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過年,因武漢疫情越演越烈,武漢和附近7個城市上演「 封城 」令,令當地居民趕在封城令前恐慌「大逃亡」,口罩等防疫物資一搶而空。不過,封城措施並非滴水不漏,來自武漢的人仍有多種途徑可以抵港。有咳嗽症狀的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卻依然「無罩」死撐,23名民主派議員聯署去信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要求因應新型冠狀病毒提升本港應變級別,並停駛所有來自武漢的航班和高鐵。

本港昨確診 2 名冠狀病毒案例,加上武漢封城令,令市民人心惶惶,大部份口罩已售罄或被搶購。不過,面對疫情洶湧,有咳嗽症狀的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卻依然「 無罩 」死撐,堅持自己身體健康無問題。有評論員批評,港府官員奉行中共官場文化,即上行下效,眼見國家領導不戴口罩,也不敢戴口罩,只會起反效果。

8城市封城了 

位於華中地區的武漢,有「九省通衢」之稱,歷來是中國的交通樞紐重鎮。在20日習近平、李克強放話之後,湖北病毒感染和死亡案例急增,其中武漢市累計死亡從原本9人,大幅升高近一倍至17人。23日更宣佈早上10時封城。

除武漢外,傍晚起,湖北黃岡市、赤壁市、仙桃市、枝江市、利川市、潛江市、鄂州市也陸續宣布開始停運陸面交通,要求居民無特殊原因不要離開市區,累計封城的城市達8市。

中共官方發出的最新情況顯示,截止23日晚上9時,全國23省市確診最少646宗,其中湖北多達444宗,17宗死亡;香港、澳門各確診2宗,台灣1宗,國外確診8宗。

按照官方通報,市民無特殊原因「不要離開武漢」。最先得知消息的市民以及滯留武漢的外地遊客,立馬展開大逃亡,趁着從凌晨2時到上午10時之間的空窗期,前往市內各大交通樞紐逃離武漢。

推特上發佈的現場影片顯示,武漢人出逃的路口全部堵死,各個路口都有路障或警車堵在出口,私家車排成長龍堵在路上,不准離開武漢。

除了逃亡外,口罩等物資被一槍而空。有連鎖超級市場菜價猛漲,一個大白菜35元,每斤新鮮蒜苗40元,每斤青梗松花菜39.2元;礄口區一超級市場,青菜6元一斤,藕10元一斤。

「封城令」引爆更大恐慌

時事評論員桑普批評,湖北三市封城抗疫,反映出疫情實際情況比想像中更為嚴重。武漢肺炎從去年12月爆發,但一直被隱瞞疫情。自從習近平、李克強1月20日發出指示之後,地方官員才開始做事。今次是用非常極端的手法來處理,只會引起城內的恐慌。

他指,民眾瘋搶物資、搶資源,令很多醫院的病床緊張,擔憂進一步造成疫情失控,「中共隱瞞疫情,拖了這麼久,突然用封城方式來處理,但來的太慢以及太急促,而且沒有預警,只會造成人心惶惶。目前疫情失控,會不會再蔓延到其它城市,都很難說。這也令中美貿易戰的小陽春,一夜間被洗掉,會進一步加速中共滅亡。」

中國學者吳祚來發推文說,封城對武漢人是災難性的。封城之前應該有小湯山模式,集中所有確診患者。現在一步封城,造成城內恐怖與互相感染。物資供應如何保障?千萬級人口封城,可能嗎?城邊上將出現恐慌式逃離。他斥責:中共末日之前,製造國人末日。

比SARS嚴重十倍  專家怕了

有「禽流感獵人」之稱、2003年曾帶頭抗疫的香港大學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無法控制,又保守估計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2003年SARS的至少10倍。

大陸財新網昨(23日)刊登管軼的訪問,管軼與團隊於21至22日到訪武漢,盼配合防疫工作和找到病毒的動物源頭,但「有心無力,悲從心來」。管軼親自觀察調研所見,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

他表示,華南海鮮城已被封及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指出「沒有證據怎破案」。他質疑現在封城實際效果存疑,因為武漢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疫情已經擴散。加上錯過黃金防控期、春運人潮,以及「有些人不作為」。

他說:「我也算身經百戰,經歷過禽流感、SARS、甲流H5N1、豬瘟等。但對於這次武漢肺炎,我真的感到極其無力。根本沒法跟SARS疫情相比較……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份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管軼坦言自己都要當逃兵了,趕緊訂了22日的機票出城。返港後,正在家中進行自我隔離。

武漢來港兩案例確診

武漢疫情正式蔓延香港。衞生署表示,香港兩宗武漢肺炎高度懷疑個案證實確診。該兩名病人分別為39歲、坐高鐵來港的武漢男子,以及一名從武漢坐飛機到深圳、經羅湖口岸乘坐港鐵返港的本地男子。 

當中第一位患者有8位密切接觸者,其中3人身在香港並已安排入住麥理浩度假村隔離檢疫營。另外有40位其他接觸者,當中6人出現相關病徵,已確認為懷疑個案並送院留醫,其餘人士則沒有病徵並進行醫學監測。 

另一名確診武漢肺炎患者則有4名密切接觸者,當中2人正被送往麥理浩度假村隔離檢疫營,其中1人曾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另1人則出現相關病症被隔離監察。另外,17人為其他接觸者,需要進行醫學監測。 

