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中國新年期間,雖然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但在大陸,還是有一部份人選擇回老家過年,這其中就包括老家在河南「潘新鎮」的「千里」,因為考慮到他的安全,我們使用他的化名,就叫他「千里」。潘新鎮在河南省南部,距離湖北武漢並不算遠。

千里的武漢之行

千里給我寫信說,他的車,牌照是武漢的「鄂A」,他說鄂A牌照的車,現在不僅出武漢難,回武漢也難。

因為他聽說很多救援物資進入武漢也困難,同時,武漢市內車輛通行也有限制,很多醫護人員沒有車,他自己想去武漢幫忙,當志願者。

1月30日大年初六一大早,他啟程出發了。「千里」給我寄來了自己錄製的短片,可以看到他的白車後備箱,裝了一些生活物資,而車裏還有兩個位置,是要留給要跟他搭順風車一起去武漢的人。他給自己的短片加上了配樂,可以感到,他的心情,多少帶著一些早晨旅行的一種鬆弛感。

在村口,我們看到一個蜷曲的標語,上面寫著:預防疾病、少聚會、戴口罩、勤洗手。接著,他開車到了鎮上,他介紹說,那是他趕集的地方。

在鎮上街邊,也隨處掛著標語。例如在這裏,用簡體字寫著:武漢返鄉人員自覺居家隔離14天。在稍後的錄影中,我們還能看到類似標語掛在路旁。

街邊穿紅馬甲的兩個人都戴著口罩。他們身旁,都掛著藍底的標語:疫情防控,嚴禁外來車輛及人員入村,不串門,不聚集,出門戴口罩。從錄像中能看到,有幾個上年紀的民眾還是沒有戴口罩,不知是不是沒有買到。

有的村口,直接用標語牌把路口擋住,禁止車輛進入。

在千里經過的另一個鎮的中心城區,從影片中我們能聽到在大街上放的廣播:來自武漢的發熱的、帶有呼吸道……這肯定是與防治疫情有關。

最後,千里開到了羅山縣的靈山收費站,準備從那裏開車上高速去武漢。但是,他遇到了麻煩。當地警察說發了通告,不許他開車去武漢。原因應該是他開著鄂A牌照的汽車。

在第二段影片中,千里說,警方收走了他的駕駛證和行駛證,並且要求他的車跟著警車走。警車把千里帶到了潘新鎮派出所,說是要把所有武漢以至湖北牌照的汽車,帶到停車場集中停放。

在集中停放武漢牌照車輛的停車場外,千里下車拍攝,看到裏面的車輛全部是帶著鄂A牌照的車輛。

隨後,千里問停車場門口一個中年男性警察:我車子停在這裏怎麼回去?結果警察看到千里在錄影片,當時就很惱火,叫上另一個警察,把他按倒在地,並威脅說要把他的車扣12分,而且還說要拘留他!這個過程被千里的行車記錄儀拍了下來。千里在給我們寫的信裏質疑:正規執法為甚麼怕拍攝?車子要扣12分還要拘留,一個警察怎麼隨便就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呢?也許警察在制伏千里的時候,說的話給了答案,警察說千里:太牛了,太囂張了。

千里的武漢之行,就這樣戛然而止。目前還不知道,千里後來是怎麼回的家。

發影片爆料的武漢人方斌被抓 又被放了

千里的經歷讓我想起了最近兩天在網上很火,發影片爆料的武漢人方斌,在近日幾段影片爆料後,於當地時間2月1日晚約7點,被警察上門抓捕,隨後被帶到武漢漢陽的「四新」派出所,但很快就被放了。方斌自己說,他從警局出來,不知道怎麼回去,那個派出所離他的家非常遠。沒辦法,他最後找了一輛單車,騎了三個小時回家的。

這個武漢人方斌的爆料影片,也很有價值,他也是衝到第一線,去反映一些真實情況。但是警察為甚麼抓他呢?他在派出所短暫被扣押期間,警察跟他的對話,很有意思。當時警察去他家裏抓他的時候,先抄了家,然後帶走了方斌的電腦,拿到派出所對他做筆錄。方斌是這樣回憶警察對他說的話的。

方斌:(警察說)你引爆了一個核彈,你為甚麼你不去照好的,非去照死人(的地方),引起恐慌。

方斌說警察要隔離他,但他回答說:

方斌:真實的情況老百姓都不知道,電視台又不來,我去照了,你不感激我,反而來抓我。

方斌說完這句話後,警方的回答透露了他們的真實想法。

方斌:(警察說)只能有一個聲音,不然就亂了!

