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擴散至全國,確診人數、死亡人數持續攀升,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共最高黨魁習近平主持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緊急會議,商討疫情防控工作。這也再次說明,武漢乃至全國多地的疫情,已經到了何等失控的地步,北京應該也不例外。

會議決定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26日,中共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武漢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根據中共央視的報道,李克強任該小組組長,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任副組長,出席會議的小組成員有中辦主任丁薛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外交部長王毅、國務院祕書長肖捷、公安部部長趙克志。

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真正職能

這個小組的名單很耐人尋味。顯然,雖然組長是李克強,但這並不意味著其可以決定一切,小組成員中的中辦主任丁薛祥,應該是代表習近平「監工」的,並代習傳話的。真正最後拍板的習近平隱藏在幕後。

此外,小組成員包括中宣部、外交部、公安部主官和北京一把手,沒有包括衛建委、交通部主官,可見,中共當局針對「加快蔓延」的疫情和面對「形勢嚴重」的當下,重點關注的還是維護中共政權,維持社會穩定,維持中共在國際上已經不堪的形象,而防止疫情蔓延的重中之重,是中南海的所在地北京。估計中南海高層絕不希望當年SARS傳入中南海的一幕重演。

這個推斷也可以從習近平的講話中得出。習在講話中稱「必須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要「加強輿論引導工作,加強社會力量組織動員,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等。

要做到上述要求,中宣部欺騙民眾的虛假和所謂的「正能量」的宣傳少不了,公安部下令警察高壓維穩少不了,外交部對外繼續撒謊也少不了。這其實也讓深諳中共內幕的各級官員明白,繼續適當的瞞報是可以的,什麼「要及時準確、公開透明發佈疫情,回應境內外關切」,不過是哄騙世人的伎倆。因此,中國人和世界如果指望中共當局能夠切實防控疫情,拯救百姓,那就是太天真了。

主管醫療衛生的韓正靠邊站?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成立的這個中央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中,政治局常委中負責醫療衛生的韓正,居然被排除在外,頗為詭異。要知道,2019年1月,韓正還出席了醫療保障工作座談會並講話,彼時出席會議的,有國家和各省醫保局以及衛生健康委負責人。

為何要將韓正排除在外?近日,身在美國的海外富商郭文貴最新爆料,指北京市紀委已經死了6個人,是去武漢抓人時染上的,但被要求嚴格保密。更不合常理的是,北京紀委人死後,上報了中央,武漢疫情出現後,也上報給主管衛生的常委韓正,沒有得到任何回覆。郭文貴推斷理由有兩個,一是不想讓習知道,或者根本不讓習知道;第二是提前和習說了,等疫情發展。

韓正被排除在中央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之外,應該是其刻意隱瞞,沒有將紀委死人和武漢真實疫情報告給習近平。會議通告中的「黨政主要負責人要親自掛帥」,及時「公開透明」的疫情防控信息,對「緩報、瞞報、漏報的要嚴肅追責」等,或許就是對韓正「緩報、瞞報」隱晦的批評。習1月20日突然高調發話,要求遏制疫情,或許表明習此前對真實的疫情存在誤判,而造成誤判的原因,極有可能與韓正的瞞報有關,這應是引起了習近平的不滿,因此將韓正排除在領導小組之外。

韓正的瞞報背後應不簡單。考慮其與江派的淵源,其瞞報或涉及中共高層博弈。而這並非韓正首次給習近平製造麻煩。

反習派一直在攪局

去年5月21日,旅居台灣的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在台灣政論節目《年代向錢看》中透露,大概在4月底5月初時,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在北京進行第10輪談判,快結束時,劉鶴向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報告說,雙方準備簽署協議,雙方達成了大約150頁英文的協議書。然而,在5月1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以韓正為代表的高層跳出來全面反對跟美國達成協議,最後習近平拍板表示,他準備忍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和長期進行的狀態,拒絕跟美國在已經達成的協議上簽字和妥協。這才有了中共反悔,招致美國特朗普總統震怒,進而提高關稅的懲罰,不堪重壓的中共,最終不得不在今年1月15日,與美國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韓正代表江派人馬的反對,使習近平承擔了貿易戰升級帶來的經濟蕭條和民怨的罪責。而在香港問題上,主管的韓正以及江派掌控的國安部門的虛假情報,也是習近平誤判香港形勢的原因之一,讓習認為港人在尋求獨立,港人抗議是因為經濟出了問題等,而習也因強硬對港政策,成為香港和國際社會批評的對象。

韓正以及王滬寧代表江派,左右、誤導習近平,其根本目的,應該還是尋機拿下習近平,奪回權力。此次武漢肺炎重大疫情爆發後,習將韓正排除在中央疫情領導小組之外,或許已經意識到了韓正的貳心。其實,還是以前不斷重複的話,擒賊先擒王,若想自身得安全,一定要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高官,清算他們的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