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時報》從不同渠道獲得消息,僅武漢市區每天死亡人數恐怕不低於200人,相當於中共通報的10倍。不過我們發現,很多人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大瘟疫,存在著一些認知問題,下面幫助大家整理一下。

1月24日南韓首爾的一名專業工作者為列車車廂消毒,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1月24日南韓首爾的一名專業工作者為列車車廂消毒,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認知正誤一: 官員可信嗎?

1月29日,習近平會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時表示,中共政府「高度重視這次疫情」。「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等。

但是新華社報道中把這句話改了,變成了習近平強調,疫情防控是當前最重要的工作。「我在中國黃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加強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

黨媒為甚麼刪掉「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呢?因為人們只看到了李克強在27 日去了武漢,並且他說是受「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委託」。

很多人看了湖北省政府26日的疫情發佈會,省長王曉東對口罩數量三易其口。從108億變成18億,最後變成108萬,整整相差了1萬倍。

一句道歉,他要看5次稿才能說出口,甚至他連口罩都不戴。如果不是像網友猜測「他打過疫苗」的話,那麼這樣的官員,能讓你放心嗎?

武漢市長周先旺,說防護服已經大大緩解了。但實際情況卻是醫療物資嚴重急缺。不過周先旺可能說的中共官員不缺(防護服),他們可以徵調,使用特供。就是說,中共官員根本不可信。如果誰還信他們,不妨讓他去疫區體驗一下民眾的處境。

認知正誤二: 體溫計排查有用嗎?

目前透露出的一些病例顯示,沒有感染症狀,潛伏期也有傳染性。

河南安陽有一個確診案例,其中5人是親屬。但這些人都沒去過武漢,只是其中3人與一名武漢回來的女性家人有接觸,這3人分別是女子的父親和2位姑姑。但那名女子至今沒有任何武漢肺炎的症狀。

德國報道,27日確診了一名33歲德國男子染病。他只在上周的公司培訓會上,與一名中國女同事有接觸。這名女同事來自上海,她到德國前,與住在武漢的父母見過面。

日本國內新發現2例,其中一位是奈良縣60多歲的大巴司機。沒有去過中國,只在1月份拉了2次武漢來的旅行團。

北京地壇醫院首席感染病專家李興旺表示,目前觀察到一些沒有症狀、但核酸檢測呈現陽性的感染者。還有一些病人發燒不明顯,偶爾乾咳或無力。他說從傳染病規律來說,這些病人也有一定傳播力。

就是說,武漢肺炎在潛伏期也有傳染性。一些患者在發病前,早期體溫可能正常,用體溫計查不出來問題。但攜帶的病毒,不知不覺傳給了別人。

認知正誤三: 封城有用嗎?

瘟疫爆發後,武漢等城市封城了。封城有用嗎?我們聽聽專家的說法。

英國蘭開斯特大學、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4位學者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文中表示,要想制止個案上升,必須有效控制72%~ 75%的傳染個案。

英美學者認為,中共偵測到的病人遠少於實際人數,很可能只有5.1%。文章指出,如果防疫措施不變,到2月4日,武漢患者可能會增加到25萬。

論文指出,如果不能有效制止疫情,就算99%封堵武漢,也只能減少24.9%感染個案。

武漢封城當天,全球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柯寧戴克對美國之音直言,根據先例,不自願隔離,「可能導致更多病例隱藏,更少人自願遵守公共衛生措施」。

而世衛組織駐中國代表高登加利亞質疑封城「會不會奏效」的同時,對美聯社表達了擔心:封鎖1100萬人,這是「絕無僅有的」。

就是說,被封鎖在城中的民眾,怎麼生活、就醫呢?如果不能妥善處理,很可能會出現人道危機。

認知正誤四: 都要戴口罩嗎?

