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時下,一篇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醫生張笑春教授的微信訊息在國內火了起來,發文時間大概是北京時間的2月3日。

在中南醫院的網站上的多篇報道中,我們能看到張笑春擔任醫學影像科副主任,說明在這個醫院裏確有其人。

今年1月22日,微博名為「小警之家」的帳號,還貼出一篇短文「武漢抗擊疫情一線女醫生的告白」,上面引述張笑春的話說,她曾參與過SARS疫情防治、汶川地震救援,以及這次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可以說是閱歷豐富。

武漢一線醫生 實名提出四大警訊

那張笑春是發了甚麼樣的「微信訊息」,被人廣為轉發呢。

她這篇發在微信朋友圈裏的訊息提到四點關鍵內容:

第一,不讓人迷信用核酸檢測中共病毒,作為主要依據。因為武漢出現的很多病症是隱匿型的,開始檢查不出來,一次甚至多次核算檢測之後,還是陰性,而且沒有任何臨床症狀。

她強烈推薦用CT作為檢測的主要依據,只要CT檢測後呈陽性,就要隔離。她沒有給出具體理由,可能是以她第一線的經驗,CT檢測為陽性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這是第一點,不要以核酸檢測為依據,而是以CT檢測為依據。

第二,這一點跟第一有連帶關係。正因為很多病例一開始檢查不出來,但卻是病毒攜帶者,因此她說,目前武漢市的家庭聚集性發病越來越多!這正是因為核酸檢測為陰性,或者是疑似病例,被放回家中隔離觀察,導致他們感染了家中的其他人。

第三,她透露了一個比較大的數字,就是現在有近10萬之多的疑似,還有醫學觀察病例。這個數字,可比她講出這話時候的官方數字,多出許多。

第四,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她提出了應對辦法。就是面對如此之多的疑似和觀察病例,有限的醫護是無法應對的,而這些疑似和觀察病例離開醫院後,如果是沒檢測出來的潛在病毒勢必造成疫情進一步蔓延,而應急建設的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其容量根本無法應對當前十萬之眾的疑似和觀察病例。

因此她用了「大聲疾呼」這四個字,請求當局徵用酒店、賓館、學生宿舍,來收治這大量的疑似和觀察病例,強制隔離治療,由專業人員統一管理,發放藥品,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工作。

在訊息最後,她說以自己一個一線醫生的身份,請求政府做出行動,不能放任無症狀,或核酸檢測為陰性、CT檢測為陽性的人,留在家庭觀察了。她並呼籲看到微信的人轉發,更希望有人能把這個建議直送到「領導」的面前,更提出希望,「網警」不要封她的號。

隨後,很多人轉發了張笑春的微信,甚至很快傳到海外華人圈,我最初得到這篇微信文章,就是一位澳洲觀眾發給我的,後來我看大陸網絡都在談這件事。跟她同在中南醫院,微博上有94萬粉絲的耳鼻喉科醫生李雙,也公開轉發了張笑春的信息。

張笑春醫生的微信雖短,但是涉及的信息比較關鍵。我相信,以她一線醫生的經驗,還有她多次參與重大醫療行動的經歷,她的這些話絕不是隨便說說。通過這則微信,我們提煉出三個重點,展開討論。

中共病毒能瞞過檢測 增加進一步蔓延風險

第一個重點:最危險的不是確診的病例,而是瞞天過海沒被查出來的大量疑似或觀察病例,那麼在武漢之內有這麼多人,那麼武漢之外呢?中國之外呢?

疫情在武漢的爆發形勢,有點達到讓人瞠目結舌的程度。《紐約時報》2月1日發了一篇報道,僅僅根據普遍被質疑少報人數的大陸官方數字,就製作出一張令人驚訝的圖表。

這張象徵病例增長形勢的圖表,橫軸代表疫情持續的天數,從12月31日,中國首次向世衛報告病毒爆發的日期為起點,統計截止為美東時間的2月1日晚7點半,時間跨度是30多天;縱軸代表的是官方報告確診的人數。其中,紅色是中共病毒,灰色是此前SARS的病例增長形勢。

