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疾控中心專家29日在著名醫學期刊《新英倫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上發表論文指出,早在去年12月中旬,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就已經發生「人傳人」,且在今年1月1日至11日就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然而,這些都和武漢衛健委當時的通報不符。有浙大教授發文狠批中共官方,對武漢疫情真實情況根本是刻意隱瞞!香港時事評論員蕭若元亦披露,隱瞞疫情是政治決定,這些專家只能服從這個政治命令。

中共疾控中心早知有「人傳人」

《新英倫醫學雜誌》29日刊登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的研究報告。研究收集了截至1月22日的425個確診武漢肺炎病例樣本,分析後發現,武漢肺炎最早確診病例都有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暴露史,但從去年12月底開始,與華南海鮮市場不相關的病例便呈指數成長。

該論文指出:「我們發現武漢現階段的新冠肺炎病例倍增時間約為7.4天。密切接觸者之間的人際傳播從12月中旬開始已經發生,並在此後一個月內逐漸播散。」然而,這一結果和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當初的通報完全不符。

直到今年1月11日,中共官方的通報都還堅稱「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通報醫務人員感染情況。16日才修改為:「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研究論文披露,僅1月1日至11日之間,武漢就有7名醫務人員確診感染;12日至22日期間,又有8名醫務人員感染。

中國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19日到武漢調查,20日受訪時才首次證實有醫務人員感染。而武漢市衛健委1月21日凌晨才通報,武漢共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武漢肺炎個案。
 

「新英倫醫學雜誌」證中共疾控中心早知武漢病毒可以「人傳人」,浙江大學教授怒批中共刻意隱瞞。(網絡圖片)
「新英倫醫學雜誌」證中共疾控中心早知武漢病毒可以「人傳人」,浙江大學教授怒批中共刻意隱瞞。(網絡圖片)

浙大教授怒批官方刻意隱瞞

研究論文公開後,浙江大學教授王立銘即時在微博上,質疑中共官方刻意隱瞞疫情,「我已經出離憤怒,不知道說甚麼好了……這是我第一次實錘看到明白無誤的證據,新冠病毒人傳人的證據被有意隱瞞了!!!!」

王立銘指,從這篇論文的數據來看,國家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頭幾天就已經掌握了明確的病毒人傳人的證據。他質問:「那麼從那個時候一直到1/20日這三個星期裏,這個消息是在哪個步驟被掩蓋了?」

王立銘在發文中直言:「我已經快爆炸了,我需要論文的作者們給我一個解釋!!!!作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們比公眾早三個星期知道了病毒人傳人的確鑿信息,你們有沒有做到你們該做的事情?」

蕭若元:隱瞞疫情是政治命令

對此,時事評論員蕭若元亦披露:「海外在(去年)11月31號,就有人傳武漢出現一種新型的SARS病毒,而衛健委出來闢謠說沒有這件事。」

蕭若元指,在11月中就已經發生了,一個病人傳染給了醫護人員,陸續有人病了。「一班醫護人員就在微信上透露消息,已經出現了一種新的SARS病毒。但是上面還是不肯理。結果這8個人就被人給拉了,其實全部都是醫護人員的。其中一個醫生就自己感染了這個病毒,這樣就越來越多人病了。」

蕭若元表示沒有「人傳人」是由中共當局最高授權他們講的。他進一步披露,到了去年12月,知道醫護人員有病了,可能就是人傳人了。但是,衛健委就找到了專家小組到武漢,為首的那個是高福,他們不讓當地的研究人員參加,不理醫生的意見。「就說這種冠狀病毒是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在非常明確『人傳人』的情況下,他們說不可以『人傳人』。」

結果,專家小組竟然有時間寫了很多的學術論文。到了1月25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刺針》等醫學雜誌,高福領導的醫學團體發表了多篇文章,講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蕭若元直言:「但是這些專家,他們完全沒有理會到,這種病毒傳出來的風險。這是一個政治的決定,這些專家只能服從這個政治的命令。」

蕭若元指,高福領導的專業團隊在《刺針》等雜誌發表的論文,足以證明他們知道這件事情是多麼嚴重的,而且會人傳人,但是竟然不告訴中國人。蕭若元說:「他們會被牢牢的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永遠翻不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