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一個星期,除中共肺炎疫(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情受到外界持續關注外,武漢市民的生活到底怎樣?他們的心裏是怎麼想的?《大紀元》採訪了三位當地市民,讓您了解當下武漢的現況。

「政府根本沒有把老百姓當人」

自1月23日武漢封城至今已有一個星期,中共媒體天天高調宣傳:「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援助物資源源不斷送進武漢,疫區物資供應充足。

「政府說物資供應充足,但都要老百姓自己掏錢,現在物價比平常更高,根本沒有生活保障,再過半個月,有人可能就沒錢吃飯了,生活會艱難。」武漢市民高先生說。

高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近幾年經濟不好,武漢很多人下崗失業,靠打零工生活,因此,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餘糧,絕大部份老百姓都是窮人。而官方在封城前沒有考慮給予老百姓基本的生活保障。

「以我老百姓的視角來看,政府從頭都沒有說如何保障老百姓正常生活,現在,老百姓生活成本提高,出行成本提高,大家都願意自行隔離,但所有的生活用品、消費品的物價指數都上漲不得了,政府收了老百姓的稅,還要老百姓聽它的話,然後還要老百姓自己掏錢去面對大災大疫,這是不對等的。」

「很多老百姓受政府洗腦幾十年,心中還很愚昧,說政府會安排的,他沒想到一個關鍵問題,已經封城幾天了,政府提供的所謂物質保障都是讓你花錢去買,沒有提供免費的,而且是高消費的。我大年三十去買了4根豬排,兩斤二兩,120元,這樣下去我們怎麼生活。」

「還有,國內外的援助、免費提供的物資,到這邊來後都要錢買,而且,我們到現在都沒看到救援物質。」

高先生表示,政府在宣佈封城的時候就應該考慮所有的費用由政府買單、老百姓的醫療費用由政府買單,「這才是真正的政府,而現在的做法是,政府根本沒有把老百姓當人,還打壓所謂的謠言者,政治打壓比瘟疫更可怕、更寒心。」

據大陸媒體報道,1月29日,山東濰坊壽光向湖北武漢捐贈350噸蔬菜。報道說,銷售所得將捐給紅十字會。

(推特)
(推特)

「心裏真的感到很絕望」

大陸媒體29日報道,湖北黃岡一村民因疑似中共肺炎被隔離,其家中17歲的腦癱兒子被懷疑是餓死、凍死在家裏。

「我也很擔心我的父親。」武漢市民潘先生對《大紀元》說。

潘先生表示,他自己的家住在江北,他父親一個人獨居在江南,「我父親86歲了,我跟他說,要堅持住,現在封城封區,想去看他都沒有車能去,給社區打電話,回覆說,車不能跨區。剛才我還電話給我父親,但沒人接聽,讓我很擔心。」

談到目前的現況,潘先生說,現在日子過的很難受,「你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正常生活,給我們的感覺是被困在這裏自生自滅,如果持續時間長,精神會不會崩潰、精神病,想不通的會不會得抑鬱病,最後自我了斷。」

「行政下令封城就是限制我們正常生活,跟戒嚴沒甚麼區別。我父親說,60年代的時候,民兵就是在村頭站崗,結果就是村裏死了很多人,不知道現在我們會不會這樣的死,心裏真的感到很絕望。」

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不能每天坐在家裏,坐吃山空,我們是打短工的,吃上頓沒下頓的,也沒有甚麼積蓄可以長期下去,再過兩天就沒錢了,那怎麼辦。還有那些特困戶、吃低保的、那些失業人員怎麼辦、怎麼生活,政府有沒有考慮,而且,像我這樣的家庭有幾百萬人,不能在家坐以待斃呀。」

談到援助物資及供應情況,潘先生說,現在所有援助的物資都去政府那裏了,「他們也沒有把物資分給小區的市民,我們現在甚麼都沒分到,而且,捐給醫院的物資,包括口罩都是要向病人收錢的,你在醫院沒帶口罩也不會免費發給你。」

「至於食品,青菜供應不上,沒有青菜吃,超市的白菜都賣到30多塊錢一顆,荷蘭豆接近20元一斤,這樣下去,我們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潘先生說,現在政府把感染病人分流到社區看病,「我們小區剛死了個人,不知道是怎麼死的,說沒有確診是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醫院要多少錢給了,治不治得好,錢先收走了。只有確診後,政府才給錢,現在死了的人很多都是疑似病人,國家、政府一分錢都沒給就進了火葬場,人財兩空。」

「我前兩天也去了趟醫院,感覺那裏很恐慌、很壓抑,特別是政府今天這樣說,明天那樣說,大家很害怕,很恐懼。」潘先生說。

「說生活物資短缺就是想故意漲價」

對物質供應方面,武漢市民俞女士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最緊缺的是醫用防護物資,而其它物資是不會緊缺的。

「每年過年政府都有物資儲備,武漢市有1400多萬人,疫情公佈前,武漢市已離開了500萬人,剩下900多萬人來用1400多萬人的物質儲備,肯定是夠的,而且今年人數是只出不進,物質應該是很充足,說物資短缺,就是想故意漲價。」

俞女士表示,現在疫情嚴重的程度有多大很難說,關鍵在於新聞沒有放開,官方一直打壓網上所謂的造謠者,「說別人是謠言,自己新聞又不自由,那怎麼辦。」

「最關鍵是死亡的真實信息應該公佈,現在人心都是惶惶的,心裏都在害怕。」俞女士說。#

(推特)
(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