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武漢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傳播迅速,疑有的家庭已出現多人感染、死亡的慘況。但大量病人得不到收治、確診和上報。武漢疫情被指失控,有網友提出「光復武漢,時代革命」的口號。

武漢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地區。目前官方數據顯示,截至1月22日晚8時,該省累計報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病例444例,並有17人死亡。

據網絡消息,有醫護人員表示,武漢三天確診一百多例,都是滯後的,是因為核酸檢測很慢,只檢出確認了一百多例。「沒有上報是因為到今天我們醫院才能夠『核酸檢測確診』,外面有大量的『未確診病人』。」

醫護人員表示,由於核酸檢測很慢,武漢確診一百多例都是滯後的。診斷試劑盒發放數量有限。(網絡圖片)
醫護人員表示,由於核酸檢測很慢,武漢確診一百多例都是滯後的。診斷試劑盒發放數量有限。(網絡圖片)

還有人指出,門診有大量疑似病例得不到及時診斷的根本原因是,診斷試劑盒是由國家衛計委控制,也就是說是有控制發放數量的,這就導致每天新增病例都是有規律地增長100例左右。

同時,多位患者家屬發微博表示親屬被醫院拒收,印證了這一說法。患者發燒多日、呼吸困難,但醫院不能確診,沒有床位,只能排隊打針。患者家屬跪求、哭喊,求助無門。

不斷有患者家屬在微博發佈中共肺炎疫情和求助。(微博截圖)
不斷有患者家屬在微博發佈中共肺炎疫情和求助。(微博截圖)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傳染病學專家李蘭娟院士與鍾南山院士等6人,1月18日去武漢查看了有關現場。在提到樣本檢測結果大概要多少時間時,她說,「現在(檢測試劑)比較快,大概兩三個小時就可以了,但是這個有不同的方法,有核酸檢測的方法,還有測序的方法。」

在談到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療時她向媒體承認,「目前無特效抗病毒藥物。」

有的家庭或有多人感染、死亡。網傳對話截圖顯示,「跟sars一樣,我現在都麻木了。每天都是新的親人感染……武漢這邊已經失控。」

網絡留言顯示,已經出現家庭群聚式感染。(網絡圖)
網絡留言顯示,已經出現家庭群聚式感染。(網絡圖)

不少醫護人員也被感染隔離。根據部份一線患者家屬、醫護人員曝光,協和醫院神經外科一層樓醫護和病人全部感染,病房已經封了。大量醫護人員及市民染病住院。武漢22所醫院爆滿,已開始拒收病人,一般染病者被勸回家休息。

對於醫護被感染,武漢一名醫生魏先生向《大紀元》表示,主要是因為開始那段時間,官方隱瞞疫情,接觸過的大量人群(易感人群和密切接觸人群)沒有被控制,「我們都在幾乎毫無防護的情況下工作了快2個月。」

網上流傳一封《武漢協和醫院一名護士寫給在美國的老同學的信》,披露了該院的情況。這名護士在信中說,「我們科室已經有人感染了……現在醫院不讓我們辭職,不讓外出武漢,把我們軟禁了。很多醫務人員感染,不給確診,全部只能疑似,因為一旦確診,就是免費治療,要上報國家。到目前還沒有任何有效藥物治療,只有靠自己的抵抗力,生死由命……」

《武漢協和醫院一名護士寫給在美國的老同學的信》透露,該院很多醫務人員感染中共病毒,不給確診。(網絡圖片)
《武漢協和醫院一名護士寫給在美國的老同學的信》透露,該院很多醫務人員感染中共病毒,不給確診。(網絡圖片)

對此,作家曾錚在推特上向網友證實,信中這位老同學是她的朋友,「我認識她。」

武漢醫療系統早已經超負荷運轉。1月22日,武漢醫院院內搭起臨時帳篷,隔離可能出現的大批病人。當地人形容跟生化危機一樣。

1月23日凌晨,武漢市政府部門發佈通告稱,「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營運」「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

但網友發佈的影片顯示,大量車輛停留在高速路上,此時天色還未亮,武漢至周邊城市孝感的高速已經被封死了。武漢被指已經變成徹底的孤城。疫情爆發超乎想像,因此封城。

針對中共肺炎疫情傳播嚴重,還有網友在微博上提出「五大訴求」:隔絕疫區、罷免瀆職官員、完全收治疑似病人、禁絕野生動物交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該網友表示,用谷歌查詢顯示武漢市衛健委最早公佈「不明肺炎」是在12月15日,但當時沒有任何安全提示;再看看這些被確診患者去武漢的時間,一大半是最近十天。如果武漢市政府能儘早公佈疫情,他們原本都有機會避免感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