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與北京相隔萬里之遙,但美國的一些中國學生和中國研究教授表示,他們擔心共產黨的長臂正伸入美國課堂。

美國之音對6所美國大學的採訪中,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承認,他們在課堂上針對中國共產黨認為的敏感話題進行自我審查,例如關於香港的大規模抗爭活動以及台灣議題。

在華盛頓的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就讀的一名中國研究生表示,在公開場合或錄音中談論這些議題,自己會感到不安全。

中國留學生表示,他們擔心自己被中國同胞監視。一名學生說,他擔心這會對他在中國的家人,他的未來以及他的簽證產生負面影響。

「對我來說,我將回中國找工作」,這名學生說,「也許,我將會為一家政府企業工作。因此,如果我說了些有關香港的敏感言論,我擔心,中國(中共)政府將會知道我的看法,這將會影響我在中國的工作或我的未來。」

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未回覆美國之音的置評請求。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學生要求匿名,因為擔心一旦被發現,會遭到中共政府的報復。

「在中國,我們不想太多地談論政府」,馬利蘭大學的一名學生說,「我將推特(Twitter)新聞發送給我在中國的朋友,但之後從我的手機中刪除了這些信息,因為我擔心回國後,他們會搜查我的手機。」

這位學生表示,由於他在課堂上談論一些話題的不安感,他的政治科學本科研究受到了阻礙。這些課堂話題包括香港的大規模抗爭,西藏和台灣問題等。

華盛頓的一個兩黨智囊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在一份報告中說,一小群中國學生和外交人員在美國採取恐嚇手段,從情報蒐集到經濟報復。這份名為「對美國高等教育中的中國(中共)政治影響力和干預活動的初步研究」檢查了中共在美國大學中的影響力。

中共情報人員企圖在課堂上蒐集情報

西方大學的教授們表示,在他們的課堂上感受到了中共的情報蒐集活動。

「曾有幾次,這些來自中國的老先生們突然出現在我的教室裏,並聲稱他們是來訪問的,想在我的課堂上坐下來(聽課)。」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政治學的科恩(Crystal Chang-Cohen)說,「但是他們無法提供任何身份證,所以被我拒絕了。」

研究中國政治和歷史的教授們表示,他們懷疑自己受到中共情報人員的監視。一位講師說,上他的課的中國人比一般學生的年齡要大。如果這些中國人拒絕提供學生身份證明,他就會要求他們離開。

馬利蘭大學的一位歷史教授說,他也偶爾會遇到他不認識的課堂訪客。他懷疑,這些人正在蒐集情報。

馬利蘭大學的一位政府和政治學教授說:「我認為,在校園內有與中國(中共)政府有著重要聯繫的組織。這些組織被用來監視我的中國學生的行為,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這位教授還表示,課堂討論通常會涉及中國的敏感問題,例如歷史或政治學。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幾乎所有大學講師和教授都要求匿名,因為他們擔心中共政府會對他們的言論表示抗議。

在美國1,095,299名國際學生中,中國學生佔33%以上。他們通常要支付全部學費和雜費,是許多美國大學的收入來源。

孔子學院和CSSA是中共滲透美國校園的工具

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時說,在馬利蘭大學,一名中國學生在畢業典禮上談到了她所說的「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共產黨官方報紙立刻斥責了她,她成為嚴格控制下的中國社交媒體批評風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國內受到騷擾。

彭斯表示,當有中國學生、美國學者偏離共產黨路線時,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就會向中共領事館和大使館報告。

美國教授和學生指稱,孔子學院和CSSA參與中共的情報蒐集和政治影響。中共政府在全球各大院校安插孔子學院,並宣稱這些機構是傳播中國文化,而不是散佈政治教條。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8年8月發佈的報告披露,中共透過孔子學院等學術機構和團體在海外推行統戰,組織抗爭活動,歪曲歷史,以支持北京的政策立場。

目前,美國、荷蘭、比利時、瑞典、法國和加拿大均有大學終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其中在美國,包括三藩市州立大學在內的至少13所大學,已經決定停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USCC報告還指出,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通過中共使領館,接受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命令,並積極展開與北京統一戰線戰略相一致的海外華人工作。

中共的影響力一直是美國情報機構的首要關注。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國會的一次作證時說,他的機構已經展開了上千起涉及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調查,幾乎所有這些案例都和華裔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