但是沒過多久,警察態度大變,就把方斌放出去了。

方斌說,警察放他,是因為警方去他家裏抄家的時候,方斌趁機把警察去抓他的錄像,發送到外界,警察發現,去搶手機,但是當時方斌已經發完了。他說是大家在網上大量轉發他被抓的影片,迫於外界輿論關注,警方最後決定放人。所以方斌呼籲大家自救、互救,遇到類似這樣警察再抓爆料者的時候,就儘量及時讓外界知道,然後外界多轉發信息,讓跟多人知道,這樣對爆料者,也能起到保護的作用。

當時警察去抓他的時候,陣仗很大。穿著防護服的6、7個警察,假扮防疫人員,騙方斌開門,說是要給他量體溫,因為他去過一些醫院啊這種敏感的地方。雖然方斌據理力爭,但最後警方還是闖進去了。

方斌發了甚麼樣的影片,警察要去抓他呢?因為方斌發的幾段影片,關注了幾個敏感問題,我們這裏舉三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真實死亡人數

最近,方斌去武漢第三醫院現場錄像,拍到醫院門外一輛小巴士,短短幾分鐘,裝屍體的袋子就從3個增加到了8個。隨後他又走進醫院病房拍攝,醫院門口並沒有做出入管制。方斌走進病房後,我們能從他錄製的影片裏清晰聽到病人呻吟的聲音,可能肺功能很快要衰竭,停止呼吸,危在旦夕。從方斌的影片來看,武漢第三醫院短短時間,運屍袋就從3個增加到8個。

您可能說,這是個案。但是2月1日,海外異見人士韓連潮,在自己推特發佈一段微信截圖,寫明「中國殯葬協會青年與社會工作委員會」,聯合武漢「孝行天下殯儀」等一線的殯儀單位,向全國求助。其中有一項求助物資就是「運屍袋」。

現在官方發佈的死亡人數,很多人不信,認為實際死亡人數一定要多於公開的數字。

大陸騰訊網一直在線實時更新全國的確診人數和感染人數,但是1月26日,騰訊網站的數字突然變成確診15,701例,死亡2577例。

1月27日,數據又修改回原來水平,確診人數是2,000多例,死亡人數幾十例,數量暴減。出現類似情況的還有大陸網站「網易」。

但是2月1日,騰訊再次出現這個情況。當日一度匯報確診15,4023人,死亡人數是24,589。可我們在北京時間2月3日再看騰訊,數據早已修改回來,確診人數1萬4000多,死亡人數較2日相比,標註是沒有增加,而且死亡人數只有300多一點。

包括上面兩個例子,騰訊公佈兩類不同的數據,已經有至少三次,數據差距特別大。有的網友就質疑,這到底是騰訊寫錯,還是不小心公佈了真實數字。

有網友此前在推特上做了一個計算。他以1月22、24、25日三天的數據為例,計算出感染者數和死者數的比例,都是精準的3.1%。不過,這個比率在當局看來可能都是多的。我們來看剛才提到的,北京時間2月3日某一時段的這個數字,死亡人數304人,相比確診24,589,得出死亡率是大約0.02%。比例越來越小,看來疫情沒有「謠言」說的那麼恐怖。

但如此小的死亡人數,跟官方發佈的信息,有一些矛盾之處。

當地時間1月28日13:06,武漢市民政局,在公開發佈的「對死於疫情患者遺體免收火化費」的通知中寫到:已爭取市指揮部,省民政廳支援,調配一批殯儀車、人員及防護工具,充實到殯儀館,提高遺體接運和服務保障能力。

但是過了大約1小時,我們發現,原貼中的這部份描述,完全被刪掉,貼子上還顯示「已編輯」的字樣。為甚麼要做出這樣的刪除呢?

武漢廣播電台在稍早的時候,1月28日中午12:49,也發佈了類似的消息,同樣提到了這段話。

武漢死多少人?殯儀館晝夜燒

武漢市的殯儀館,是解開死亡人數真相的一個缺口。

僅舉武漢漢口殯儀館的例子。根據此前大陸媒體的一個報道,正常情況下,漢口殯儀館遺體接運車12台,殯儀館員工每天工作8小時,是6點上崗,下午2點多結束,平均每天火化30具遺體,火化一具遺體平均45分鐘。香港《端傳媒》不久前報道,漢口殯儀館有火化爐14台,疫情爆發後是全天氣運作。我們不考慮求助增加的運屍車、求助增援的運屍袋,會意味著額外增加多少。

僅僅按漢口殯儀館這一家殯儀館的工作量來做個粗略算數。原來正常情況平均一天火化30具遺體,要工作8小時,現在14台火化爐全天氣運作,也就是24小時,是以前工作量的3倍,那就是90具遺體,減去以前正常情況死亡的媒體30具遺體,那等於因疫情而死的是60具,就是漢口殯儀館在疫情期間,每天要多火化60具因疫情而死亡的遺體。按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算,包括23日當天,一直到2月1日,那就是一共10天,60乘以10,僅漢口殯儀館就要火化600具遺體。這已經超過了官方2月3日公佈的數字。而武漢市有多少殯儀館?至少7間。

