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1月31日),美國一篇醫學報告披露,糞便或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播的媒介。這意味著除了戴口罩外,人們還需要注意其它衛生問題。

美國華盛頓州公共衛生和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專家周五在《紐英倫醫學雜誌》(NEJM),發表美國首例中共病毒病例的臨床特徵論文,其中提到在這名35歲男子的糞便中,檢測到中共病毒陽性反應。

這個發現引起醫學界的注意。截至目前為止,中國專家有關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研究報告都未提到病人的排泄物,因此它提供了科學家了解這個新病毒傳播途徑的新線索,除了中共肺炎病例的呼吸道樣本外,可能還有一個被人們忽略的傳播源:腹瀉。

華盛頓州衛生部流行病學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Scott Lindquist)說,在這名35歲男子的糞便中發現被WHO命名為2019-nCoV的中共病毒是「很有意思的事」。

周五,他在電話會議上告訴媒體記者:「這增加人們對它的了解,它不僅會出現在呼吸道分泌物中,還會分泌到糞便中。」

不過,對長期研究冠狀病毒的科學家或治療過SARS病人的醫生來說,這個結果並不令人感到驚訝。

17年前爆發的薩斯(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約有10%到20%的SARS病人出現腹瀉症狀。明尼蘇達州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獸醫和生物醫學副教授李方(Fang Li)說,SARS和中共病毒會在人體內,與肺部和腸子中的形狀相同的異形蛋白質受體結合,使得這些器官成為它們攻擊的主要目標。

儘管如此,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簡稱NIH)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長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周五在白宮記者會上一再強調,目前醫學界仍無法掌握中共病毒的風險,因為仍存在太多的未知數,包括它的潛伏期、傳染力、傳播速度、無症狀感染的程度、檢測的準確度,以及嚴重性等等。

香港大學病理學臨床教授約翰.尼科爾斯(John Nicholls)說,如果中共病毒能夠通過「糞便—口」途徑傳播,那麼口罩防護效果可能有限。

尼科爾斯說,在中國,沒有蓋子的蹲式廁所相當常見,加上人們上廁所後沒有用肥皂和水徹底把手洗乾淨,那麼廁所很可能成為病毒的傳播源。

「如果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在人體內與SARS相同的受體結合,那麼它有可能會出現在人體腸子上」,尼科爾斯說,「我認為在武漢,廁所中的糞便很可能是傳播源。」

目前尼科爾斯及其香港大學的同事正在測試人體組織和樣本的實驗室模型,以了解中共病毒在人體內的複製模式。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馮子健(Zijian Feng)及其同事周三(1月29日)在《紐英倫醫學雜誌》發表了武漢早期425個病例報告,指出感染者染病初期似乎沒有出現典型的肺炎症狀,例如發燒,或者出現一些被忽略的輕度症狀。

他在報告中寫道:「最初對患者的關注重點是肺炎,但是我們現在知道有些患者會出現胃腸道症狀。」

北卡羅萊納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吉林斯全球公共衛生學院(Gilling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接受彭博社記者採訪時說,為對付數以百計的重症肺炎患者,武漢市的醫生不堪重負,因此沒有關注患者的腸胃症狀。

巴里克說,在感染的急性期,患者的糞便很有可能存在中共病毒,而且會在患者出現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狀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