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的名字叫作「楊朱」,人們往往引以為自私的代名詞,唸中學歷史時,常常會讀到孟子的說法:「楊子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

以上的這句話,引申為成語「一毛不拔」,在民國時代,有牙刷使用了這個成語,來作為廣告,以喻牙刷毛不會甩掉。

人們不知道楊子的生卒年份,但因為墨子沒有提及過他,所以猜測他是在墨子之後,否則以他的思想和墨子完全相反,墨子不可能不論到他。在孟子的時代,楊子已經名滿天下,《孟子‧滕文公》篇云:「楊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歸楊,即歸墨。」

墨子死於西元前381年,孟子的生卒年份則是前371年至前289年左右,楊子便是活在這兩段時間之間。換言之,楊子和孟子是市場的競爭對手,正打個你死我活。

如果楊子單單只是自私,絕對不會如此流行。其實,墨子提倡的是「兼善天下」,楊子提倡的是「獨善其身」,《列子‧楊朱》的說法是﹕「楊朱曰:『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捨國而隱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體偏枯。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損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簡單點說,這就是很多大右派對資本主義的看法﹕人人自私,世界反而會更加美好。楊子並非提倡損害公益,而是要「公天下之身,公天下之物。」

《列子‧楊朱》又說:「豐屋、美服、厚味、姣色。有此四者,何求於外?有此而求外者,無厭之性。無厭之性,陰陽之蠹也。忠不足以安君,適足以危身;義不足以刊物,適足以害生。安上不由於忠,而忠名滅焉;利物不由於義,而義名絕焉。君臣皆安,物我兼利,古之道也。」

享受物質生活,不去追求政治權力,這顯然也是有利於統治者,不易受到統治者的鎮壓,有利於學說的傳播。

至於墨子學說,則像是共產主義抽去了唯物主義,相信有神的存在。由此可以見得,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爭辯,在二千多年前的中國,已經存在了。

不過到了最後,墨子學說和楊子學說齊齊快速消逝,《孟子‧盡心》的說法是﹕「逃墨必歸於楊;逃楊必歸於儒。歸,斯受之而已矣。今之與楊、墨辯者,如追放豚,既入其苙,又從而招之。」

用現代的語言說,就是不信共產主義的,就改信了資本主義,後來想想,資本主義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還是用道德來控制的資本主義,這就是儒家之道。這當然是孟子作為儒家大師的一廂情願看法,但到了後世,國家終於獨尊儒家,孔子和孟子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