這幅統計表格顯示的就是這7間殯儀館,在正常情況下的部份數據,如果這些殯儀館像政府宣佈的那樣,運屍車不夠,又像民眾舉報的那樣,很多都在24小時運作,那目前的數據減去以往這些正常數據,就能一定程度反映因疫情而死的人數是多少。

武警開槍阻止居民外逃

而除了因為疫情病死的人之外,近日有武漢人David給我們爆料,意指最近政府可能採取「非常行動」對抗疫情。前一次的影片中,我沒有公開這個非常行動是甚麼。但是北京時間的2月2日我看到一則影片,在湖北省黃岡市五祖鎮,發生武警開槍阻止居民外逃,相關消息還在核實中,但已經得到了不少人的關注。

從這段影片中,我們看到有穿著隔離服的武裝警察,據說人是在五祖鎮,有一個人在裝配手槍,旁邊是一輛公安的衝鋒車。

在另一段影片中,穿著同樣行頭的警察,不知是不是就是另一段video裏的三個警察,他們在居民區的過道中前行,兩個人手裏拿著長槍,一人手裏拿著手槍。

還有一段video,顯示一名身穿黃衣的年輕男子,倒在地上,似乎已經死亡,不遠的救護車上,寫著「五祖鎮」衛生院的字樣,影片中是附近有人嚎啕大哭的聲音。

湖北黃岡有人口約六百萬,在武漢封城前,據當地人說有大約六七十萬人從武漢回黃岡,讓這裏成了可能是武漢之後,另一個疫情重災區。我們目前無法確認,是否真有武警開槍阻止黃岡五祖鎮的人外逃。

但是此前給我們爆料的武漢David提到過,當局可能2月以後對重症患者進行處理,他沒有說怎麼處理,而且武漢疫情到3月10日還沒有控制,可能要處決感染者。這個我前一期節目沒講,因為聽起來很像陰謀論,我也希望這個爆料不是真的,但是他說的情況很嚴重。David也沒有透露要處決甚麼樣的感染者,所謂處決的方式與影響範圍。所以這個消息我們還需要進一步查證。

但是根據現在事情的發展,David的爆料,很多事都成真了。據兩個例子,比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被治好的人,又被感染的現象;還有已經有「無症傳染者」的出現,這些最近一一得到證實,大家沒看過我們前兩期節目的,可以去看,我們詳細介紹了這位David的爆料情況,他此前有在政府部門工作過。

以上是舉了方斌的一段爆料影片,引申談到的一些事情。

第二個例子:紅十字會扣押捐助物資黑幕

剛才說方斌為甚麼被警察找上門,是因為他曝光了幾個面向的敏感話題。我們說舉三個例子,剛才是一個,還有一個是關於紅十字會。

我們來看方斌暗訪的這段影片記錄。

方斌:就是我這裏填個名字,把錢給你,你就把發票給我,(是的),就這個手續?(是的),噢,就是很簡單錢就到啦,那到了之後我怎麼核實我這錢,是到了我要給的人沒有……

這間在武漢的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答覆,並不是很讓人滿意。他說得很支吾,大意就是說,沒辦法細緻查詢,只能給一個粗略的款項的去向。

最近,紅十字會的黑幕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連大陸的官媒都開始熱炒有關紅十字會的黑幕。

在說這個黑目前,我們來看一個小故事。在網上名為Bomaner的,在武漢考驗的女大學生,確診後一直在武漢住院。她1月6日還在朋友圈發佈自拍,人顯得青春亮麗,但是不久後的2月1日,她卻躺在隔離病房中。

她說自己已經非常虛弱,透露在醫院隔離病房的她,簡直就是在等死,醫院不給藥,也不給打針輸氧,自己真的快死了,她躺在那裏,沒有人理會她,甚至想喝杯熱水,也沒有人幫她燒。

Bomaner寫了遺書,說對不起父母,貼子在微博上流傳。

但在這個情況下,警察還是找到她的家人,說Bomaner發的微博和抖音,有負面影響,甚至威脅說如果Bomaner是在家會把人拘留。Bomaner在微博上曝光這件事,講自己所說句句屬實。

如今,在節目播出的時候,Bomaner是死是活我們還不知道。且不論警察的所作所為,院方不給藥不給輸液,一種可能是醫生護士太忙,一種就是醫藥真的是不夠用。在這樣的情況下,紅十字會被曝光扣押大量外界捐助的醫療物資,自然成了社會撻伐的焦點之一。

