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內,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從「8名散佈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發展到「武漢封城告急」。最初8名所謂散佈「謠言者」究竟該如何重新「定性」引起各方關注。

1月28日,中共最高法院在官方公眾號上發佈署名文章,以中共肺炎疫情,8名「傳謠者」的案件為例,確認這些「傳謠者」提前預警的行為客觀上有利無害,不應受到任何法律處罰。此舉被指以大陸最高審判機關的名義為武漢「8名傳謠者」恢復名譽。

這篇署名唐興華的文章題為〈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此文將「武漢處理8名發佈不實信息者」作為示範案例,承認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了這個「謠言」,並且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採取了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文章還承認,在武漢市公安機關處罰的8名發佈「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案件中,儘管新型肺炎並不是SARS,但是信息發佈者發佈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只要信息基本屬實,發佈者、傳播者主觀上並無惡意,行為客觀上並未造成嚴重的危害,對這樣的「虛假信息」理應保持寬容態度。

律師:不能錯誤處罰實事求是講真話的人

伴隨武漢疫情告急,網絡多人發帖為武漢8名所謂「傳謠者」討說法。有律師還對武漢市公安局申請了政府信息公開,以搞清楚武漢市的公安機關的行為是否真的是依法。

趙慶和尚滿慶兩位律師申請公開理由是武漢市公安局處罰之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認感染病例和疑似感染病例數據不斷刷新的消息又在網絡上廣為傳播,全國人民頓生疑惑,無所適從。為正視聽,申請人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下稱《條例》)第二十七條,敦請貴局依據《條例》公開該「8名散佈謠言者」被處罰的的事實依據、法律依據及處罰結果。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申請人認為,現在,廣大人民群眾鋪天蓋地地對武漢市公安局當初處罰「8名散佈謠言者」提出強烈質疑和嚴厲批評,認為武漢市公安局為了維護所謂的社會穩定和武漢市的對外形象,不惜掩蓋真相,不惜錯誤處罰實事求是講真話的人。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究竟孰是孰非,究竟孰是謠言是孰真相,事關人民群眾的知情權、生命健康權,事關真相傳播權利和此後類似公共事件的輿論導向,貴局有責任有義務回應社會關切,釋人民群眾之疑答人民群眾之惑!」申請書最後這樣寫道。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8名「謠言者」都是醫生 其中一位染肺炎

微博CEO王高飛在其常用的「@來去之間」微博帳戶中,披露了被查處的8名「謠言者」分屬三個群,分別是武漢大學臨床醫學04級群,武漢協和醫院紅會神經內科群和腫瘤中心群。更可笑的是這八位醫生現在還戰鬥在最前線。

(截圖)
(截圖)

《北青深一度》記者聯繫到其中的一位醫生,以「受訓誡的武漢醫生:11天後被病人傳染住進隔離病房」 為題報道。但目前,該文已被刪除。

2019年12月30日,該醫生在大學同學群中發佈消息稱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

他告訴《北青深一度》,消息來源是同事之間互相交流知道的。當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漢市衛健委員會發佈的紅頭文件,緊急通知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

此外,這位醫生表示,關於確診為SARS的說法不準確,自己此後在群內強調過,「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他一再囑咐不要外傳,不過還是被人截圖外傳。截圖存在斷章取義的問題。

該醫生在群裏發佈信息的第二天,就被醫院監察科要求寫一份對於不實信息外傳的反思。1月3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簽了一份《訓誡書》。

派出所讓感染醫生簽下的「訓誡書」。(網絡圖片)
派出所讓感染醫生簽下的「訓誡書」。(網絡圖片)

1月12日,這位被自己的病人感染肺炎的醫生住院,CT結果顯示雙肺多發感染,磨玻璃樣病,14日轉至呼吸科隔離病房。此後,他又逐漸出現呼吸困難加重的問題,於24日轉至重症監護室。

