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對世界經濟造成影響的中美貿易戰,隨著特朗普和劉鶴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暫時緩和了一些。

在長達96頁的協議當中,有82處「中國應該」(China shall)做甚麼,而「美國應該」(USA shall)出現不到5次。對兩方的要求和約束,幾乎是一面倒,而且還有「美國說了算」的執行機制。這樣一份協議,不少華人說是「城下之盟」。

令人不解的是,中方曾多次高喊「貿易戰由加徵關稅而起,也應由取消加徵關稅而止」。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前不久還對外宣稱,中方堅持將取消關稅作為「第一階段協議」的一部份。

面對中方取消關稅的強烈要求,美方並沒有為之所動,仍然保留3700億美元商品從7.5%到25%不等的關稅。

而中方為何最終改變主意,硬生生吞下「懲罰性關稅」?其實這裏有6大因素,迫使北京必須接受,其中中方自身的因素佔了5個。

第一大因素:經濟不給力

1月17日中共統計局公佈了經濟數據,去年的經濟增速是6.1%。創近30年來最低。《紐約時報》指出,中國經濟仍然面臨著一些最大的挑戰。

中共官媒也開始釋放信號,聲稱「今年經濟增長目標不必拘泥於6%」。而經濟學家們一直在降低自己的增長預期。德國商業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對《紐約時報》表示,今年將降到5.8%。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認為,中國經濟有一定的下行壓力,需求不足將持續相當長的時間。他認為經濟增速最可能是5.8%~6%。

標準普爾的預估最低,認為會降到5.7%。

中國褐皮書首席執行官利蘭・米勒(Leland Miller)指出,中國經濟「看不到『活力』,這個令人擔憂」。

缺乏「活力」,或許可以從中國電力部門得到一些證實。一名國家電網匿名高級職員對《金融時報》表示,全國27家省級電力公司中,去年至少有10家虧損。國家電網正在迎接未來5年最糟糕的情況,他們預計到2024年,中國經濟增長率會降到4%。

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北京不可能完全不知情。貿易戰打的就是經濟實力,但中國經濟不給力。如果再拖延下去,或者特朗普再提高關稅,中國經濟很可能撐不住了。

北京似乎意識到,如果經濟崩潰,中共政權還能生存嗎?

第二大因素:中美經濟正在「脫鉤」

貿易戰打了一年多,中美關係也發生了變化。去年7月15日,特朗普曾公開表示與習近平的關係「不再那麼親密了」。特朗普的說法,反映著中美關係受到了影響。直接的表現就是兩國經濟漸行漸遠,甚至滑向了「脫鉤」。

大量外企持續撤離中國,僅僅是美國企業就有200多家。如果只是勞動密集型的低端產業撤離中國,也不足為怪,因為中國正在調整產業轉型。

但問題是,像甲骨文這樣的大科技公司也要離開中國。去年5月,甲骨文表示要關閉中國的研發部門,裁員一千多人。甲骨文要撤離,很可能反映中國的轉型偏離了軌道,甚至轉型失敗。

如果貿易戰不斷升級,中國外匯儲備就會相應減少,外企的盈利空間也會越來越小。賺不到錢,還要被加徵高關稅,留在中國還有甚麼意義?撤離中國的速度在加快。

一旦外企都撤走了,美國又找到了替代國市場,那就是中美經濟「脫鉤」的時候。

而中國是出口導向型經濟,美國是第一大外貿出口國。如果經濟「脫鉤」,中國經濟很可能被腰斬。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2018年7月31日就警告:如果國家這次走錯路,中美關係處理不好,對30歲以下的年輕人來說,這輩子可以洗洗睡了。意思就是沒甚麼指望了。

所以在簽署協議後,劉鶴說了一句:「中美協議有效地阻止了中美脫鉤的傾向。」

第三大因素:爭取時間

這次簽協議,央視進行了直播,《人民日報》也配發了評論。但它們都「漏」掉了一點,就是特朗普關於第二階段談判的部份。

特朗普16日推文說,「我們(美國)正處於第二階段(談判)初始的有利位置」。他15日簽過協議後表示,「第二階段將很快開始」,並說「很快」訪問中國。

中共官媒為甚麼「漏」掉這部份內容呢?因為這是真正的關鍵部份。無論網絡盜竊、政府補貼還是國企改革,都相當敏感。

去年4月底5月初北京毀約,就是因為這些問題。美國要求中方修改60多部有問題的法律法規,杜絕網絡盜竊行為,不許對國企補貼等等。

北京如果真這麼做,就涉及到了中國經濟體制。中共是「政經一體」,改變經濟體制,政治體制也得變。通過暴力和謊言得來的政權,中共當然不會主動放棄。

但如果不改變貿易政策,面臨著美國加稅。特朗普在簽字儀式上說得非常清楚,「關稅是美國在談判桌上的牌」。

怎麼辦?中方提出了分階段談判。先談美方關注而中方也能接受的,就是第一階段協議內容。就這個協議,北京也一拖再拖。如果不是美方明暗兩線施壓,不知道拖到甚麼時候。

《華爾街日報》消息說,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去年12月找到了特朗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了解特朗普的想法。庫什納告訴崔天凱,如果不解決分歧,特朗普將在12月15日加徵新關稅。他建議中方「不要考慮降低關稅的問題,想想如果無法達成協議會發生甚麼」。

於是中方表示願意達成協議,可以大量買美國貨,也接受大部份關稅。這起碼暫時避開了撼動中共政權的幾個關鍵項。

北京可能有盤算:期盼特朗普11月大選落敗。萬一換上不懂經濟、好對付的民主黨人,對個人施以利益誘惑,可能不用修改法律了。但這有點懸,因為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性相當高。

但不管怎麼樣,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已經爭得了一些時間。但可以想見,第一階段談得都這麼難,第二階段深水會容易嗎?

