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爆發至今,中共一直聲稱「公開透明」,但是,人所共知,中共嚴重隱瞞實情,引發了重大的全球公共衛生危機,中國人民受難最深。

從1月20日起,習近平已四度喊話,要求遏制疫情。11天內,中國境內的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呈「井噴」式激增,死亡比例也明顯升高。對比1月20日和2月1日的官方數字,其中詭異大顯:2月1日的確診病例是11天前的54倍,全國疑似病例則多出2,569倍。即使如此,這與外國專家做出的十萬人感染的估計以及武漢醫護流出的消息仍相距甚遠!

1月19日,中共衛健委稱,「專家認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旋即,激增的新數據和封城的極端舉動就打了中共兩個耳光。「可防可控」分明是謊言。那麼,外界憑甚麼相信「公開透明」是真,之前和後續發佈的數據是真?

1月1日,武漢警方宣佈傳喚並查處了8名在網上「傳謠者」。原來,這些人全都是武漢醫生,最早披露了疫情的信息,被網民讚為「英雄」。在輿論壓力下,1月28日,中共最高法院發佈署名文章,確認這8人提前發預警的行為在客觀上有利無害,不應受到任何法律處罰。

由此可見:武漢警方配合其它部門造謠,整治傳播真相的公民。然而,真正的造謠者既不道歉,也未被追責。那麼,公眾憑甚麼相信顛倒黑白的警察,相信政府的記者發佈會,相信發佈對付「傳謠者」新聞的官方網絡和媒體呢?

對於病例暴增,中共相關發言人迴避外媒有關瞞報的質疑,將其歸因於檢測試劑盒的發放。據武漢醫護人員和市民透露,上級控制各醫院獲得的檢測試劑盒,並限制每日確認病例數額,加之確診程序繁瑣,導致大批病人無法確診,確診了也不敢落在紙上,有些患者等不及確診就去世,遺體被匆匆火化。

許多武漢市民反映,家人出現了明顯的肺炎症狀卻被醫院拒之門外,只能在無醫藥的情況下自己抗著,說白了就是在家等死。以上各類人士都沒有錄入官方的病例名單。

因此,中共公佈的各項病例數字是經過了種種人為操控、被大幅縮水的,完全不可信。即使如此,從中共釋放數據的前後驟然變化,外界也可想像真實情況的恐怖。

中共不僅在體制內部作弊,散佈假數據欺騙國內外民眾,還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壓,阻擋世衛將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定性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甚至借世衛之口讓外國不要限制對中國的旅遊和貿易。令人遺憾的是,被中共滲透的世衛組織在1月23、24、25日的三次報告中稱武漢疫情的風險是「中等」,配合中共誤導全世界。

中共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維持政權的穩定,企圖避免疫情帶來的經濟負面影響,絲毫不考慮國內和全球民眾的安危,更不在意至少十萬以上受感染以及數千萬受困城中的本國公民。

1月30日,世衛組織宣佈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為國際緊急事件後,美國國務院建議美國公民「不要前往」中國,在中國的美國公民要考慮「離開當地」。1月3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竟然批評美國發出的旅遊警示,稱「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實在太不厚道。」

這番雷語實在冷血。難道,美國政府應當鼓勵國民前往疫區,讓更多美國人受感染,才叫「厚道」?難道,中共當局隱瞞疫情、放任五百萬武漢人流向各省、各國,任由病毒傳播,是「厚道」嗎?武漢紅十會扣住大批捐贈物資,眼睜睜地看著醫護人員在防護不足的情況下用肉體抗擊病毒,就是「厚道」?政府不作為,將呼喊救命的病人一個個推出醫院,令其自生自滅,以減少統計數字,就是「厚道」?

武漢疫情爆發至今,武漢等地自民間流出的許多影片和圖文透露了大量重要信息,揭穿了中共的謊言和造假數字。一些外媒記者仍駐守武漢,每日發出實況報道。外國醫學專家發佈了關鍵評估和分析,多家國際媒體聚焦大陸,緊密追蹤疫情、刊發了許多專題評論,直擊中共極權體制。這些努力都在積極地維護著武漢、湖北及廣大中國人的知情權和生命安全。

目前,中共仍在嚴密監控網絡,封殺民聲和真實訊息,「五毛」到處攻擊,試圖阻擋人們對中共的揭露。一種歪理便是:中國人危在旦夕了,民運人士、美國還在攻擊中共。

實際上,正是中共的倒行逆施和草菅人命,將十四億中國人民投入了病毒的洞穴,大批同胞已不幸喪生。因此,揭露中共,破除中共的謊言宣傳,挖掘和呈現真相,才是真正的拯救中國人,是在挽救民族危亡。

欣聞新唐人《大紀元》媒體集團設立聯合爆料中心,歡迎大陸網民提供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各類信息,這將有助於疫區的廣大民眾,有助於堅守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有助於世界各國的防疫行動。

附:新唐人 《大紀元》聯合爆料中心

電話:+1(929)355-4408
郵箱:talkdjy@gmail.com
另歡迎投稿到以下網址:https://tougao.epochtimes.com/tougao_gb.ph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