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澳洲國慶日大遊行後,聚在市中心的Kings Domain公園,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感恩師父讓自己在這部高德大法中身心受益。

絕症痊癒 法輪大法救下地產老闆祖孫三代

王女士一家移民澳洲已二十多年,現在是一家知名地產公司的老闆。事業成功的她回憶往昔經歷時,不禁心酸,「那時我對生活非常失望,不知道活著幹甚麼,」「我祈求神能幫我。」

十年前,王女士的女兒在高考期間由於壓力過大、作息紊亂,患上了失眠症。一天夜裏,女兒怎麼也無法入睡,隨後王女士收到噩耗,「醫生說這是一種輕微的精神分裂症。」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在後來的十年間,女兒始終必須靠藥物維持生活,甚至還被警察抓到精神病院,接受了很長時間的治療。回家之後,醫院還常打電話來查看情況,感覺就像受到監控一樣。

雪上加霜的是,王女士自己從一年多前開始,腿不能伸直。「我每走一步都要站很久,每次坐下去都站不起來。」「疼到晚上睡不著覺,每個看到我的人,都知道我快殘廢了。」

為了挽救孩子和自己,王女士心中默默祈求神的幫助。

2019年4月,機緣巧合下,一位姓周的朋友幾次找到王女士,建議她了解法輪功。 「這個時候,我就感覺到一股很溫暖、很溫暖的暖流從頭到腳。」突如其來的神奇感受令她震撼,她醒悟過來,這是神在賜予她修煉的機緣。「我感覺到神在尋找我們。我們找神很難,但神找到我們很容易。」朋友隨後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

離下一期學習班開始還有一個月,王女士感到一個月的時間太漫長了,「我開始自己上網搜集影片等資料,開始學功。」「只學了兩天,我的腿就好了。」

2、3個星期後,女兒也開始和她一起煉功,「我女兒一煉功後,也不用吃藥了。」「是師父在救我們,悲憫我們。」

神奇的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王女士在大陸年過八旬的父親,患有前列腺炎多年,近幾年又不幸轉成前列腺癌晚期。王女士說,片子上的點狀影像怵目驚心,「渾身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好地方,包括大腦裏面,全是癌細胞。」「我在過年回家的時候,爸爸已經不能吃飯了,只能靠營養液維持。」

然而,就在王女士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國內父親的病情竟然出現了好轉。「4、5月我得法以後,父親7月病就好了。」 全家人又驚又喜,醫生也無法做出合理解釋。

「我就感覺是師父在幫我,」 王女士逐漸明白,「當師父在九天班裏清理我身體的時候,他也在清理我父母、小孩的身體。」

說到這裏,王女士淚流滿面。十年間,她獨自承受著來自家庭、公司等方方面面的壓力,「我感覺快要撐不下去了。」「確實很難過,好像活不下去了,但我又不能死。」

「真心感謝師父,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新的生活!」

自己見證了奇蹟後,王女士開始向親朋好友、公司員工、客戶分享這些神奇的故事。「人人都有痛苦,只是人家不肯說,」她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真正從法輪功中受益。「一個人好不算好,要大家好才算好。」

當王女士和國內的家人通電話時,她會直截了當告訴他們:「法輪功,非常好!」「記住『真、善、忍』,師父會看護你們的。」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修煉重塑人格 改善家庭關係

王女士說她以前性格不太好,沒有耐心。「尤其是做中介壓力比較大,加上行情又不太好,我的心很急,再加上我的腿又很疼,所以脾氣特別特別的大。」「師父教導我們,任何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有因果關係。出了事情從內找,不要怪別人。」

《轉法輪》中「向內找」的法理讓王女士豁然開朗,她明白了僅僅「原諒別人」是遠遠不夠的,時時自省、用「真、善、忍」的準則衡量自己才是化解矛盾的根本。

王女士是大陸北方人,作為女兒,她過去常受到「重男輕女」的「不公」對待,「在家裏,我弟弟說話比我管用很多倍,我爸爸的心也在我弟弟、弟媳身上。」成家後,王女士回國探親時,發現父親在講話時都很少面向自己。「所以好幾年我都不給我爸爸打電話。」「心裏老是不平衡,也不原諒爸爸。」

「自從學法以後,我才理解爸爸沒錯,他對子女都是一樣的。」

王女士意識到,20多年來,自己在海外打拚,不能身體力行地照顧年邁的父親,正是弟弟一家的悉心照料,才減輕了她的負擔。「憑人家付出的精力、勞動,你說他(爸爸)應該對誰好?」

此後,王女士心中不再怨恨,「我現在和爸爸的關係也很好啦,打電話爸爸也很開心,聲音很柔和。」

相似的改變也發生在她和女兒緊張的關係上。「以前一瞪眼睛,女兒就知道媽媽要發火,現在我也瞪不起來了。」說到這,王女士輕聲笑道。

通過學法,王女士意識到對晚輩缺乏理解導致了自己的壞脾氣。「本身女兒的煩惱就很多,又要讀書身體又不好,本身就很辛苦。吃了藥以後身體還發胖,她不願接受這個現實,可不吃藥又不行。」

「所以想來都是自己的錯,」換位思考後,王女士坦言,「我應該更多地關心她、陪伴她,為她尋找適合她的路。」

「現在明顯感覺這個家庭和睦了。」王女士說,大法使她感到輕鬆、快樂,生活充滿了希望。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得失之間 「我想到的是輸不是贏」

