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故事的主人翁叫謝秀芬,河北邯鄲農村人,1979年的一天,她騎車到農村「公社醫院」做結紮手術,護士在她腰椎部位打了麻藥,手術做完後,她就再也不能走路了,這一癱就是16年。301醫院診斷結論是:脊椎損傷半截癱,「殘聯」也給她發了下肢癱瘓的殘疾證。

明慧網報道,秀芬當時已有四個孩子,最小的才兩歲。丈夫在部隊,她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娘家母親照顧。

秀芬看到滿頭白髮的母親忙裏忙外的,常常淚流滿面,心如刀割,她幾次都想吃老鼠藥一死了之,但看看四個年幼的孩子,需要媽媽的呵護,想想年邁的雙親,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弟弟結婚後,秀芬不能在娘家待了,1989年,她隨軍到了北京。當時,她丈夫每月工資只有四五十元,一家六口人,日子過的很艱辛。更令她痛苦的是丈夫上班累,下班還得忙做飯,洗衣服,看孩子,又當爹又當媽,同時還得伺候她。秀芬一天到晚止不住地流淚。

她怕尿床給丈夫多添麻煩,只好少吃少喝。誰知,在床上越養病越多——萎縮性胃炎、冠心病、高血壓、食道炎,結腸炎等等十幾種病,下肢不能動,脖子不能動,簡直是活受罪。

有一次,她渴了,伸手去拿水杯,一下子摔下床,牙也磕掉一顆,趴在地上動不了,直到丈夫下班才把她抱上床。

她心灰意冷,對丈夫說:「我這樣拖累你,還不如死了好!」

丈夫安慰她:「有爹不如有媽好,你死了,四個孩子怎麼辦?」「你躺一輩子,我照顧你一輩子。這樣總是一個完整的家啊!要找到好醫生還能治好了。」

就這樣,她住了幾個大醫院,找了名醫也沒治不自己的病。她在痛苦中煎熬著……

16年過去了,1996年4月,秀芬的妹妹告訴她:我們倆口子煉法輪大法了,這個法太好了,很多很多的人都在煉了,煉了法輪大法,甚麼病都沒了,你這病就是「小菜一碟」。秀芬一聽很高興,也要煉。

秀芬每天堅持讀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越讀心裏越亮堂,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煉自己的心性。看看自己哪些方面做得不好,去改正,也學會了理解別人。

1996年7月1日,丈夫用輪椅把她送到煉功點,這是秀芬永生都難忘的一天,她終於站起來煉功了!

16年了,第一次,秀芬像個正常人一樣堂堂正正地站起來了。她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對法輪大法的感激之情。

兩個月後,秀芬的身體不痛了,原來的萎縮性胃炎、冠心病、高血壓等病全都沒了,也能吃飯了,體重增加了,腿也越來越有勁了。

1998年,2月3日一早,秀芬扔掉枴杖在屋裏開始練習走路。就像孩子學走路晃晃悠悠的, 丈夫看見了很擔心,秀芬堅定地說:我要扔掉枴杖走路了,看這不好好的嘛!」

這一天,煉功點的其他法輪功學員看見秀芬一扭一扭地走來了,都祝賀她終於能走路了!

秀芬激動地說:「我能自己走路了,李洪志師父救了我!」

秀芬恢復走路後,每天看大法書, 煉功,快樂得簡直像小鳥一樣老想要飛起來,一般人走路都追不上她。

這是修煉法輪大法後,發生在秀芬身上真真切切的事實。她激動地說:「我是一個癱瘓了整整16年的病人,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是李洪志師父給我重新安排了人生的道路,讓我獲得了新生。」

1998年7月10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目真實地報道了這個感人的故事。很多人由此走入了法輪大法中修煉。

結語:

聽良言,福音字字迷霧散;明真相,善心一念福相隨。歡迎轉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