第四大因素:緩解內部壓力

在一年多的貿易戰當中,媒體經常報道中共內部、特別是體制內的有識之士對北京的批評聲音。指責北京「誤判」,造成中國經濟下滑。也有中共利益集團在利益受損後,多有不滿言詞。

1月6日,《世界日報》援引中南海的消息,稱習近平舉步維艱、進退兩難。因為身邊只有一幫專事逢迎的庸才,具有實際執政能力的團派大員心灰意懶,出工不出力,造成中共內政外交昏招疊出。

文章還引述習身邊隨從的話說,「習近平早已沒了幾年前的豪情壯志。」

去年12月15日,習近平訪問澳門期間,《世界日報》也刊文。說中共高層包括習本人,對下一屆接班人進行了內定,以防不測。

討論最高層「意外」,這是大忌。這兩件事的發生,合理的解釋是,習的反對派希望他發生意外。換句話說,這很可能是習的對立面在利用曾力挺薄熙來的《世界日報》放風。除了警告習,還試圖在中共政壇和國內製造並加劇混亂。

去年5月,李克強曾和王滬寧在官媒對陣。李克強在國務院就業會議上要求,把失業人員留在當地,防止出現「大規模返鄉潮」。而就在同一時間,王滬寧主管的《人民日報》發文「走,回鄉創業去!」直接跟李克強對著幹。

當月,很多人手機上收到消息「中美貿易戰停火!止戰!」很多商業網站都跟著推送這個消息。但新華社隨後就「闢謠」,說是2018年5月20日的舊聞。

這些明顯的表徵,透視著中共內部的分裂。兩派、甚至多派系的勢力在拉扯著北京當局,每一方都在向習近平或明或暗地施加著壓力。

時事評論員秦鵬認為,對中國共產黨來說,「改革亡黨,不改革亡國」,這是兩難的抉擇。現在與美國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可以堵住一部份人的嘴。而這部份協議內容又對中共政權的衝擊不太大,也堵住了另一部份人的嘴。一定意義上來說,為北京當局緩解了一些內部壓力。

第五大因素:港台民心盡失

16日台北市信民兩岸研究協會公佈了一份總統大選後的民調,評出了對選舉影響最大的5件事。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香港反送中,高達26.7%的民眾坦承,因為北京暴力處理香港問題而改變了支持對象。

很多人都關注了台灣的總統大選,民意很清晰,1900多萬選民,蔡英文得到了817萬票,57.13%的得票率。

其實說起來,蔡英文應該算是反敗為勝。而扭轉她頹勢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北京的「助攻」。它不僅打壓台灣,挖角邦交國,而且對香港反送中的處理,更讓台灣人看到了一國兩制的虛偽。

從去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到台灣總統大選蔡英文以創紀錄的高票連任,事實已經證明,北京的港台政策全盤皆輸了,已經完全失去了港台民心。

北京不僅誤判美國引發貿易戰,而且誤判港台民意。所實施的一系列政策和做法,已經把香港、台灣推得越來越遠。別說自由民主的台灣,就連主權在中共手裏的香港,也已經人心背棄。

再加上美國對台灣、對香港的支持,讓北京顧慮很大。

去年美國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台北法案》和《國防授權法》,事實上已經大幅提升了美台之間的官方聯繫。

而對香港,美國就香港人權立法,特朗普和其他美國官員都反覆強調,在密切關注著香港問題。去年11月26日,特朗普表示中美貿易協議不會對等,必須對美方更有利。同時他指出,「希望看到香港問題好好解決(go well)」。

在聯大演講中他還說,「中國(中共)如何選擇處理(香港)局勢,將在很大程度上說明其在未來世界中扮演的角色。我們希望習(近平)主席成為一位偉大的領導人。」

北京擔心,如果美國在貿易談判中打出這兩張人權牌,中方會更難受,所以使勁討好特朗普,希望減輕一些壓力。

第六大因素:美國不相信中共

這一點,相信北京也很清楚。特朗普在簽字儀式上解釋了為甚麼要維持對華關稅。他說「我不能丟掉手裏的牌」,如果把所有關稅都撤銷了,美國也就無牌可打了。要想全部撤銷關稅,只有等第二階段談判完成了,才有可能撤銷。

這已經很明白了,就是提防北京再次變卦。美國保留大部份關稅,讓中方時時感覺到疼痛,這樣才不太可能毀約。

這也是關稅得以大部份保留的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不管你說的多麼天花亂墜,但是你有不光彩的案底。說白了就一句話:美國不相信中共,必須給你戴上「緊箍咒」。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接受懲罰性關稅,純粹是北京的無奈之舉。因為中共政權已經危機四伏,從國內幫派打鬥、中國經濟疲弱,到港台漸行漸遠、民心盡失,再到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施壓圍堵,中共政權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為了保住政權,北京只能硬生生地吞下懲罰性的關稅。

不過藍述指出,中共實施暴政幾十年,已經是天怒人怨,天滅中共成了人們的共識。不論北京當局怎麼保政權,最終都是徒勞。因為中共解體,已經是歷史必然。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