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官媒專題片披露了吳文廣、孟弘毅等紀檢系統「內鬼」的貪污細節。兩人分別與已落馬的「大老虎」虞海燕案、王珉案有關。

吳文廣向虞海燕洩露工作機密

1月16日晚,中共央視播出中紀委反腐專題片的第五集提到了相關細節。

2017年,甘肅省前副省長虞海燕落馬。在虞海燕落馬前,中紀委前第九紀檢監察室正處級紀檢監察員吳文廣長期與他保持密切交往,並多次向他洩露工作機密。

在北京郊區有一個叫作玉泉三號的會所,虞海燕每到北京開會或出差,就和吳文廣在該會所碰頭。玉泉三號的投資者之一鞏傳海,是吳文廣結交的商人,吳文廣經常在這裏安排各種飯局吃請,都由鞏傳海為他買單。

鞏傳海通過吳文廣向虞海燕打招呼,順利介入了蘭州市的一些工程項目。對於吳文廣提出的要求,虞海燕儘量滿足,也叮囑其親信金晉哲想方設法和吳文廣搞好關係。

虞海燕在專題片中表示,實際上就是一個權錢交易,相互利用。

吳文廣不僅向虞海燕打招呼為老闆拿項目,甚至請他幫忙撈一名涉案老闆。因這名老闆的家人找到吳文廣,希望他幫忙撈人,吳文廣為該老闆取保奔走斡旋,從中收取好處費。

吳文廣利用虞海燕的權力幫老闆們辦了事,作為回報,2014年,當有關虞海燕的問題舉報移交中紀委後,吳文廣不但主動寫好函詢回覆材料,還將初核涉及到的問題向虞海燕、金晉哲等人透露,企圖為他們抹案。

除吳文廣外,虞海燕在2010年搭上了中紀委第九紀檢監察室前副主任明玉清。明玉清也想為經商的兒子在甘肅拉項目,於是虞海燕和明玉清兩人一拍即合。2014年巡視後,明玉清不僅把中紀委的調查內容透露給虞海燕,甚至還幫助將虞海燕的問題抹平。

此外,虞海燕被調查時曾極力阻撓巡視組的調查。他把家裏與相關老闆的合照都剪碎了往馬桶裏沖,把和老闆們聯絡的手機用醋浸泡後扔進了黃河等。

2018年7月18日,虞海燕被判刑15年。他被指控與其妻受賄共計6,563萬餘元。

虞海燕還因積極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及明慧網列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

孟弘毅向遼寧老闆洩露王珉案相關機密

孟弘毅是中紀委第十紀檢監察室前副處長。

「我在中紀委工作期間,利用十多年的時間,在自己所聯繫的地區,逐漸地編織起了自己一個關係網。我就把這張網當作自己為其他人員和商人老闆辦事的一個途徑,利用自己和其他地方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和影響力。」孟弘毅說。

孟弘毅和一些商人老闆交往密切,最終也因此向這些老闆洩露了辦案機密。當時,他所在的處室正對遼寧省委前書記王珉展開初核,有兩名遼寧老闆主動向孟弘毅提供各種物質享受,並向他打聽消息。

孟弘毅說,「給我提供了這種,一些我以前沒有經歷過的一些物質享受,對方也給我承諾過,利用他的平台和關係幫助我,引薦一些關係,實現我儘快地被提拔。我在這種利益,物質利益和政治利益的這種雙重誘惑下,我所了解的信息給他們透露一點,……也想展示一下自己掌握一些內幕的情況。」。

這兩名老闆得知消息之後,轉身就迅速透露給了相關涉案人員。

2017年8月4日,中共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前遼寧書記王珉被判無期徒刑,他被指控受賄1.46億元人民幣。

王珉在遼寧執政期間,被指搞「團團夥伙」。王珉落馬後,中共官方通報指,王珉對拉票賄選案「負有主要領導責任和直接責任」。

另外,王珉在2013年馬三家事件中扮演了惡劣的角色。當時,遼寧當局曾對引起轟動的《走出馬三家》報道進行污衊,與習近平在廢除勞教制問題上對抗。

此外,王珉曾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積極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為追查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