1. 中共病毒 攜帶者可能會漏過檢測

大家可以明顯看到,17年前的SARS,按照官方數字,當持續到100天左右的時候,病例數字就得到控制,之後維持在8000多就不再變化了。

而紅色線條代表的當前中共病毒疫情,一開始疫情經歷了非常緩慢的增長,從這個圖表上幾乎很難明顯看到,當然這是官方數據。但是20天前後,數字翻倍成長,幾乎呈直線上升趨勢。這還只是官方的數據。

多倫多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傳染病專家麥基爾(Allison McGeer)博士介紹說,SARS病毒潛伏期大約是5天,這跟我們之前介紹的數據,是差不多的,但是呢,SARS病毒過了潛伏期,症狀開始還要4、5天,之後患者才會把病毒傳染給別人。

但是中共病毒呢,現在普遍認為它潛伏期最短是1、2天,最長可以是7天甚至到14天不等,目前人們掌握的潛伏期並不穩定,特別是截至我們發稿,還沒有官方確定的說法,說這種病毒在潛伏期,或者說,在感染者沒有發病前,就會傳染的結論。

不過根據此前一些爆料出來的統計數據,還有上面張笑春醫生的說法,這種在潛伏期感染,或者說「無症狀感染」,是完全有可能存在的。這是最可怕的!

為甚麼呢?且不說武漢當地,就是在封城前去過武漢的人,現在有很多人又去了世界其它地方,這些人有被檢測出確診感染的,有沒有被確診的,那麼沒有確診的這些人在社會中自由流動,如果他們攜帶病毒,就會造成潛在傳染。

假設按照中共病毒潛伏期最長14天來看,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至少到2月6日以前,一些人可能都還是潛在的,沒檢查出來的病毒攜帶者,但是卻沒有被隔離。

我們之前節目提到過,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1月25日發佈一份報告,他們根據1月18日以前的疫情數據估算,一個中共病毒感染者,就能傳染2~3個人。《紐約時報》計算,按照這個傳染率,如果有5個中共病毒感染者,只要5個感染周期就能讓368個人生病。

特別是,香港大學專家袁國勇上個月指出,新病毒在家庭內親人之間的傳染率,竟達到83%。這可能也可以解釋,張笑春醫生所說的:「目前武漢市的家庭聚集性發病越來越多」。可能就是由未檢測出感染的感染者,在家中傳染給親人的。

如果是這樣,從傳染能力上來看,新病毒跟流感很像。我們知道,流感潛伏期2—3天,而且在發病前就能傳播,這就造成無法及時鑑定和隔離流感患者。

舉個例子,我看到香港的一篇報道。香港確診的第12宗新病毒病例,是一名75歲男性,他1月7日從順德回到香港,1月22日發病,潛伏期差不多是兩周。他從順德回港的時候就沒查出問題,而且在1月7日到1月22日之間,頻繁往返香港澳門,在香港本地也是正常活動,就是說該逛街逛街,該見人見人。如果這種病毒潛伏期能傳染,那這就大大增多了其它潛在被感染人群的數目。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造成全球2000至7000萬人死亡,但是當時醫療條件肯定是不如當今。不過2009年的H1N1豬流感,也造成大約28萬多人死亡。西班牙流感死亡率2.5%,豬流感死亡率僅有0.02%。也許是醫療水平的進步。但是即使豬流感死亡率0.02%,死亡人數23萬多人,我們能計算出,這個數據背後感染的人群,是多麼龐大!

但根據2月2日大陸官方公佈的中共病毒死亡率,達到約2.1%,在武漢當地,死亡率是5.2%。這兩個目前的官方數字,都比2009年造成全球28萬多人死亡的豬流感死亡率要高。

綜上所述,若恰如張笑春醫生和很多爆料者所言,在國際上,在疫區,都可能有這種漏過檢測的病毒攜帶者。這給接下來疫情在更大範圍的蔓延,增添了風險。

2. 中共病毒 傳播途徑可能是多元的

傳染性的強度像流感,發病威力又不比SARS弱,這個病毒已經足以引起更大的警覺。而其實呢,這個病毒的傳播途徑,也還沒有確定。

比如,除了人對人的傳播,這種中共病毒,會不會留在物體的光滑表面,或者通過其它途徑存留呢。

根據《南方都市報》2月3日的報道,廣州市疾控中心對確診患者進行居住外環境的監測時,發現在患者所在地方的一個門把手上,測到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而此前,在深圳、珠海,也有專業人士在確診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出中共病毒。

