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快速蔓延,湖北省醫療資源極度匱乏,但湖北省紅十字會和武漢紅十字會頻傳貪污、霸佔愛心捐款和物資的黑幕。目前,紅十字會又爆出口罩遭私賣又被捐回的醜聞,但文章遭刪除。

《三箱口罩成功實現量子瞬移-記武漢紅會科研創新》原文發於微信公眾號,文章說,一名印尼華僑在峇里島購買一堆口罩想寄回中國,一個箱子上貼有白紙說明,寫著「峇里島蘋果一起為中國武漢加油」,並附有蘋果字樣,而有麗江學生同樣在國外購買口罩要寄回中國,箱子包裝與印尼華僑如出一轍。

以下是文章節選:

一個悲傷的故事

印尼華僑在峇里島掃光了所有庫存,通過空運儘快發回國內,其中有一個最有標誌性的箱子,上面寫著Apple,還有蘋果的圖像,寫著「峇里島蘋果一起為中國武漢加油」,然後箱子的包裝是縱向兩道,橫向兩道,包紮得非常細心。下面附上影片截圖、照片以及影片,這可以確定是真的吧?

然而,抖音號ljrx0888卻發佈了一則麗江實驗學校學生用1,1600的零花錢在國外採購4萬個口罩捐獻給麗江紅十字會?最上面的箱子就是那個細心包裝,兩縱兩橫,有Apple蘋果圖像,寫著「峇里島蘋果一起為中國武漢加油」的箱子。我同樣有截圖和影片為證。

好巧,在全國人民共抗疫情,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齊心協力的時候,峇里島同胞和麗江學生之間竟然產生了量子糾纏,他們竟然做出了一樣的包裝箱,一樣的A4紙,一樣的文字,一樣的捆綁方式!!!

真是血濃於水的量子糾纏啊。武漢紅會取得了世界級的創新,在此報以熱淚掌聲!

所以,答案很簡單了,我為甚麼敢跳出來質疑武漢紅會?

就請國家紅會的領導查一下這份峇里島華僑送來的物資,究竟發給了誰?

為甚麼從武漢瞬移到了麗江?!!!

物資怎麼流轉的,經手人又是誰,請回答我們啊!!!

守衛物資倉庫

另一個問題:為甚麼湖北紅會、武漢紅會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阻攔央視記者探訪物資倉庫呢?答案:我們都高估了武漢紅會的智商,低估了他們的膽量。

在最初看見這張圖的時候,我是將信將疑的,畢竟造謠一張圖,闢謠跑斷腿,未經多方信源確認的消息,我不敢發。

然而在昨天央視直播探訪武漢紅會國博倉庫的時候,我才確定這張圖就是國博內部的照片,那麼照片的真實性就非常高了。

我也是手賤,蒐了一下武漢紅十字會的投資關係,發現武漢紅會投資了兩家商貿公司?分別是:

「武漢市宏進科貿發展有限公司(已吊銷)」:經營醫療器械、保健用品等?「武漢市國興商貿有限公司(已吊銷)」:經營紡織品、服裝及面、輔料、建築及裝飾材料、醫療器械、家用電器批覆兼零售?紅會投資的商貿公司,經營醫療器械、紡織品、服裝?我是智障我不懂,不知道各位網友懂不懂。

我是真的看不懂,任何腦子正常的慈善機構,都不會自己投資商貿公司吧?想幹嘛呢?能幹嘛呢?

為怎麼武漢紅會這麼特殊呢?

投資商貿公司不說,還跟「武漢和通商貿有限公司」這種民營貿易公司(持股48%)一起合資搞了一家經營醫療器械的公司?還跟「武漢市太平洋大廈」(這個公司不是酒店,是材料、勞保用品、日化用品的經銷)、「武漢長江大酒店有限責任公司」(桑拿足療、百貨五金、食品銷售)一起合資搞了一家經營醫療器械的公司?

請問,這幾家股東中,誰會有醫療物資呢?是做桑拿足療的長江大酒店,還是搞化工原料和礦石的武漢和通呢?好奇怪,真的看不懂。

這些都是有合法證據的合理揣測,所以,武漢紅會的物資倉庫一定已經短斤少兩了。所以才必須攔住央視記者的直播,要不然,相關人都得攤上事了吧???

智商是硬傷

我本來以為,只要湖北紅會、武漢紅會的負責人有腦子,都沒必要倒賣口罩牟利,他們大可以作為戰疫中的軍需官,正在用慈善物資做人情,干九分事,做一分人情,沒毛病吧?

聰明領導的思路

誰跟我關係好,我就給誰多分物資,比如XX醫院、XX醫院;政府走正規手續領用物資,是不是得馬上就辦?比如XX XXXXX,25個口罩一盒,10盒一箱,這才250個多麼?入個帳誰看得過來?

這張圖截的真好。

平時跟我來往多的機構,我得給人家單位調配點物資吧?

跟我唱對台的機構,比如武漢協和醫院,不聽招呼,擅自跳過我向社會求援,丟我的臉,我就不給他發物資,沒問題吧?

我自己的員工,還有臨時工,平時呆在清水衙門裏,這次分點保障物資不過份吧?

那麼分多少量呢?

一家三口,加上上面四個老人,還有親朋好友,算20人不過份吧?

疫期15天,每天3個口罩,不算多吧?

所以一個員工/勞務工發900個口罩,一個口罩市價20塊錢,才18,000塊,比起這段時間的辛苦,不多吧?

一個關係單位XX醫院,300人,悄悄領走1.8萬個口罩,一個人才分60個,省著點用,不過份吧?

錢和物資我是萬萬不敢貪的,但是慷他人之慨,做自己的人情,這個合乎常識吧?

為甚麼出了問題?

因為清水衙門沒經驗,不知道牽連的人越多,越容易出事。某個員工分了900個口罩,但他自己家只需要100個,然後800個口罩他還捨不得做人情,看見網上賣20一個,於是靈機一動,就把單位分的口罩拿出去賣了,合乎情理吧?

一個人這麼想沒啥,但是架不住大家都這麼想;於是大家紛紛找渠道賣,這時候風險就更大了。

有幾個傻子運氣好,把貨直接賣給了當地渠道商,當地渠道商找親朋好友自己消化了,沒出事。有幾個傻子把口罩賣給了傻子渠道商,傻子渠道商去淘寶上賣了,被人分分鐘截圖,連物流訂單一起截圖了。

證明1:

證明2:

有幾個大傻子選擇在微信群裏和朋友圈裏賣口罩,還用真人頭像,於是聊天記錄瞬間傳遍大江南北。

有幾個大傻子把口罩交給家裏人,結果家裏人貪財在閒魚上賣了,於是瞬間出事了。

有幾個大大傻子領了好幾箱口罩(1000個),想想自己家裏也用不了那麼多,留下一箱,剩下的發到麗江去了,然後收貨人連包裝都不拆,直接給捐了,還被捐贈人發現了,實現了口罩的量子躍遷。

其實現在我很擔心,畢竟國務院取消了武漢紅會的分配權(註:江蘇衛視報道,已被人民日報闢謠),國家紅會派出高級別領導來武漢督導工作,這個深坑還能藏多久?

湖北紅會和武漢紅會這批人,在我看來已經不是簡單的廢材了,而是吸血的虱子,不但干擾正常的生產救援,還傳播病毒。

I love my country and my people.

願春暖花開,陰霾散盡,河山得復,日月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