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專家指,疫情發展曲線與當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SARS)高度相似。最新研究分析也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人體機制與SARS類似。1月2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發佈公告,將中共病毒肺炎列為與SARS同一等級預防控制。

最新研究指中共病毒感染人體機制與SARS類似

1月21日,《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在線發表文章,揭示了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人類的機制。它是通過S-蛋白與人ACE2相互作用的分子機制,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這表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與SARS進入人體的機制類似。同時,基於分子研究預測,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對人有很強的感染能力。

研究作者之一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員郝沛告訴財新記者,從人體作用機制一致角度來看,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能力與SARS類似,但是影響病毒傳播因素感染能力只是一方面,還有病毒覆制、病毒傳播途徑等其他因素影響。

研究全基因組比對發現,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與SARS病毒之間同源性更強,相似性約70%,而MERS-CoV(中東呼吸綜合征)之間距離較大,相似性約40%。其中不同冠狀病毒與宿主細胞作用的關鍵spike基因,即編碼S-蛋白,有更大的差異性。

利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和大量冠狀病毒數據,研究認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屬於Beta冠狀病毒屬(Betacoronavirus)。此屬不屬於SARS病毒和類SARS病毒的類群,但相鄰,兩者在進化上共同的外類群是一個寄生於果蝠的HKU9-1冠狀病毒。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進化鄰居和外類群都從各類蝙蝠中發現。由此推測,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為蝙蝠。

復旦大學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長、病毒學家姜世勃告訴財新記者,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跟蝙蝠的冠狀病毒21和45全基因非常相近,但其受體結合部位又和人的SARS冠狀病毒非常相近,所以可能經過了一個中間宿主就轉變成了感染人的過程。研究也認為,如同SARS冠狀病毒一樣,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在從蝙蝠到人的傳染過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間宿主媒介。

研究結論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應該是通過S-蛋白與人ACE2相互作用,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郝沛表示,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具有較強感染能力,「和SARS感染能力差不多」。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與SARS的區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鐘南山也在公開採訪中提到:「我看過病人發病的情況,白血球的情況,胸片的情況,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它們有共性。但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感染,現在還剛剛開始,現在還在爬坡期,所以和SARS相比的話,傳染性沒那麽強,毒力也還沒那麽大。至於以後會怎麽樣,現有的病死率不能說明全面(情況),要看它的發展……所以我們還是要提高警惕。」

SARS專家管軼:中共肺炎發展曲線與SARS高度相似

財新網1月20日引述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的話說,官方稱武漢疫癥首例發病是12月12日,而在醫學上實際的早發病例可能要向前推大概半個月到一個月,因此最初發病可能是11月20日-12月1日期間。

他說,當年SARS爆發,首例也是在11月,到次年1月底出現第一個「超級傳播者」。因此,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在人群傳播和適應能力、以及發病情況和致病能力都跟早期SARS發展曲線高度相似。

他表示,希望官方接受SARS的惡劣教訓,其防控情況和作風不要跟SARS高度相像。

管軼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曾參與2003年SARS的研究防治,率先確定SARS病原。

另外,管軼在20日的采訪中批評「有些專家講話不要人為誤導」,比如有人聲稱疫情「可防、可控、可治」,但實際上無法給出可操作的防控方案,而目前也沒有治療的特效藥。

他說,之前官方連續多日沒有通報新增病例,當時他還有點樂觀,以為已經有效控制疫情,但這個周末病例突然暴增100多例,說明「在防、控方面存在漏洞」。

管軼還批評,有關疫情是否「人傳人」,不要再玩「文字遊戲」。他並直言,「現在不是比誰官大、比誰權力大,真正要具有對國家和人民負責任的態度」。

他表示,疫情防控一定要做到3C,即Communication(交流)、Cooperation(合作)和Coordination(協調)。如果違背這一原則,「就會出現混亂,也會在出招之前把自己的眼睛和手腳束縛起來」。

專家紛紛表示:中共肺炎病毒肯定人傳人

原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楊功煥提到,「這篇文章的結論進一步支持了人傳人的可能性,形勢不容樂觀。」也正如我們的判定,疫情還會上升一段時間,需要加強隔離。

2020年1月20日,鐘南山在接受央視《新聞一加一》採訪時表示,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肯定『人傳人』。」。他舉例臨床案例,在廣東有兩個病例沒有去過武漢,但其家人去過武漢,回到家裏,這兩個家庭均有人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經過基因病毒的檢測,是一致的。因此「現在可以說,肯定有人傳人現象。」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NIH)下屬過敏及傳染性疾病研究所(NIAID)所長、免疫控制實驗室主任弗契(Anthony Fauci)美東時間1月20日對財新記者表示,醫護人員被感染,說明有更加確鑿的證據證明這個病毒是可以人際傳播。當前更重要的問題是,這個傳播是否是「持續」的,即是否有二代、三代傳染。他進一步提到,當前情況變化非常快,目前還沒證據顯示這是「持續」的。如果有二代、三代傳染的話,將會很嚴重,因為這意味著這將會更加迅速地傳染。

世界衛生組織(WHO)1月21日通過其官方推特發佈聲明稱,中共肺炎疫情可能存在持續「人傳人」的情況,但需要進一步的分析和更多的細節來確定「人傳人」的範圍和程度。

國家衛健委公告武漢肺炎列法定傳染病比照SARS防控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1月20日發出2020年第1號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管理,並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

公告稱,根據中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已將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列為與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SARS)同一等級預防控制。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的相關規定,基於目前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病原、流行病學、臨床特徵等特點的認識,報國務院批準同意,決定將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管理,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並納入「國境衛生檢疫法」規定的檢疫傳染病管理。

通報稱,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管理,各級政府、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其他政府部門、醫療衛生機構可以依法採取病人隔離治療、密切接觸者隔離醫學觀察等系列防控措施,共同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傳播。

中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管理的傳染病分甲類、乙類、丙類三類,共39種。甲類傳染病是指:鼠疫、霍亂。乙類傳染病是指: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禽流感、愛滋病、病毒性肝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