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三代五口人,平常之家,生活過得很平靜。可是2016年8月份,由於我的身體出現了問題,打破了這平靜的日子,使全家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那天早上,因天熱,我做完早飯就去洗臉。無意中一下子碰到了前胸,覺得裏面有個硬塊,當時也沒有多想。吃完早飯後去買菜,遇到了一個鄰居,跟她講了我胸部有個硬塊的事,她勸我趕快去醫院檢查。當天我就去了。檢查結果竟然是乳腺癌!

第二天我就辦理了住院手續。我在醫院住了二十幾天,切掉了右邊乳房。手術後引流袋一直沒能拿掉,每天能看到從管子裏有黃色液體流到袋子裏。一直到出院這袋子也沒有拿掉。

那時我的心理壓力很大,因為我這一病會給家人造成很大的負擔。一家人的生活節奏完全被打亂了,為我擔心,孩子們吃不好、睡不好,工作也受影響。老伴一天到晚低著頭,不想說話,彷彿一下蒼老了許多。一家人不但要承受精神

壓力,還有經濟壓力。因為醫生說,

像我這樣要化療八次,靶向治療和內分泌治療,時間要長達半年多。

首次化療大把掉頭髮

第一次化療後我身體虛弱了很多,乾嘔、吃不下飯,頭髮一把一把地掉。晚上睡覺,左肩上放置了輸液用的針管,右邊的腋下掛著引流袋,睡覺不能翻身,因不管碰到哪一邊都不行,只能平躺著,夜裏睡不著覺。禍不單行,此時還出現了牙痛。找牙醫看,被告知:化療期間不能拔牙。真是痛苦萬分!

第一次化療終於熬了過去。出院後,每隔兩天還要到醫院檢查。走路都發飄,彷彿沒了根。我跟老伴說:「我不想化療了,我受不了,你們每天給我吃甚麼我都吃不下。」他就說:「你堅持堅持吧,聽醫生的。」早上他在我的床邊痛哭流淚,勸我堅持化療。那時,我不讓兒子一家來我這兒,不想讓他們看到我痛苦的模樣。兒子背地裏不知哭了多少回。

絕望中找到希望

第二次化療時,我的情況更糟糕,滿嘴的潰瘍,不能吃飯。兒子看到我痛苦的模樣,對我說:「媽,您要堅持吃點。」我告訴他們:「我實在是吃不下。」我全身浮腫,晚上睡覺洗腳都是老伴幫我洗。每天晚上我睡在床上,心裏想著:這麼難受甚麼時候是個頭啊!錢花了,恐怕人也沒了。給家人增加了負擔,還不如死了呢。

一想到死,我又丟不下一起生活了幾十年的老伴。他從未罵過、打過我一下,不管遇到甚麼事情我倆都能一起扛過來;我也丟不下每天一下班,進門就找媽媽的兒子、兒媳;更丟不下上初中的孫子,自己一走了之,可家人承受的痛苦太大了。可是這化療實在無法忍受,所以我還是告訴老伴和兒子不想再化療,不想再遭這罪了。兒子、老伴都不同意。兒子說:「媽,錢您不用擔心,我們就是把房子賣了也要給您治病,我不能沒有媽。」

老伴、兒子的眼淚使我左右為難,我該怎麼辦啊?

就在這極度的絕望中,我的一個朋友知道了。他對我說:「你現在這樣,不如和我一起學法輪功吧。」他就講了法輪功的神奇,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他自己怎樣由身患重病走投無路煉功後迅速恢復健康的過程。

第二天,他就帶來了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同修,還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教功錄像帶。當我剛一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時,我的刀口處就像被針刺了一樣的感覺。晚上睡覺前,我手捧著《轉法輪》這本書,很快就被書中的內容吸引,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病,越看越舒服。於是我就堅定了一念:不去醫院化療了!

我對老伴說:「我活一天,就要快快樂樂地過一天,你讓我自己當家做主。不管怎樣我都不怨你們,我決定了。」老伴和兒子看到我虛弱的身體,知道我再也承受不住了,就同意了我的想法。

隨著每天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有一段時間,每天晚上睡覺時牙痛得睡不著,我就跟老伴說:「我們讀法吧。」捧起《轉法輪》讀著、讀著,牙不疼了,僅僅幾天,就徹底好了。這就是大法的神奇。

我每天和老伴一起學法、煉功。師父不斷地給我調理身體、淨化身體,不久,我就從被病魔折磨得不想活下去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健康康的人。

現在,我的家中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在這平靜中又多了一份祥和的氣氛。我每天又能給孩子們做可口的飯菜,送孫子上學;又能聽到兒子每天下班回來,開門就叫「媽」的親切聲,老伴和孩子不再為我的身體擔驚受怕。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就沒有這個完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