因此,廣州市疾控中心主任張周斌指出,這可能代表中共病毒的傳播途徑更為多元。

以上兩個例子,代表新病毒可以通過接觸物體表面傳播,與門把手類似的光滑表面還有手機屏幕、電腦鍵盤、水龍頭開關、遙控器等等,只是這些物品,暫時還沒有報告說,檢測出病毒。

但是門把手有了就是很大的警訊。另外糞便中查到新病毒,代表這種病毒還可能通過「糞口」傳播,比如如廁後手去碰鼻子嘴巴,或者沖廁時,水流的大力沖刷讓病毒揮發到空氣中。無論是哪一種,大家還是要注意多洗手,而且專家建議,沖廁時,要蓋上馬桶蓋。

大陸媒體加入爆料 官方數字縮水 不是危言聳聽

剛才是我們根據張笑春醫生微信信息透露的內容,提煉出的第一個重點內容討論。那麼張笑春醫生還提到,在武漢,疑似和要觀察的感染者,僅目前,人數就多達十萬之眾。那這個數字有沒有誇張?再講起來有點囉嗦,因為我們前幾期節目,一直有聊這件事。但是新證據,卻不斷湧現。

例證之一:中國《財經》網2月1日報道一篇長文,名為《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文章揭示,他們採訪了十多個患者家庭,多數家庭感染,這些人輾轉各家醫院,生死一線。但他們卻並不一定被算進官方數字裏。《財經》引述一家醫院的科室主任的話說:醫院門診一天有120人左右發熱病人,大約80人存在肺部感染,但是只有5人可能有機會住院,其它75人只能回家。這不僅算不進官方數字,也增加了這些人繼續感染別人的風險。

《財經》更披露,只有被醫院收治的人,才有機會被算成是疑似病例,而一旦疑似病例被測試後,80%能確診是感染新病毒。《財經》確認,相關醫院有至少5宗疑似病例死亡,沒有被確診,更不會算入官方死亡人數。另外一家醫院,更一度收納600名重症患者,但是被醫院收治了,也沒有一個人被確診。從這個數據可見,官方數字的水份,有多大,反過來想,在武漢當地的疫情,更是不容樂觀。

例證之二:大陸《第一財經》2月2日報道,截至當天,根據官方數字,全國累計追蹤的,與病毒感染者密切接觸的人,人數已達到163,844人,而且從1月28日算起,往後的5天,每天密切接觸者都增加超過2.3萬。報道擔心,隨著密切接觸者的增加,疑似病例的數目還會繼續增長。那確診數目當然也會進一步增加。

《第一財經》也提到了張笑春醫生提到的另一類,就是「醫學觀察」人數,截至2月2日,這個官方公佈的人數達到137,594人,28日之後的5天,也是每天增加超過2萬人。僅僅這個「醫學觀察」的人數,就達到了張笑春醫生所說的10萬之眾的疑似或觀察人數。不過,張笑春的數字可能僅指武漢當地。

例證之三:這來自我們觀眾的爆料,這位觀眾姓岳,家住武昌,在媒體工作。她說,她的母親生活的社區,已有200人因為此前聚集打麻將,被感染,具體數字還不確定,但至少有5個人,其中2人死亡,死的都不是被確診的案例。第一個死者,72歲,死者家人把遺體用被子捲起來,後來被人收屍;第二個死者,快不行了,終於打電話去了武漢第三醫院,但是為時已晚,死在醫院裏。而且她母親住的社區,房子是密密麻麻,很多家人沒廁所,大家共用,而且鄰居一走一過都會路過家門口,所以這個衛生條件,也是堪憂。總之,她最後說,官方的感染人數一定不是真實的。

