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1月27日放行總統特朗普的一項移民政策規定,允許美國政府先執行綠卡新規、拒絕某些認定將來可能需要政府援助的移民獲得合法永久居留權。

高院大法官以5票對4票通過了特朗普政府的訴求,解除下級法院之前對新規下達的禁令。下級法院稍早下令阻止了特朗普政府執行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政策,而跟新規內容相關的合法性訴訟仍在巡迴法院接受審理。

高院的五名保守派大法官都投了贊成票,四名自由派法官都投了反對票。

保守派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批評下級法院「越來越普遍」地下達針對行政當局的全國禁令,這樣做雖然適用提訴的人士,但同時也要求所有人都遵從。

戈薩奇敦促高法面對這一問題——下級法官的權力範圍以及制度中的非公平性。 「難道我們應該為這種搞亂戰術和製造的混亂感到驕傲嗎?」他反問道。

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副部長肯·庫奇內利(Ken Cuccinelli)對高等法院的最新裁決表示讚賞。「很明顯,美國最高法院對那些法官下的禁令感到不耐煩——他們是施加政策偏好而不是執行法律。」

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發佈了一項規定,詳細界定「公共負擔」的移民範圍——在36個月內累計領取一項或多項指定福利金、超過12個月的移民。

隨後紐約、康州和佛蒙特州以及紐約市和一些移民權利組織共同發起阻止新規的訴訟。移民權利倡導者批評新規是「財富考驗」,將不成比例地排斥非白人移民。

美國地方法院法官喬治·丹尼爾斯(George Daniels)於去年10月11日在曼哈頓叫停特朗普政府的新規,他表示,新規「跟美國夢相反」。

丹尼爾斯裁定,特朗普政府未能對修改「公共負擔」定義提供合理解釋,同時他也反對新規的部份內容,包括將英語熟練程度列為自給自足的標誌。

上周,位於紐約的第二巡迴上訴法院(Second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拒絕解除丹尼爾斯發佈的禁令,使得政府移民部門的新規再次遇到障礙。

隨後,特朗普政府要求最高法院在紐約的美國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作出裁定之前、允許新規生效。第二巡迴法院正在準備迅速審理此案,法律文件將於2月14日提交,辯論將於不久後舉行。

最高法院1月27日允許新規生效,意味著,行政機關可以在全美範圍內實施該規則,但伊利諾伊州除外,因為該州的下級法院仍然保留了禁止新規生效的決定。

新規要點 哪些人將受影響

強硬移民立場一直是特朗普當選總統以及尋求2020年連任的標誌。特朗普政府去年10月公佈的《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新規,是美國首次將領取福利加入考慮是否批准綠卡的因素。預計每年有38萬申請人將受新規影響。

特朗普政府說,新規可以確保尋求在美國暫時或永久居留的人士能夠在「經濟上自給自足,而不會依賴公共福利。」批評人士則表示,新規將極大地限制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等發展中國家的低收入人口獲得美國綠卡。

但是新規會對哪些移民造成影響呢?根據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移民官員將考慮年齡、學歷和英語水平等因素,以決定移民是否有可能成為「公共負擔」、領取政府福利的人士;如果不符合相關規定,移民官員可以不授予申請人合法永久居留權(綠卡)。

新規擴大了「公共負擔」的政策範圍,包括現金補助(SSI)、糧食券(SNAP)、醫療補助(Medicaid)、對貧困家庭臨時援助(TANF)、房屋補助(Section 8)都被納入到「公共負擔」範圍。

凡36個月內連續使用特定公共福利超過12個月的個人,在申請綠卡和綠卡延期、調整綠卡者都會受影響。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報道,亞裔社區對某些社會服務的使用情況、英語能力有限的比率很高,以及高度仰賴家庭團圓類別移民進到美國,使維權人士擔心新規會對亞裔移民或更換居留身份造成障礙。

移民政策研究所的研究顯示,如申請綠卡時已施行這種政策,現有綠卡的人將有超過94萬1000人被打回票,其中30萬人來自亞洲國家。

美國移民法一直規定,要求移民官員將可能成為「公共負擔」的人排除在永久居留權以外。在過去二十年中,歷屆美國政府制定的指導方針也都說,那些主要依賴直接的現金援助或長期住在療養院中、由政府承擔費用的移民、按照「公共負擔」的規定會被禁止獲得綠卡。但這一政策並未進行過量化以及認真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