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7日,德國國會就香港請願案召開聽證會,討論關於制止港警暴力的請願案。德國多位朝野議員出席聽證會並發言,香港請願發起人和代表在聽證會上作證,外交部官員代表德國政府回應聽證。部份旁聽者對本報記者表示,德國政府在對香港問題上的態度不夠堅決。

當天旁聽的民眾大約上百人,部份港人和台灣代表處謝志偉大使也在旁聽席中。出席聽證會的德國朝野議員多站在港人立場,對示威者的訴求表示理解,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感到憂心,對香港人的請願表示感謝並支持香港的民主自由。

德國外交部亞太司主管西格孟特(Petra Sigmund)代表德國政府回應聽證,德國希望香港穩定,港府應成立委員會對暴力展開全面調查,德國要繼續跟北京對話,讓對方能聽進德國政府的意見。

香港請願:籲德國政府立即採取具體可行措施

香港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和請願方代表林超傑先生分別在聽證會上發言和回答問題。(大紀元)
香港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和請願方代表林超傑先生分別在聽證會上發言和回答問題。(大紀元)

香港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和請願方代表林超傑先生與關心香港問題的德國人彼得(右)交談(大紀元)
香港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和請願方代表林超傑先生與關心香港問題的德國人彼得(右)交談(大紀元)

香港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和請願方代表林超傑先生分別在聽證會上發言和作證,他們表示香港局勢「由於香港警察暴力升級演變成人道主義災難」,呼籲德國「立即採取具體和可行措施」,促成對香港警察採用的暴力手段進行獨立調查,對香港發生的人權侵害採取相應的制裁措施。他們希望德國政府能幫助香港重新找回法治和沒有暴力的自由社會。

國會議員溫德特(Marian Wendt CDU/CSU)問香港代表,他們希望德國政府具體還能做些甚麼,來支持香港的民主法制和人權自由。

林超傑表示,希望德國政府對香港問題態度更明朗,能在歐盟和聯合國層面上起大作用。九月份萊比錫將舉辦歐盟和中共首腦峰會,希望德國能提出中國迫害人權和香港民主運動的問題。

德國政府代表:香港的穩定攸關德國利益

西格孟特女士表示,德國在香港的企業有六百多家,香港的穩定攸關德國利益,德國希望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繼續維持高度自治和獨立的司法體系,並保障基本法規定的基本權利。

對於德國一些公司還在向香港出售鎮壓抗議的武器的問題,西格孟特回應說,德國政府已確定不批准向香港出售武器,但武器包括的領域不廣,比如水炮車不屬於武器範圍,政府目前沒許可權制供應商對香港出口,除非重新修改法律。對監控設備的出口限制也不在政府批准的許可權範圍。

德國議員鮑澤(Margarete Bause,綠黨)提出德國政府會不會在萊比錫的歐盟和中共首腦峰會帶頭提香港問題,呼籲中共政府尊重人權。西格孟特含糊表示,這還需要內部再商討,如果要跟中方提的話,也只會私下提這個問題。這一回答讓包括謝志偉在內的一些旁聽者認為非常軟弱。

政府代表迴避德國和中國軍事合作問題

鮑澤議員提問,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去年9月會晤香港民主派人士黃之鋒,造成德中關係急凍,目前關係是否有改善。另外,在當前香港局勢下,德中之間的軍事交流,如德國為中共培訓軍官和資助中共軍方等,德國政府的態度是否有所變化。西格孟特說黃之鋒事件之後,德中高層仍持續保持對話,影響也不大,雙方並沒有處於冷戰狀態。對關於軍事交流的問題,西格孟特沒作任何回答。

德國議員米勒-羅森特瑞特(Frank Muller-Rosentritt,自民黨)提問,德國政府覺得港警的暴力會帶來甚麼後果,德國政府會採取甚麼措施來制止這些暴力。西格孟特回應,香港發生大規模示威以來,德國即一再譴責暴力,要求警察使用武力應符合比例性原則。她強調要繼續通過調查和與北京對話來解決,希望對方能聽進德國政府的話。

請願發起人:這才是第一步

聽證會後,請願發起人莊可欣女士對本報記者表示,他們用了四個月在去年底達到了最低門檻五萬人的標準。過程中,很多德國人支持香港民主,反應非常正面,給他們很大鼓舞。現在雖然已經通過了請願人數的下線,但這只是才走出第一步,還有很多事要做。她也希望通過這個過程能喚起德國政府和公眾對香港問題的更多關注。

一位生活在香港的德國人彼得告訴本報記者,一年中他至少有一半時間生活在香港,這次是1月中旬回到德國。他說自己看到香港警察的暴力,聖誕節期間,12月25日,彼得看到在一個購物中心站立著一些不到20歲的年輕人,很和平的拉著橫幅,寫著五大訴求。突然衝過來一些警察,沒有預警,沒有對話,直接上來就把他們摔到地上,搶走橫幅,並將他們帶上警車。彼得看到這麼年輕的孩子被警察這樣對待,感到很痛心。

類似的情況彼得還看到很多,也被水炮車噴出的藍色水射到過。他覺得現在香港的警察就像黑幫一樣,根本不講道理,對抗議的人士隨意施暴。有時候針對的還並不一定是抗議者,只要看著不順眼就會上來使用暴力和抓走那些人。彼得覺得香港抗議的年輕人很有勇氣,他非常佩服。他覺得聽證會上德國外交部代表德國政府的回應真的是很弱,太沒立場了,讓他覺得很失望,他表示自己會一直關注香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