人們無法釋懷 中國付出如此沉重代價

外界注意到,在疫情初期,當局以「造謠者」打壓披露真相的民眾引發民間怒火後,除了最高法發文承認打壓有問題外,中共官喉《中國青年報》也刊發評論來滅火。

《中國青年報》的評論雖然仍試圖大事化小,但也不得不承認,武漢公安機關處罰8名發佈「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案件已引發民怨。這個特殊時期,最高法的特別身份,通過公號表達這樣的觀點,可能傳遞了一個執法是有問題的信號。

文章還用「相關信息的不透明」、「公共部門信息發佈滯後」等表述間接承認了中共當局掩蓋疫情真相,以及在此情況下「還給一些能救命的警報者粗暴地蓋上造謠之名」。

評論承認,雖然最高法公號為武漢「造謠者」正名,「但人們無法釋懷的是,如果開始重視這個警告,而不是機械地當成謠言,當下武漢和中國就不會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高法糾錯能走多遠? 中共持續封鎖消息

不過就在,1月28日,中共最高法公號為武漢「造謠者」正名的兩天前,1月26日,中共剛開始新一輪嚴厲的封口。 微信安全中心25日發佈《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專項治理的公告》。外界分析,中共自我糾錯能走多遠?並不樂觀。

公告稱「各類『網傳』、『聽說』類謠言信息不斷刺激著大家的恐慌情緒」,威脅發佈「虛假消息」、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將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後果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微信的公告同網上傳出的一份網信辦通知不謀而合。通知稱,從1月26日起,所有群組不得轉發任何沒有官方證實的關於新型肺炎的內容。凡是轉發未證實的(消息),網監部門提取到(被網監部門發現),造成「惡劣影響」的一律拘留。

網傳網監部門通知。(網絡圖片)
網傳網監部門通知。(網絡圖片)

從去年12月8日,武漢第一宗肺炎病人出現,到《第一財經》記者證實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2019年12月30日發的《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再到專家鍾南山2020年1月20日晚說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已確認人傳人,這期間,所有重大消息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披露。

武漢市長周先旺則把責任推給中央,稱在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定調將中共肺炎定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後,地方政府才得到授權,能夠更「主動」地執行各種措施。

1月23日,中國大年除夕夜的前一天,武漢緊急封城,可這時已晚。周先旺對媒體承認,此時,有500萬人已經從武漢走出去了。

截止1月29日,中共肺炎疫情已蔓延到整個中國,乃至海外20個國家和地區。與此同時,在疫情最危急的時刻,中共刪帖控評還在持續,繼續封鎖消息。

一篇發表在「大家・騰訊新聞」的《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直擊此次疫情的癥結,但很快遭刪除。作者陳季冰作為媒體人,他直言:雖然第一宗患者的出現是在去年12月8日,但之後的40多天裏,新聞媒體對受眾發揮的一直是「安撫」功能。別說是全國其它地方,就是在武漢當地,氣氛都是一派祥和。

目前,在海外媒體的報道中,人們所能看到的危重病人家人的無奈,絕望,哭訴,醫生護士面對死亡不堪重負的壓力和崩潰,以及缺乏基本防護物質的對外呼救等等,大多都是中國網民通過翻牆,傳出的影片和圖片。

「政治繼續限制政府做出有效反應」

西東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黃延中說,中共政府一開始沒有詳細說明病毒向大陸城市傳播的細節,也沒有透露醫務人員的感染情況,令人擔憂。

「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這種缺乏透明度和不作為的模式沒有改變。」同時也是非典流行病專家的黃延中說,「政治繼續限制政府做出有效反應。」

此前,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講出了一個令人驚悚,但他自己認為還是「保守估計」的數字:「這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者埃里克·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引述初步估算表示,中共病毒的傳染力是3.8,是「熱核級別的瘟疫」。

費格丁強調,「沒有誇張」,「有些人認為我企圖製造恐慌,我沒有,我是科學家。這種病毒很厲害!」他估計,到2月4日,這種病毒將感染13萬2000人到27萬3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