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的源頭,外界一直質疑是否跟武漢專門研究病毒的P4實驗室有關。該室的副主任石正麗近日回應「用生命擔保跟實驗室沒有關係」,引起輿論關注,並遭業內人士砲轟要求公開對質,也有專家認為,這種大話無法讓人信服,更適得其反。

2月2日,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在微信圈發聲,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稱「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同時她罵發表質疑的文章媒體及相信轉發質疑內容的個人,還要求「閉上你們的臭嘴」云云。值得注意的是,石正麗曾與人合作題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的論文,2015年在《Nature Medicine(自然醫學)》發表。

以上微信圈內消息得到大陸「長江日報」確認:

武小華博士要求公開對質

石正麗的這條「要求轉發」的帖子,在社交媒體上引起關注與熱議。其中武小華博士公開要求和石正麗對質的帖子也相當火爆。

武小華博士說,「請問你一條命和幾百條人命相比,那個更鴻毛那個更泰山。我本以為你消失了,沒想到你出來罵街了。」

武博士強調自己不造謠也不闢謠,但也不是吃乾飯的,「現在你論文公佈的實驗室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作做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咱們可以公開對質,我看你能糊弄幾個人!本人親自養過SPF動物,也做過SPF基因實驗,你不要把大家當白癡。」

武小華公開要求對質石正麗,只有在實驗室才可人工研製。(網絡截圖)
武小華公開要求對質石正麗,只有在實驗室才可人工研製。(網絡截圖)

她還說,既然很多科學家包括石正麗都知道這個冠狀病毒來自蝙蝠,那麼從蝙蝠到人還有1-2個中間宿主參與變異這個基因,從資料上看是大鼠和靈長類之間的傳播打通才能複製到人。怎麼能做到打通,就是把靈長類的某個蛋白,改造在大鼠上。這個只有在實驗室才能完成的改造。

武小華博士公開回擊石正麗病毒是人工所致,泄漏可能是實驗室管理不當所致。(網路截圖)
武小華博士公開回擊石正麗病毒是人工所致,泄漏可能是實驗室管理不當所致。(網路截圖)

另外,她認為,實驗室發生生物泄漏那就是管理的問題了。並舉例,有些實驗室非常糟糕,向外兜售參與實驗的實驗動作,比如狗當寵物,還有把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因為按照醫療廢物火葬的錢更多,更有按野生動物售賣的等等。

記者搜素一下武小華博士,在大陸近幾年都有醫學界專業人士推薦武小華博士寫的文章,作者是美國註冊矯形師,中國首位開展嬰兒顱骨矯正康復的矯形醫師。大陸搜索引擎顯示她也是清華大學玉泉醫院物理治療師。

陳秉中:不要大話要根據

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是石正麗個人這麼說,她沒有提出怎麼排除與實驗室無關。「比如這個病毒確實來自華南海鮮市場,源頭不是實驗室,得說出根據來。而不是用這種大話『以生命來擔保』,這個責任重大,你也擔保不了。」

陳秉中強調,「我也不是說這個東西肯定是研究所來的,但我也不認為她這種以生命為擔保的大話能讓人相信,這也不可靠。說大話沒有用,排除也得有123。」

他還表示,外邊確實有懷疑病毒來自實驗室,但懷疑並不是定論。「但她這種否認也無力,根據不足也沒有說服力,甚至還加深了疑慮,適得其反。」

陳秉中認為,P4實驗室背景還真值得關注。它離海鮮市場很近,而且正好發生疫情,需要有關方面去調查。但中方也不會接受,美國想到中國來幫助調查,中方還拒絕了。但真相早晚有大白這一天。

陸媒:本次武漢疫情可能不是偶然的

此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中共衛計委將源頭指向華南海鮮市場,但外界對擁有伊波拉等病毒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一直持有懷疑,認為或與實驗室有關。

1月24日《刺針》上的論文披露:首例患者無海鮮市場曝露史,新型冠狀病毒或存在其它疫源地。該論文由來自不同機構的一批大陸國內研究者撰寫。

大陸具代表性的新媒體之一《鈦媒體》2月2日也發文表示,武漢疫情可能不是偶然的。報道稱,5年前,中美病毒科學家通過實際提取、鑑定後又製造出類SARS新冠病毒的過程,已預知新冠病毒極強傳播性的社會風險,而當時所預知的內容也都與本次發生的疫情狀況高度相似。

報道將石正麗與其他人合作的論文進行了詳細分析。該論文題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並於2015年刊登在國際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自然醫學)》的電子刊物上。

石正麗等人的論文報告說明,本次武漢疫情可能不是偶然的。(網路截圖)
石正麗等人的論文報告說明,本次武漢疫情可能不是偶然的。(網路截圖)

文章歸納,2015年,美國病毒學家牽頭聯合中國病毒專家,曾合作成功提取和鑑定出了一種類SARS新型冠狀嵌合病毒,並且之後人工製造和培養出了一種SARS新型冠狀重組病毒。

根據論文所述,該病毒能讓小鼠感染上SARS(非典肺炎),也可以證實這一病毒通過蛋白外殼與體內RNA進行結合,感染和傳遞到人類細胞當中,報告結論就是這種類SARS新冠狀病毒,因其高度可人際傳播的屬性,可能會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社會風險。

報道認為,這份研究報告同時也說明,本次武漢疫情可能不是偶然的,類SARS冠狀病毒的變異和傳播從未停止,但人類並未重視。

實驗室有醫學外觀  同時有深厚軍方背景

原武漢大學歷史學教授、現美國華裔學者劉正表示,自己曾在武漢工作和生活,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有所了解。他也撰文披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是有醫學外觀而同時有深厚軍方背景的雙重神祕科研機構。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國家病毒學實驗室在當地是國家一級保密單位,嚴格禁止任何外人進入。」

他還說石正麗這篇論文中的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麽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正麗團隊和美國北卡羅萊納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製中心意識到這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已經立刻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併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

他強調,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毒之所以說直接來自實驗室,是基於以下證據:

首先,S蛋白的ACE2能奇蹟地被改造成可以在人身上傳播,有人工改造痕跡。

其次,病毒DNA序列分析顯示,武漢類SARS冠狀病毒應來源於「中國科學家」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成功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
因此,顯然是人工改造後的病毒,而不是自然變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