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也發文指責湖北紅會。文章稱,「捐贈的物品和國家下撥的物品,最要緊的是流向需要之處。」

同一天,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在微博裏質問湖北紅會,「究竟是物資緊缺,還是物資分配環節存在問題?看著揪心。」

2月1日:兩大與紅會相關的事件出現

這場疫情已致大陸所有省份淪陷,而武漢疫情況尤為嚴重,民眾因買不到口罩而怨聲載道。但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中共政府官員卻被曝成箱從紅會搬口罩,引發民眾更大憤慨。

據《上游新聞》報道,該報記者目睹一名男子從紅會提一箱口罩放進公務車,並稱口罩都是給領導的。

報道說,2月1日下午,記者在武漢市紅會借用的武漢市國際博覽中心臨時倉庫外,看見一名男子從國博中心提出一箱3M口罩,放入一輛車牌為鄂A0260W汽車後備箱,司機表示,物資是給領導的。記者多次追問男子及司機所在單位,司機拒絕回答,並逕直進入臨時倉庫。

後經多方核實,鄂A0260W系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公務用車。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月1日下午,中共央視新聞記者走進武漢紅會倉庫探訪物資的接收和分發情況。在直播過程中,記者試圖探訪倉庫物資分發處受到保安阻攔,有1,200萬人觀看的直播就此被切斷。正在觀看直播的觀眾直接「炸鍋」,該事件隨即登上微博熱搜。

有網友總結以上直播內容:

1.物流和錄入系統昨天(1月31日)由志願者開始搭建。
2.沒看到紅會人員。
3.缺人。
4.志願者:昨天工作才步入正軌,現在開始記錄,之前的物資出去了已經查不到了。
5.協和大夫:協和昨天領了2件防護服,4個N95。
6.最後記者被保安以別為難自己為由趕走了。

民間不滿情緒沸騰

武漢紅會接連爆醜聞,民間不滿情緒沸騰。

部份大陸網民怒火衝天:「真是氣死我了!!!湖北紅十字氣死我了!」也有人直接把中國的「紅十字會」改名為「黑十字會」。

「黑白糰子PD」:「忍不了了!湖北政府、紅會你們真的壞到骨子裏了!能不能做點實事!多久了才第一批!還是紅會給紅會!協和領物資為甚麼不給!醫生戴著一次性的口罩你們這些狗東西卻包得嚴嚴實實!原地爆炸吧!」

1月31日,大陸自媒體名人六神磊磊以題為〈如何少給紅十添麻煩:捐贈疫區的一點體會和建議〉發文稱,一個宗旨,你得繞開紅會,一定繞開紅會。物資鋪天蓋地湧來,他們根本沒地方放,據說有的都爆倉了,不要給他們添麻煩了。

所謂托紅會「定向捐贈」,個人建議也不要給他們添麻煩了,這個向未必定得了。不是有人反應9,840副手套定向捐贈,簽收多天後黃陂區中醫院仍然收不到嗎?紅會說物資太多沒法找,這是大概是真話,公告日期都能打錯,數字也能算錯,多忙,你何必讓人家去翻那幾千雙手套。

網絡更爆出,中央美院教授、畫家黃永玉那幅原本用來加油鼓勁的〈中國人活得有氣勢〉,因為畫中有一個紅十字,而成為好事者的素材,用修圖軟件去掉最後一個字,成了「中國人活得有氣」,原圖中用來表達勝利期待的V字手勢被改成了指向紅會的中指。

最近,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陷入輿論漩渦。(網絡圖片)
最近,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陷入輿論漩渦。(網絡圖片)

大陸微信公眾號「任易」發表文章〈湖北紅會:能力弱雞 大權獨攬〉稱,湖北紅會不止是能力不行,在調研過後,「我認為湖北紅會存在嚴重的弄虛作假。湖北紅會的信用已經在我心裏徹底破產。」

2月1-2日:民間繞過紅會捐物資 全民深挖紅會黑幕

此後,部份民間開始繞過官方將援助物資直接送達醫療機構。微博數據顯示,「9省物資直達武漢協和」的話題閱讀目前達到4.1億。

2月1日,火神山醫院負責現場捐贈的詹先生告訴《新京報》,他們直接接收捐贈物資,不經過武漢紅會,屬於「特事特辦」。文中的「直達」、「不經過」,這些字眼足以反映出援助者想要繞開紅會的迫切心情。

有網友在社群媒體爆出,三箱自印尼峇里島送往武漢,再輾轉「瞬移」到雲南麗江的口罩,「為何會再被中學生捐給麗江紅十字會呢?」他查證後認定,武漢紅會暗藏驚人內幕。

2月2日,這篇名叫〈三箱口罩成功實現量子瞬移——記武漢紅會科研創新〉文章說,一名印尼華僑在峇里島購買一堆口罩想寄回中國,一個箱子上貼有白紙說明,寫著「峇里島蘋果一起為中國武漢加油」,並附有蘋果字樣,而有麗江學生同樣在國外購買口罩要寄回中國,箱子包裝與印尼華僑如出一轍。

印尼華僑捐贈的蘋果(左圖)被指與麗江學生捐贈的蘋果(右圖)包裝一樣。(網絡圖片)
印尼華僑捐贈的蘋果(左圖)被指與麗江學生捐贈的蘋果(右圖)包裝一樣。(網絡圖片)

文章質疑,「同一箱口罩,為甚麼能先從峇里島飛到武漢,繼而瞬移到麗江,然後再被中學生重新捐給麗江紅會呢?」他認為,「這一定是量子糾纏、量子波動、量子塌陷、量子瞬移」。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在大陸網絡上,偽託人民日報和央視報道的〈國務院暫停武漢紅十字會工作〉的截圖被製造出來,多篇文章歷數〈中國紅十字會的驚天黑幕〉、〈吃人的紅會〉,並誓言文章所說「句句真實」,甚至還有網民發出武漢紅會將「人為縱火消滅罪證」的推測;武漢市長周先旺在發佈會上的照片被網民們一致判定是售價超過十萬元的江詩丹頓;甚至還有微信顯示來自安徽合肥的女子私售紅會受捐物資……

此外,民間對紅會的怒火燒到了外省官員。

《無錫日報》報道,1月28日上午,無錫市委書記黃欽率官員到醫院、疾控中心等地視察疫情防控工作。黃欽在場「動情」地說,「疫情當前,要全力做好醫務人員防護。」

但該新聞配了多張這些官員的視察圖片,不過讓2月初網民憤怒的是:中共官媒呼籲大家「請把醫用N95口罩留給一線醫護」,但這些官員卻戴醫用N95口罩,而醫護人員戴的是一般外科用口罩。

網民痛批,「這些官員視察、開會,居然堂而皇之的戴著N95。」「官貴民賤。」「領導應該帶頭戴口罩做表率,要把有限的資源給風險最高的一線工作人員。」#

日前,網上流傳多張中共官員視察防疫工作的圖片,引發網民熱議。(網絡圖片)
日前,網上流傳多張中共官員視察防疫工作的圖片,引發網民熱議。(網絡圖片)

日前,網上流傳多張中共官員視察防疫工作的圖片,引發網民熱議。(網絡圖片)
日前,網上流傳多張中共官員視察防疫工作的圖片,引發網民熱議。(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