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2日,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在接受採訪時,首次提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拋棄綏靖政策,並採取正面對抗中共和伊朗的政策,即「特朗普主義」。白宮和特朗普先後在推特上轉發了這段訪談。

班農說這番話時,恰好是在台灣選舉之後,也是伊朗的蘇萊曼尼被美軍斬首之後。班農不僅對中共有著深刻的認知,也在華府深具影響力。

班農亮出「特朗普主義」

班農曾幾次在演講中,指出中共的制度是極權主義、重商主義制度。此外,中共對西方政治經濟上的滲透,班農也頗為警惕。他指中共正試圖通過「一帶一路」戰略,成為歐亞大陸領先的海軍和陸軍力量,繼而通過對海陸的霸權,控制歐洲與東亞之間的貿易,並成為全球最大的製造國和銷售市場。班農自然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也被黨媒以各種拙劣詞語謾罵。

班農對中共的認知,對於華府和美國政界、商界的影響力不可低估,其率先亮出「特朗普主義」的說法,得到了白宮和特朗普的認同。事實上,在過去兩年中,「特朗普主義」已在多個問題上體現。

去年香港面臨危機時,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得到了特朗普的堅定支持,使中共當局沒有動用軍隊進入香港戒嚴;過去北京對台灣頻頻施壓時,美國堅決捍衛台灣的民主,通過提升美台關係,警告北京;除了針對人權迫害者採取限制簽證等制裁措施外,特朗普去年9月曾在聯合國總部發表宗教自由主題演講,並在白宮接見了因信仰被迫害者,包括一名法輪功學員;美國加強立法,防範中共的滲透,加強審查孔子學院,呼籲美國大學終止與其的合作;美國對一些中國人的來美簽證,加強審查等,也都是「特朗普主義」推行的結果。

綏靖政策被中止

在採訪中,班農表示,無論在香港、台灣和伊朗,自由和民主運動都在高漲,在這些自由民主運動中,有民眾手持美國國旗,或是將特朗普描繪為超級英雄的海報,是因為特朗普的政策發揮了影響力。特朗普支持世界各地爭取自由的運動,比如對伊朗抗議運動的支持。

他還提到,在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即將簽訂之際,特朗普所做的就是破除陳規。陳舊政治人物推行的安撫中共和伊朗獨裁者的對外政策,才導致了獨裁勢力的擴張。他認為,特朗普採取了近似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在上個世紀30年代的立場,即停止綏靖政策,通過加徵關稅對中共展開貿易戰,亦對伊朗進行經濟制裁。

所謂綏靖政策,是指在某些可能導致戰爭的事務上作出讓步,以避免戰爭的外交政策。歷史上最有名的,是二戰前的英國首相的張伯倫,對納粹德國的綏靖政策,希望利用德國抑制邪惡的蘇聯。隨著希特拉侵吞捷克、波蘭,英國的綏靖政策徹底失敗。邱吉爾臨危受命,接任英國首相,隨即放棄綏靖政策,誓死與納粹作戰,保衛英國。

1940年,邱吉爾在英國議會下院發表了一段讓英國和世界銘記的講話:「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洋中作戰,我們將以越來越大的信心和越來越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衛本土,我們將在海灘作戰,我們將在敵人的登陸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絕不投降,即使我們這個島嶼或這個島嶼的大部份被征服並陷於飢餓之中——我從來不相信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在海外的帝國臣民,在英國艦隊的武裝和保護下也會繼續戰鬥,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認為適當的時候,拿出它所有一切的力量來拯救和解放這個舊世界。」

以史知今,班農明確點出特朗普放棄以往美國政要們採取的對中共、對伊朗的綏靖政策,其傳遞的訊號,就是特朗普政府一直以來、且仍將繼續對它們保持強硬態度,並藉由經貿方面加徵關稅和經濟制裁,對它們進行打擊,直至「新世界在上帝認為適當的時候,拿出它所有一切的力量來拯救和解放這個舊世界」。換言之,美國不使用戰爭手段的打擊行動,將持續到中共和伊朗政權發生徹底的改變。白宮和特朗普轉推表明了對此的認同。

中共主動解體或被動解體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一次演講中也說:「鬧劇結束了,我們知道你們在做甚麼,我們知道你們用心險惡,我們知道你們有一個全能神政府,一直在傷害我們。我們即將反擊,打到贏為止。」

中共將怎樣發生徹底的改變?大概只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主動的解體,一種是被動的解體。

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已經簽署,北京必須切實履行協議,拖延將有更多更高的關稅。北京必須調整經濟結構,進一步開放市場。看清大勢的中南海高層,若藉此機會,恪守承諾,贏得美國和世界信任,主動與美國商談國有企業補貼、數字貿易和網絡安全等問題,並真正為自身、為國人、為國家計,放棄一黨專制,這就是在主動解體中共。

如果中方違約,或者以消極態度拖延時日,協議中的執行機制將發揮效用,美國隨時會恢復或提高關稅。中國本已不堪的經濟,以及創下新高的失業率,是無法承受新一輪加徵關稅打擊的,由此引發的社會震盪,與人們內心中早已積聚的對中共的厭惡,很可能讓中共應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古語。在內憂外患下,中共黨內無法排除發生新的政變的可能。這就是中共被動解體。

無論是哪種方式,中共的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解體,而且這個過程不會拖的很長。很明顯,美國特朗普政府是不準備缺席這個過程的。多少意識到中共去日無多的中共高層,真的要挺到最後一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