而且最近她所在的公司要求他們,有關疫情的所有信息、非官方言論,都不能往外發,轉發也不行。

以上是由張笑春醫生的微信,進行的第二個議題的探討。

火神山雷神山 不足以應對疫情

那在她的微信中,我們還能知道,當局火速修建的火神山雷神山兩間醫院,不足以應對疫情。

根據公開報道,火神山將有床位1000張,已經在2月3日建成啟用;雷神山有床位1300張,將於2月5日啟用。

我們就以已經交貨的火神山醫院為例。這個醫院,已經全面由1400名中共軍醫接管。我們之前有武漢朋友不是爆料嘛,軍隊將接管重症患者。而且這間醫院只收治確診患者,並且,這個醫院是沒有門診的,患者自己去還不行,需要他們選擇適當的患者進入。

根據最近流傳的一段火神山醫院內部畫面,外界還發現,火神山醫院內有的病房,居然門把手是在外面,裏面都沒有門把手。就是患者從裏面打不開,出不去。而且有的病房不是從門口給病人送飯,而是經過一個特殊的小窗口。從外觀上看,這間醫院的窗戶外側,還加了鐵欄杆。這種建築設計和軍隊管理,總是讓人浮想聯翩。

總之,僅從這間醫院的床位數和運作方式來看,是無法滿足武漢眾多的求診者的。動用全國4000多輛車和幾千人興建的工程,並沒能滿足絕大多數市民的求診要求。

還有一位武漢觀眾給我們爆料,顯示了普通民眾是多麼的需要醫療資源,但是卻非常無能為力。

這位觀眾說,他一位家人在醫院用CT檢查,顯示是雙肺感染,醫生讓住院,但是呢,他的家人要先去社區登記排號,排到他們才能住院。但是社區只做了登記,就沒下文了。結果他們又找到協和醫院做確診檢查,也得先排號,結果排到近400號。終於檢查完了,醫生說,48小時後來拿結果吧。結果再找醫院,電話打不通了。無奈之下,他的家人現在就是靠自己家裏的藥,在維持。

溫州封城互相監督 染疫不報是犯罪 咸陽也現持槍巡邏

以上是有關張笑春醫生的微信,我們展開來做了探討。

節目最後,我們簡單來看其它有關疫情的最新情況。

目前,浙江溫州已經被稱為武漢之外的全國第二大疫區。當地時間2月2日零點,溫州也開始封城了,城內九百多萬居民與外界隔絕。當地還規定,每戶只能有1人,隔兩天出門一次,採購生活必需品。城內公交系統也全部暫停,電影院等公共場所停業,企業停工到2月17日。

一位在溫州的觀眾還給我們爆料,更透露一些具體的信息。比如,在溫州的企業,如果哪家企業,有3個員工來自湖北,或者出現1個疑似病例,就全企業隔離,費用企業自負;還有,對於隱瞞自己來自湖北的,或者造成傳染病傳播的,以至於相關責任主體不履職,甚至履職不到位的,統統要負法律責任。而且對這種做法的性質啊,還用了一個詞,叫做「危害公共安全」,這已經提升到這個犯罪的高度了。

還有一位觀眾發給我一段短片,顯示在陝西省的咸陽市一個縣城,有人拍到警察拿著槍和警棍,牽著狼狗,一前一後排成隊在街上巡視,影片中,迴響的是防治疫情的廣播。

看了這些我就在想,這個中共病毒,當局一定是掌握它真實的傳染烈度,才會這樣「風聲鶴唳」。所以啊,大家,自己一定做好預防,少出門,多洗手,家裏多備些生活物資。

還有觀眾給我發來偏方啊、預防的一些辦法,我接下來有時間整理一下,跟大家分享。根據中國傳統的觀點來看,瘟疫是邪氣,如果心正、人善,也是有積極的作用。所以在這種瘟疫面前,大家在預防的同時,也希望大家,能讓心情更要樂觀,心性更加純正善良。

最後,歡迎觀眾朋友,給我們提供爆料資訊,郵箱是xwpajq@gmail.com,請記得,一定是您自己的親身經歷或掌握的材料,而不是網上轉發的內容,來信請註明發生時間和地區以及您的稱謂,可以是化名。最好也能寫上幾句簡介,信息多一些,也就更增加可信度。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感謝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