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失控、蔓延;疫情源頭、傳播途徑、真實疫情仍然未知或被掩蓋;所引發的巨大社會危機仍在發酵。與此同時,近期中共官場異常動向及詭異傳出的中南海內部消息,凸顯武漢肺炎疫情對中共高層政治的衝擊效應正在浮現。

武漢市長書記甩鍋習近平

1月28日湖北省舉行的疫情發佈會上,中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回應為何「確診病例大幅增加」的問題時表示,由於「國家檢測權」下放到湖北省,樣本不再需要送到北京,「檢測能力、速度提高」導致確診人數大幅增加。

馬國強這番回應,為武漢市長周先旺27日在央視的說辭給出了更具體的解釋。周先旺當時聲稱,武漢最初之所以沒有及時發佈疫情,是因為根據《傳染病防治法》,武漢政府要披露資訊必須先上報,得到「授權」。

1月27日,周先旺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稱,他承認武漢市披露資訊不及時。但他說:「前面這個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周先旺稱,1月20日中共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將武漢肺炎確定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後,要求屬地負責,「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

外媒普遍認為,周先旺的話就是「甩鍋」,把隱瞞不報疫情的責任推給中共當局,不是武漢市隱匿疫情,而是中共中央不授權。

香港公共政策專家丁學良對BBC說,周先旺的言論在紀律嚴密的中共官僚系統中是「不尋常的」,這意味著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半公開化」,他很可能「得到清楚的訊息,自己要對嚴重的疫情負主要責任」。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對本報記者表示,周先旺如今公開說這樣的話,可能是預感到自己可能成為當局拿來祭旗的犧牲品,所以要在此之前拚命一搏;除了可能「拚命一搏」外,還有兩種可能:第一,習近平不想承擔責任,讓李克強當防疫領導小組組長,周先旺也是順著這個思路把責任推給李克強下屬的國務院;第二,有可能是反習勢力想讓周先旺把責任往高層推。

傳十六萬患者入京滬 高層震怒下令全國大抓捕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武漢市長透露,已有500多萬人逃離,市內剩900萬人。網絡消息稱,至少16萬病人入京滬。中共高層為此暴怒,下令全國大抓捕疑似病毒攜帶者。

推特上有消息稱,來自內部人士披露,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曾向王岐山請教,說有16萬疑似病毒攜帶者可能要進入北京和上海。接下來的疫情大爆發很可能是這兩個地方。

消息稱,「今上暴怒,言此武漢疫比特朗普對話貿易戰傷害還甚,且有動搖根基大忌也!故高層當機立斷,斷指求全。仿照當年非典的北京經驗,醫院只管鑑別,不再救治。闢非常區域彙聚疑似患者集中管理。全國醫援疫區,同時軍隊介入,強力維持治安,同時亦協助歸攏疑似病毒攜帶者強制集中。並通知全國其他各地方大員,如有雷同跡象,照此辦理。」

消息稱,現在各地大員已經接到了緊急通知,正在全國各地大抓捕疑似病毒攜帶者,慘烈程度並不比武漢城裏差。

習強調親自指揮疫情防控 新華社詭異改稿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日趨嚴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極其罕見地在大年初一召開會議,決定設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該小組1月26日首度召開會議,小組長竟是李克強而非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引發外界諸多揣測。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網就表示,習近平掌權後,幾乎兼任了中共所有重要小組的組長,但這個有關抗擊武漢肺炎的小組長,卻落在李克強肩上。

似乎是為駁斥外界謠言,習近平1月28日在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強調,「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詭異的是,新華社隨後的報道則未出現央視現場直播畫面中習所說的「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等字眼。

政治局常委會爆激烈衝突

習近平1月28日剛剛強調一直在親自指揮疫情防控後,1月29日,有消息稱,對武漢疫情的處理方式,中南海爆發激烈衝突,習近平因此將防疫小組長的位子讓給李克強。同時,針對是否如期召開3月份的中共「兩會」,高層也爆發激烈爭論。

《自由時報》1月29日引述消息稱,大年初一,中共罕見地緊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討論了武漢疫情,以及是否如期在3月3日和5日召開「兩會」等議題。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態度,在會議上爆發激烈衝突,導致整個防疫行動混亂。

對於原訂於3月舉行的中共「兩會」是否延後議題,習派常委認為應如期舉行,目的是「鼓舞」及「穩定」人心。但以李克強為主的常委們,認為武漢肺炎是「國難」,將會影響大陸經濟數字,政府工作報告也需修正,建議延期召開。

據報,兩派常委激烈爭辯,沒有最終結論。同時也因兩派意見不同,致使習近平把中央疫情領導小組組長職位「讓位」給李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