此前,因為武漢物資一直告急,很多物資捐到紅十字會,在武漢的協和醫院遲遲拿不到物資,後來發現武漢紅十字會的名單上根本就沒有協和的名字,而協和醫院的發熱門診一直是當地醫治中共病毒患者最重要的前線之一。紅十字會隨後又發話,說各個單位需要物資,要自己拿著介紹信,去紅十字會自己領,像統一施捨一樣。然後協和聯絡紅十字會,沒人接電話,他們自己的醫護就跑到紅十字會倉庫門口等,結果也被拒絕,有人在現場還拍了影片,大家能看到。

沒有物資,協和醫護開始自製口罩,然後用垃圾袋當防護服,照片在網上流傳。有人猜測,可能是紅十字會有背景,靠山硬,協和醫院可能受到壓力,西院、本院,先後闢謠,說那些自製口罩的照片都是假的,我們不缺物資!結果這個闢謠貼的配圖上,醫生戴的卻是自製口罩。隨後,一些從北京去武漢協和醫院支援的醫生,也發了自己穿用垃圾袋做的防護服。

但是有網友說,已經給協和直接寄了3,000個口罩啊,怎麼協和沒有第一時間收到呢,然後去查找,發現中國郵政和順豐的紅十專線,都被規定東西統一送到紅十字的手上,然後紅十字再統一發。這樣,協和醫院領導後來自己直接去機場截寄給自己的物資,結果就截到了一批從美國寄去的支援物資。

這是有關紅十字會馳援不力的例證之一。

近日還有一個影片在網上很火,就是有人開車徑直到紅十字會倉庫,搬了一箱口罩放上車,一問司機,是給領導的。可是那倉庫裏堆了好多的物資,都還冷冷清清沒有人急著去往外送。

武漢紅十字會自己還在微博曝光數據,截至1月30日,收到有關疫情善款6億多元,但只有約1.6億撥付出去,另外4億多還沒動,如此效率,也成為被人詬病的原因之一。

武漢紅十字會的員工,截至2018年,在職的只有12人,但是經統計,人均年工資福利達到23萬多元。他們領的高薪是哪裏來的,高薪下本應高效的做事和服務社會的態度,又哪裏去了呢?

有關紅十字會的黑幕,最近被揭的太多,我們接下來的節目,有機會會繼續追蹤報道。

回顧剛才大學生Bomaner的例子,她的遭遇,有可能跟醫療物資不足有關。但也可能,與她沒有生在特權家庭有關。有觀眾跟我們爆料,1月28日,在武漢某軍區干休所,秘書長兒子一家確診,連保母都可以立即有床位隔離,但是在這位觀眾的同學家人,是普通市民,打市長熱線和求助所有部門都無效,只能是回家自行隔離。這張圖片是那家武漢某軍區干休所得內部通告證據,我們為了保護爆料人安全,遮蓋了一部份內容。

第三個例子:病人未能獲得免費治療

那麼方斌爆料我們說舉三個例子,剛才是兩個,還有一個,就是方斌近日揭露,感染病毒的患者,並非像電視所說,能獲得免費治療。

在這段影片一開頭,方斌就說:一去第五醫院,護士說費交了沒有?她問那個病人交費沒有,交了費你才能看哪。後來我就說,電視不是說了嘛,不交費嘛,免費嘛。(護士說)你相信電視?你怎麼相信電視說的呢?電視說免費,這裏,醫院要錢哪。

好了以上我們舉了方斌爆料影片的其中三個例子。不管輿論怎麼去爭論,真正受苦的,是那些染上病毒的患者。還有一段最新影片流露出來。

湖北記者陳卓在武漢新華醫院外,拍攝到一個女兒,望著載著自己母親遺體的車輛,悲傷地喊媽媽的情景。我們誰能不動容呢。

在這樣的悲劇下,如果有人還私吞救援物資,還有人為了把疫情變政績,迴避疫情實際情況以媒體報道假新聞,或誇大實情的新聞,那麼,良心不會痛嗎?

節目最後,說一個好消息,《紐英倫醫學雜誌》1月31報道,全美首例確診的35歲男性患者,在住院第7天,病情仍在惡化,這時,美國的醫生決定給他試用一種研發中的新藥,是吉利德(Gilead)公司研發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這個藥物原本是計劃用於醫治埃博拉病毒。使用後,患者病情大幅好轉。

此前1月27日,《科學》雜誌也報道,目前為止,瑞德西韋是最有可能抵抗中共病毒的藥物。

新浪網報道,吉利德已經與中國衛生部門合作,進行一項隨機對照試驗,確定這種藥物是否能安全有效治癒中共病毒引發的病情。

好,我們《新聞拍案驚奇》會繼續跟進疫情做報道。

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