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後死亡數字不斷劇增。武漢疫情觀察人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為控制死亡數據,從1月25日開始將武漢肺炎病人分流至社區就診,並下達住院指標,控制確診人數,從而掩蓋死亡人數真相。

「初一開始,社群上就沒看到各大醫院新的消息(醫務人員的消息、整個醫院的狀態)出來了,說明(中共)已開始控制,官方把所有要看病的人都分流到社區,按官方的話就是穩控在社區。」武漢疫情觀察人士李先生26日對《大紀元》說,官方為掩蓋死亡人數真相,「還下達了(確診病例)住院指標。」

中共下指標控制 掩蓋死亡人數真相

1月26日,李先生說,他觀察到一件很詭異的事情,今天官方才報道出來,「二十九、年三十那兩天,各大醫院爆棚,初一開始,大醫院好像就沒甚麼發熱病人了,也就是說,所有大醫院的發熱門診不再就診了,包括疑似病人,今天才知道都轉到社區衛生院了,經社區服務中心的衛生院就診並同意轉出之後,大醫院才接受住院,就是把病員都分流到各社區了。」

李先生說,大醫院爆棚以後,不僅影響官方形象,臉面盡失,而且讓官方感到接下來的情況很難控制,官方就連夜想出辦法,「先讓病人分流,大醫院就不再人滿為患了,但這件事情非常詭異,分流的正式通知沒有看到。」

實際上,在1月24日,中共政府網發佈《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的通知》(肺炎機制發﹝2020﹞5號)(下文簡稱《通知》)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方案(試行)》。26日,官媒才在媒體上報道《通知》的內容。

《通知》要求「發揮社區動員能力,實施網格化、地毯式管理,群防群控,穩防穩控,有效落實綜合性防控措施,做到『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診斷、早治療』,防止疫情輸入、蔓延、輸出⋯⋯」。隨後,該文件下發各地基層組織。

「同時,武漢瘟疫也是下指標的,這個社區、街道辦總共給你多少指標,超出指標的就不能住院。」李先生說,一位體制內的處長曾發帖說他被感染得病,沒辦法住院醫治,「他說他要瘋了,他好歹還是個處長。」之後,他就說看病有指標控制,「他說社區(負責人)告訴他,規定每個社區只有3個病人指標,多一個都不讓上報,不在指標內就不能住院(治療)。」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李先生表示,目前那個處長的帖子早已被刪掉,也沒有再看到他發帖子出來。

網上有網民說,日本人發現中共公佈的疫情數字中的一個規律。

李先生表示,下指標實際上就把這個疫情(數據)真相掩蓋了,「本來是有病就要治,哪來指標一說,他就控制數量,不上報,不能增加新的疑似或確診病人。其他的病人不管,或直接拉走隔離,自生自滅,死了也不算武漢肺炎,數量都是控制了的。」

李先生說,在省委市委區委各級,包括街道,現在是維穩高於一切、壓倒一切。接下來面臨疫情高發期,「信息不公開,死亡數據就更難統計了。」

官方徵召網約車 悄悄運送感染者?

過年前,有武漢跑滴滴的司機向《大紀元》爆料說,當局發補貼,讓他們網約車司機報名,每人1500塊錢/天,有公司的司機,公司給他600塊錢,從武漢把人拖到其它地方,原因是,武漢的醫院已經(住)滿了。而公司給出的消息是已經感染到一萬多人,五醫院、胸科醫院、二醫院、中醫院、一醫院會陸續把病人轉移出去。

李先生說,他也在密切關注這件事情,封城後,「網約車從24日中午停運,這些車主就自發建立了一個微信群,專門義務為住得很遠、上下班不方便的醫務人員服務,解決後勤保障問題,因為公交、地鐵、私家車都停了,而且各區域之間又截斷了,交通極為不方便。」

「但政府說他們非法,就接手了這個群,歸政府管了一切由官方渠道來做,政府就把司機從新更替後,不是安排去醫院接送醫生護士,而是被要求接送社區工作人員,並要求聽從社區人員指揮調度。有些司機就不願意做了,政府就徵召司機和的士,大概是6、700塊錢一天。那個拿1500元/天是拖病人的、是冒生命危險的。」

目前,每個社區配了4台車(的士),說是為社區居民服務,但運作沒有透明度,「居民打電話要車,社區說忙不過來,沒車派。」

住在武漢江北的彭先生26日告訴《大紀元》,今天,他剛打電話給社區想叫一輛的士,想去看他的父親,「社區給我回話說,的士現在主要是接送護士和醫生、看望孤寡老人、特惠群眾,在這個區域裏可以用車,跨區就不給用了。」

彭先生說,他父親在江南獨居,現在想去看他都沒有車能去,「我父親86歲了,我跟他說,要堅持住,剛才還打電話給我父親,但沒接聽,我很擔心。」

那麼,這些車輛被安排到哪裏去了?26日,網上傳出一些消息,一些人被社區以帶去檢查為名,卻悄悄被拉走隔離。

(推特)
(推特)

李先生說,這有一個關鍵問題,現在只有確診才免費,疑似病人都是自己掏錢,「為甚麼很多病人給你定個疑似病人,因為要你自己掏錢,因為國家規定確診免費,他就不給你確診,這個差別很大,為甚麼這兩天突然看病的少了,確診的、免費的很少。」

而從27日開始,中共針對外界質疑的感染、確診、死亡數據展開輿論攻勢。

武漢市民俞女士27日對《大紀元》表示,外界質疑是有道理的,官方應該把死者名字等信息公開出來,「死亡沒有名字,只有一個數字,那個數字是可以隨便說的,怎麼能是真實的,正常的國家都要公佈死者的名字,為甚麼我們國家死人就沒有名字呢?」

「死了多少人?叫甚麼名字?是哪個社區的?都應該對外公佈出來。」俞女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