另外,本港昨再次傳出多宗疑似武漢肺炎個案。其中一宗懷疑個案涉及一個來自武漢的3人家庭,他們到中環中建大廈林順潮眼科中心驗眼時,媽媽被發現體溫略高,但未有出現咳嗽等武漢肺炎症狀。當局派員身穿全套保護衣物,到診所將他們一家送院檢驗及治理,當中包括一名小童。

城大校內的診所楊仲儀保健中心,也發現一宗懷疑感染武漢肺炎的個案,涉及一名1月10日由武漢返港的學生。該名學生已由救護車送院治理。

此外,警方消息人士昨日(23日)向《立場新聞》確認,一名東九龍交通部警員,早前往深圳福田,20日回港後發燒,現入住仁濟醫院隔離病房。

議員促停高鐵站

雖然武漢下達封城令,但武漢民眾仍有多種渠道可以抵港。包括港龍KA853,在10時封城令後,11時51分從武漢起飛,在下午2時03分抵港。

另外,雖然武漢來港直通高鐵取消,但武漢居民仍可以購買高鐵票到深圳北等地,再換車來港。

本報記者昨到達西鐵抵港大廳,發現部份來港大陸客並沒有戴口罩。一位回港過年、在北京工作的香港羅小姐,直言對武漢肺炎疫情感到擔憂。她指,在直通車來港過程,並沒有特別的防疫措施,既沒有要求填表,也沒有提醒大家要戴口罩。部份乘客包括她鄰座,都沒有戴口罩。她擔憂疫情會進一步蔓延,希望盡量留港時間長一些,待疫情受控以後才回北京工作。

另一位來自大陸、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女士則說,列車經過武漢的時候很冷清,只准下不准上。她們之前都是看政府官方的訊息,認為疫情沒有太嚴重,但現在搞到要封城,臨時買口罩,擔心事態發展難控。

23名民主派議員聯署去信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要求因應新型冠狀病毒提升本港應變級別,並停駛所有來自武漢的航班和高鐵。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武漢現時情況混亂,「封城」後仍有人搭乘航班及高鐵離開。他指港府應將檢疫措施覆蓋所有大陸旅客,一概都要填寫健康申報,即使入境後發病,亦可追蹤密切接觸者。

另外,多名民主派油尖旺區區議員昨到高鐵西九龍站外請願,要求政府封閉西九站,加強口岸檢疫。

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促請政府立即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停課及社區清潔安排,亦有議員建議旅發局取消西九文化區內的賀年節慶活動。

咳嗽高官拒戴罩 堅稱健康

另外,署理特首張建宗及食衛局局長陳肇始日前開記招時,都先後咳嗽,張建宗更一度忍咳至變聲,但兩人均沒有戴口罩。在武漢疫情全面升級兼封城後,兩人昨再見記者時,再度沒有戴口罩。

陳肇始昨晚在記者會上解釋,前一天現場可能較乾燥,令她有幾聲咳嗽,但她有探熱,沒有發燒,健康沒有問題,如有需要她一定會戴口罩,身體不適或到人多擠迫的地方亦應戴口罩。

衛生署署長陳漢儀說,她兩名同事出席記者會時都有戴口罩,因為他們到過武漢,其他人士除非有病徵,否則在一般社交場合不用戴口罩。

翻查記錄,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早前因確診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而接受隔離治療。王廣發13日及14日曾與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徐德義、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以及醫管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開會。20日,張竹君、賴偉文先後與特首林鄭月娥、食衛局長陳肇始等人開會,張竹君、賴偉文均沒有戴口罩。

背離民意 只看領導人臉色

對於高官有咳嗽症狀但不戴口罩,時事評論員桑普直言「難以理解」。因為面對疫情來勢洶洶,戴口罩是常識,重點是防止飛沫傳染他人。官員在出席記者會時沒有以身作則,說明這個政府已經到了崩潰的狀態。「他們提出的防疫措施都是太慢太少,現在重點不是量體溫,而是封關,中國27個省市都中招,沒有中招的城市寥寥可數。」

他分析,香港官員死撐不戴口罩,是沾染了「上行下效」的中共官場作風,意思是「我是官,不會被感染。習近平、李克強,都沒有戴口罩,去武漢視察的中共副總理孫春男,也不戴口罩。所以她們也不敢戴口罩。這是非常虛偽、死要面子的做法。說明當官的背離民意,沒有防疫的意識,不能將自己看作市民的一份子,只看國家領導人的臉色,這是爛到根子裏面。」

一名名為「中產平民」的網民「立場新聞」上登文,指陳肇始一直未呼籲市民戴上口罩,也不能夠以身作則在咳嗽的時候戴上口罩,只是用手及A4紙掩蓋口鼻,等同鼓勵市民用錯誤方法面對恐怖疫情。

他寫道:「恐怕是有人把戴口罩政治化,將政治考慮凌駕公共衛生需要,為了替政權賣命,寧願出賣自己的專業,出賣香港人的生命安全,也不敢戴上口罩。」又指陳肇始害怕自己的言論會被認為是與《禁蒙面法》對著幹,所以到了今時今日仍然不敢呼籲市民做好防疫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