在紐約發現疑似病例之後,華人區開始緊張了。前天紐約法拉盛街頭,已經有人戴口罩了。

要不要戴口罩呢?多倫多傳染病專家蘇西霍塔在CBC採訪中表示,口罩可能會有所幫助,但只需在特定情況下使用。

她認為,現在人們「不必要戴口罩,但在醫院工作或探視患者,需要戴口罩等個人防護設備」。

她解釋,武漢肺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只在密切並「持續」接觸下才傳播。

她說「咳嗽或打噴嚏時,通常會搞得飛沫四濺……實際上,它只能飛濺到2米左右」。而那些飛濺到物體表面的病毒,存活時間取決於表面本身。她提醒人們勤洗手。

另外霍塔指出,在公共環境,應該採取額外預防。不要直接用手去抓電線杆和把手,儘量避免用手碰觸自己的臉。如果感到不適,切記「呼吸衛生禮儀」,即咳嗽或打噴嚏時,用袖子或紙巾遮擋。

專家是這麼說的,但沐陽建議大家,儘量減少外出,尤其去公眾場合。戴口罩也沒甚麼,但是一次性口罩不能反覆用,如果疑似感染的人,一定要戴口罩。

認知正誤五:武漢肺炎與美國流感哪個重?

看到有網友留言,質疑沐陽只說武漢肺炎,不說美國流感。他們認為美國流感造成幾千人死亡,遠高於武漢肺炎死亡個案,說武漢肺炎是小事。《香港經濟日報》引述專家研究結論指出,「這種論點站不住腳」。拿武漢肺炎和美國流感比較「並不科學」,「兩者是傳染性不同、死亡率有別的不同疾病」。

其實從封城這種「極端」做法來看,也反映著武漢肺炎與流感的不同。《香港經濟日報》指出,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高達14%~ 15%,比流感要嚴重得多。

從《柳葉刀》去年的分析可看出中國流感死亡率大致1.5/10,000~ 3.85/10,000。

武漢市民電郵 直接喊「救命」

昨天接到一名武漢市民的電郵:「救命!我是一名武漢市民,現在封城好幾天,…待在家裏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能聽見救護車的聲音,算下來無時無刻都有人被送進醫院。我們小區昨天也有人被救護車送走了,我在陽台上親眼看見的!這樣恐怖的狀況,跟中共公佈的統計數據相差甚遠;中共為了粉飾太平,簡直無恥!

中共先是在新聞裏保證武漢物資供應充足,然後轉身就把我們丟在一邊等死!超市裏甚麼也買不到,醫院裏醫療用品根本不夠,……我們小區裏已經有不少人開始挨餓了!鄰居昨天晚上才來我家借了點米,我不敢多給,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物資能支撐多久,封城和物資短缺又會持續多久。中共的邪惡真的是無法想像,它們根本就沒打算救治我們,它們就是要把我們關在這,等我們全部死完!

武漢疫區的情況也根本無法向外界公佈,甚麼消息都發不出去,所有能在媒體平台上看見的消息都是經過篩選的。中共封鎖消息,可恨又可悲!

希望武漢這次的災難能成為一個教訓,叫世人認清共產主義的醜惡面目,讓人們意識到,我們需要一個更加自由民主的新世界。

希望《大紀元》新聞看點能幫我轉達這些難以發出的真相和想法。」

中醫藥方或緩解疫情

最後選了兩位朋友推薦的中藥方。

第一個是北京中醫藥大學姜教授開的方子:生黃9克、北沙參9克、知母9克、連翹12克、蒼朮9克、桔梗6克,用水煎服,連服6天,可以預防武漢肺炎。據說姜教授有祖訓:逢瘟疫時,預防和治療的方子無條件公開,不得靠這個賺沒良心的錢。

另一位是澳洲周先生推薦了「膠性銀」(Colloidal Silver),說它能消滅任何病毒細菌,冠狀病毒也不例外。周先生說在治療埃博拉(Ebola)的時候,非洲已經在廣泛使用了。不知道大陸能不能買到這個「膠性銀」。

周先生說10 ppm,每天空腹口服三到五次,一次20 ml。更重要的是,用噴霧器(nebulizer)每天吸三到五次,一次10分鐘,可以有效殺死病毒。

還有網友建議,如果家中儲備了艾葉、艾條,可以對房間進行薰蒸,可能會起到印度藥草的相似效果。

還是那句話,沐陽不懂醫學,只是有熱心的網友向大家推薦,希望能夠幫到大陸的同胞避開瘟疫。

但是要提醒大家,最好是在中醫師的指導下使用,包括前面節目中提到的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