「以前一有問題出現,我一定要很強勢地把問題扭轉過來。」「但前兩天有租客簽了合同、交了定金後違約了,要退房,這個定金按理或按法律,我們是不退還的,但我還是退給他了。」王女士說,和曾經強勢維護利益的「自己」不同,「我現在想到的是輸而不是贏。」她感嘆自己修煉後心態發生了巨大變化。

《轉法輪》讓王女士淡去了對利益的執著。理性思考下,她明白「退讓」並非真正「失去」,「師父告訴我,有失才會有得。」她解釋說,「我拿到了客人的定金,這沒問題,但人傳人,我會失去好的名氣;我退還給他以後,我的生意會越來越好。」

她繼續說,「上次我去買打印紙,以前我會選最好的,包裝最漂亮的。但現在我看到複印紙有的包裝不太結實,客人一拿就散了,我就拿那一種。因為我不拿也得有人拿,最終還是得賣出去。」

「這時售貨員感到很奇怪,我就和他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可以接受。』」

不僅如此,路邊被風吹起的膠袋,王女士也會主動撿起扔進垃圾桶,以免給路上行駛的車輛帶來危險。

王女士說,沒有師父的引導,自己很難發生這些改變。「我相信法輪功會讓社會變得越來越好。」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生活撥雲見日 女孩見證大法神奇

「我對自己10歲之前的記憶,如果用顏色形容那就是烏雲一般的黑灰色。」回想修煉前的日子,戴安娜(Diana)這樣形容說。

「我兩歲時父母離婚,我跟著母親生活,在我5歲那年,媽媽找了一位伴侶,於是我們組成了一個三口之家。繼父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很努力地工作,對我也很好。他雖然賺不了太多的錢,但也為媽媽分擔了很多壓力。」

「我和母親的身體都不好。母親有嚴重的冠心病和無脈症,常年頭暈,肢體乏力。別的小朋友在家都有媽媽陪伴著講故事,做遊戲,而我在家總是看見母親疲憊的樣子。她根本就沒有精力去聽發生在我身邊的新鮮事。每次我都是興沖沖地剛講一個開頭,她就打鼾了。」

這時,年幼懂事的戴安娜會輕輕幫媽媽蓋上被子,「我並不會覺得掃興或生媽媽的氣,因為外婆經常對我說,醫生曾說過我媽媽活不過35歲。對我而言,只要媽媽活著我就很開心了。」

「我自己的身體也很糟糕,幾乎每個月都會感冒發燒,甲狀腺總是腫腫的,連嚥口水都覺得疼。去大醫院檢查,醫生也沒辦法治,只告訴媽媽也許等我過了18歲就好了,如果18歲沒好,就沒辦法治了。 」

「1998年春天,我們在外婆家聚會,飯後發現患有特別嚴重胃下垂的二姨吃完飯不用倒立了。二姨原來吃完飯就得頭朝下腳朝上倒空過來,減輕胃部的負擔。」

當家人問起,戴安娜的二姨自己也覺得驚訝,「當時氣功在中國特別火,她自己嘗試練了好多種,效果都不怎麼好,不知這次怎麼這麼見效。二姨說她現在學的是法輪功,於是我和媽媽也開始跟著一起學功。 」

就在這個萬物復甦的季節裏,戴安娜的生活發生了可喜的變化。

「我和媽媽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我的甲狀腺腫大沒等到18歲,在我10歲那年學了法輪功就好了,我嗓子再也不痛了,原來嚥口水、吃口飯都很煎熬。」

「我媽媽的病也全好了,家裏所有的藥全扔了。母親身體好,家裏也整潔了,也經常陪我玩了,對我也更有耐心了。」「我的學習成績突飛猛進,媽媽也經常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幸福的時光中,戴安娜感動於修煉為自己和家人帶來的福報,「這也是我始終堅信大法的動力。」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越南裔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2020年1月26日,墨爾本部份越南裔法輪功學員在國慶日大遊行後,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拜年。(陳明/大紀元)

耐心指導學生 工作盡職盡責

修煉不僅為戴安娜抹去了童年的陰影,同時,「真、善、忍」的準則讓成年後的她在工作中盡責求真,幫助更多孩子們開啟智慧。

在國內步入工作後,戴安娜在課外補習班輔導小學、中學生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她說:「在國內,很多學校開公開課時,老師是一個(飽滿的)狀態,而真正在日常教學中,就會有些懈怠。大部份的課堂時間會留給學生們自己去做題。」

到底是授人以「魚」還是「漁」? 戴安娜選擇了後者。「師父的法要求我們為他人著想,嚴格要求自己、負責任。」「我不會把一個知識點拋給學生去背,我教給他們的完全不需要死記硬背。」

雖然耐心的指導需要花費更多時間與精力,但她會努力盡到一名教師的職責,告訴自己要能忍耐、要求真。

善意的信任也讓戴安娜的學生們變得更加自信。「剛進到課堂的孩子壓力都比較大,孩子都不像個孩子的樣子。我會從內心肯定他們,覺得他們可以做得好,我也相信他們都想成為優秀的孩子。」

她說:「當我真誠、善意地理解學生時,他們能夠感受得到。」幸運的是,這也成為了學生們刻苦學習的原動力,「孩子想的就是簡簡單單的:『老師信任我,我不能讓老師失望。』」

值此中國新年之際,戴安娜希望用一首自己創作的小詩,表達對師父的感恩與祝福。

拜謝師尊

春韻曼姿踏妙歌 ,

細雨微朦潤稻禾 。

青松不知春來早 ,

倒是寒梅滿枝樂 。

億萬弟子把法得 ,

世間亂象全看破 。

正念正行除舊惡 ,

紅魔爛鬼全震懾 。

新宇眾生齊恭賀 ,

祝福師尊新年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