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延安寶塔區川口鄉村民劉志斌因向勢力強大的採油廠索取佔地賠償,於21年前被鄉政府官員綁走,從此人間蒸發。日前當局成立專案組調查,但知情人指出,結果並不樂觀。

劉志斌現年48歲的妻子高秀玲和他們的三個孩子,從1998年4月劉志斌被副鄉長李新計(官方通報中稱為聯防隊長李興繼)帶人綁走後,一直到處尋親,21年未果,直到近日才有專案組介入。但即使如此,事情並沒有立即出現轉機。

當地石油企業霸道 知情人:每年打死好多人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據知情人陸先生透露,儘管官方已成立了將近四十人的專案組,但因為擔心相關當事人串供,他們現在也無法披露任何消息。

他說,包括他在內,根據對當地石油企業的霸道慣例,他對結局並不看好,並且也都認為,劉志斌可能早已不在人世。

陸先生說:「警方正在破案。專案組三十多人在辦這個案子。我聯繫了,警方說正在找人核對這個資訊,擔心串供嘛,在這個時期內,不對外發佈任何消息。」

他說:「以我的判斷,(劉志斌)死掉了,失手打死的比例大一點。石油部門我們這兒每年打死的都好多啊,這不算個啥事啊。」

當地人士稱,由國企壟斷的石油開採企業所導致的暴力和踐踏人權事件,在當地非常普遍。

警方多次找家屬做筆錄 詳情未知

報道說,劉志斌的女兒劉萬花透露,警方已多次找她們全家做筆錄,1月15日其母親又被延安市公安局刑警隊叫走詢問相關情況。當地檢察院也已經介入,但檢方是否調查官員瀆職,他們並不清楚。

劉萬花說:「現在那個刑警隊叫我媽過去一下,說調查一下情況,1月15日,我們現在往過去(那邊)走。昨天有個檢察院的來我們家,問了我爸的詳細情況,再也啥沒說。

「前幾天吧,橋溝派出所要我們三人都做了筆錄,我媽和我弟在那個橋溝派出所做了筆錄,我媽10點多走的,下午6點才出來。我懷孕了嘛,下雪天嘛,他們幾個人,有橋溝刑警隊的,還有個寶塔分局的,跟我在我們村上做的筆錄,就問了一下我知道的情況。」

官方資訊稱劉被釋放 所謂證人也不知情

而當地官方此前披露的資訊稱,21年前劉志斌被抓走後,第二天就已經釋放,並且有其同村的村民劉金亮父女「作證」,在街上見過被釋放後的劉志斌,劉志斌還託他們給家裏捎口信。

但劉萬花指出,這兩個所謂的證人,此前21年裏從來沒有向村裏的人提及此事,並且他們兩家本身就有矛盾。迄今為止,他們試圖尋找涉事的李新計也無法如願,而僅僅是聽說警方找過李新計了。而涉及到採油廠的人是否被調查,他們也根本不知情。

劉萬花說:「就是說見了我爸的父女兩個,都是我們村上的人。女子出嫁在那個川口政府這兒(附近)。之前二十幾年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見過我爸,或是我爸給我們家裏捎話,從來都沒有提起過,包括我們村裏面的人,任何人都沒有聽過此事。聽我媽說,這個證人是跟我們以前有金錢上糾紛。派出所打電話找李新計了,具體談了甚麼他們也沒有跟我們說。沒聽說過找油廠的人。」

自由亞洲記者也聯絡到證人劉金亮的親屬,據他稱,劉金亮正在派出所接受調查,他們不知詳情。

川口鄉政府稱未知 家屬駁其說謊

為此,自由亞洲記者聯絡了當年綁走劉志斌的川口鄉政府,但該機構官員稱,此事由公安在立案調查,政府裏沒有人專門負責此事,並且她作為新人也不知情,並稱從來沒有聽說過劉志斌家人上訪鳴冤的事。

對此劉志斌的女兒劉萬花十分憤怒,她強調,即使是最近幾年,自己的母親和弟弟都在持續上訪求助,不但找過鄉政府、延安市各級部門,甚至還去過北京上訪。

但迄今為止,延安市寶塔區公安分局沒有回應自由亞洲採訪請求。


妻子高秀玲的控訴書。(網絡圖片)
妻子高秀玲的控訴書。(網絡圖片)


妻子高秀玲的控訴書。(網絡圖片)
妻子高秀玲的控訴書。(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