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15日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外界認為這意味著世界兩大經濟體歷時18個月的貿易戰暫時停火。不過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表示,從協議內容與中共過去的惡劣紀錄來看,中方很可能不會遵守合約,而美方其實對此也很清楚,所以早已架好「機槍」等中共違規。

根據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內容,中共承諾在2020年到2021年的兩年時間裏,大量進口美國商品與服務,總額為2,000億美元,其中近500億美元為農產品,另外還包括能源、製造業產品。

然而在貿易戰之前,中國每年進口1,3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560億美元的服務。貿易協議中的承諾意味著,中國將大幅提高對美國商品的進口量。除了花錢之外,中共讓步的領域還包括: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結束強制技術轉讓,以及開放金融服務業。

談到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從過去幾年的經驗中美國發現,中共利用每年與美國四、五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在國際上興風作浪。美國制裁伊朗,中共就支持伊朗;美國制裁委內瑞拉,中共就支持委內瑞拉;美國制裁俄羅斯,中共就支持俄羅斯;美國制裁北韓,中共就支持北韓。

他表示,這次美國之所以打貿易戰,其實目標就是砍掉中國的貿易順差,讓中共沒有本錢在國際上跟美國對著幹。而中共越是要跟美國對撞,美國就越加大壓力,從貿易問題延伸到金融問題,再延伸到地緣政治衝突,一直壓到中共願意接受改變為止。

派劉鶴簽署協議 顯示中共很可能毀約

吳嘉隆說,這次中方是由中共副總理劉鶴代表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而不是由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自簽署,顯示習不想擔任簽署協議的責任,很可能為未來的毀約做準備。而美國其實也已認定中共無法兌現協議內容,所以美國早已先架好機槍,等中共違規後再加碼進行制裁。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15日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15日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Getty Images)

他表示,中共不守承諾的惡劣事件不勝枚舉,遠的不說就從近年的例子來看,2018年阿根廷習特會,習近平答應特朗普要管制中國芬太尼毒品出口到美國,最終卻沒做到;隔年大阪習特會,習近平承諾立刻大量採購美國農產品,結果又沒做到。所以2019年8月1日,特朗普才一口氣加徵剩下的3千億元關稅。

吳嘉隆說,這次貿易協議雖然雙方白紙黑字簽字,但美國早已認定中共一定做不到、肯定會違規。他以條約內容為例,中共承諾每年向美國購買450億美元農產品,但在貿易戰開打前,中國最多在2013年時曾買到290億美元的農產品,其餘頂多也只買到240億美元。現在一下承諾要買超過400億美元,究竟要如何達成?

此外,過去中國對美國商品進口總值為1,300億美元,特朗普總統要求中國每年增加1千億,連續兩年增加2千億美元的採購,這要怎麼買?現在看來只有將過去向俄羅斯、伊朗採購的石油、天然氣,改向美國購買才有可能。

但這對中共而言,這項決定非常困難。他解釋,過去中共之所以力挺伊朗,甚至推出「一帶一路」地緣戰略,為的就是建立陸路與海路的石油供應鏈,以備將來跟美國發生衝突後,不會因為石油禁運而經濟崩潰。

而現在美國施壓,要求中共每年增加1千億美元,採購美國的製造業、農產品、能源與服務業等產品,除為了大幅改善中美每年4,200億貿易失衡問題,更重要是中共若真執行要求,勢必要大幅減少對俄羅斯與伊朗的能源採購。

他分析,由於當前伊朗每年石油出口有70%是賣給中共,若中共轉而向與美國採購,雖然緩和了美國的關係,但卻會導致中伊關係緊張。

長遠來看,美國持續對中共施壓的戰略目標,是要「和平演變中國」,要求中國走向市場經濟、移除不公平貿易、保護智慧財產權;而在政治方面,要逐漸轉向民主政體,包括允許出版自由、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等。如果中共不願意的話,就打到中共解體為止。

中國當年經濟起飛 全靠美國背後撐腰

他說,中共在所謂「改革開放」後,經濟獲得重大成就,但其實這並非完全是因為「中國人口多、中國人勤奮努力」的結果,否則為甚麼前30年中國經濟表現這麼差?根本原因在於美國給中國提供了最惠國待遇,又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並將美國的資金與技術引進中國大陸。

他表示,所以早在20年前就有人唱衰中國經濟,說中國經濟要崩潰,但20年來中國經濟不但沒有崩潰,反而表現還更好,為甚麼?就是因為這20年來美國在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希望中國越來越走向市場經濟,政治上越來越形成公民社會,讓中產階級崛起,進而達成和平演變,所以是美國在背後支持,「你說中國經濟怎麼崩潰?」

吳嘉隆表示,但現在情況不一樣,現在就算不再唱衰中國經濟,中國當前的財政危機、金融危機、維穩費用等問題,連中共自己都覺得「代誌大條了!(事態嚴重)」,不曉得能撐多久,再加上美國對中共的施壓,「你說中國經濟還撐的住嗎?」

他說,近代中國王朝倒台、覆滅前,都出現政府耗費大量資金進行維穩的現象,大致可分為由中央政府承擔維穩經費的「明朝模式」,以及由地方政府承擔維穩經費的「清朝模式」,從目前的情況看來,中共不僅地方財政赤字嚴重,中央、國企的負債也高的驚人,倒台時很可能是兩種模式同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