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利用「一帶一路」具有限制條款的投資倡議在全球擴張勢力,且「一帶一路」已讓一些國家陷入債務困境。在美國後院的拉丁美洲,中共也開始在多方面進行滲透,引發美方警惕。

那麼中共在拉美滲透方式是甚麼?扮演了何種角色呢?

美國目前仍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最大的經濟和安全夥伴,但在過去十年中,中共對該地區在經濟、外交和軍事領域迅速介入,成為該地區最大債權國和第二大貿易夥伴,引發美國擔憂。拉美成為美中地緣政治衝突新戰場。

中共在拉美扮演怎樣的角色?

「商業內幕」(BUSINESSINSIDER)近日發表了軍事國防專欄編輯克里斯托弗•伍迪(Christopher Woody)撰寫的文章,文中一位美國軍方指揮官揭露了中共滲透拉美的四種方式。

W 美國南方司令部指揮官法勒(CraigFaller)揭露了中共滲透拉美和南美的四種方式。(Photo by RODRIGOBUENDIA / AFP)
W 美國南方司令部指揮官法勒(CraigFaller)揭露了中共滲透拉美和南美的四種方式。(Photo by RODRIGOBUENDIA / AFP)

薩爾瓦多總統於12 月初宣佈,中共已同意與該國進行合作,並將投資建設體育場、水處理廠和旅遊開發等項目。

不到兩周,阿根廷新政府表示準備加入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這將使該國成為該地區四個主要經濟體中第一個這樣做的國家。

伍迪表示,這兩個位於南美兩端國家的最新發展只是中共在該地區深度滲透的最新跡象。

中興通訊正在阿根廷北部偏遠地區,胡胡伊省(Jujuy)建置安全錄像機。(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中興通訊正在阿根廷北部偏遠地區,胡胡伊省(Jujuy)建置安全錄像機。(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中共在拉美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美國國會委任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8 年10 月17 日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在拉美地區擴張有四個主要目的(目標):(1)確保中共可以進入該地區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消費市場;(2)獲得該地區對中共外交政策的支持;(3)塑造該地區對中共的看法和話語;(4)以及增加中共在該地區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美國海軍上將克雷格•法勒(CRAIG FALLER)是負責墨西哥南部地區的美國南方司令部指揮官,他曾表示:「中國是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也是南美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所以我們的《國防戰略》(NATIONAL DEFENCESTRATEGY)宣告與中國(中共)競爭,這是正確的做法。」

在2019 年10 月華盛頓特區舉行的兩次活動中,法勒指出,北京正通過四種途徑提高中共在美國南部各國的利益。他曾表示,中共致力於滲透「我們的鄰近地區,試圖在夥伴選項方面取代美國,並削弱我們夥伴對法治和民主的承諾」。

途徑 1:貸款和租賃

法勒指出,中共的貸款帶有不利條款,這在「世界上有據可查」。他說,貸款並不總是對那些借到錢的人有利。

他補充表示,中共正在進行交易的約有56 個不同水準的港口,其中包括巴拿馬運河兩側的港口。他說:「其中一些交易都簽訂了非常長的租賃協議。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共在(世界)其它地區對港口租賃協議的所作所為,這些協議實質上讓東道國陷入了被限制進入或參與的境地。」

法勒表示,美國南方司令部正密切關注這些交易,但南美和拉美整體的安全狀況讓他感到有點緊急。

法勒提到了最近加勒比地區一個美國夥伴國與中共達成的協議:中共同意在該國全國範圍內修建一條道路,作為回報,中共將對該道路沿線「數千英畝」土地擁有權利,並在接下來的99 年內可控制該道路的通行。法勒說:「這就是讓中共進入並在全國範圍內修築道路所要付出的代價。」

法勒拒絕透露那個加勒比海國家的名字,但據美洲對話組織(INTER-AMERICANDIALOGUE)亞洲和拉丁美洲計劃主任瑪格麗特•邁爾斯(MARGARET MYERS)稱,根據法勒的描述,這聽起來像是牙買加最近達成的一項交易。

USCC 報告表示,中共利用在政治、媒體和教育交流方面不斷增長的民間交流,來塑造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對中共的看法,並為中共外交政策目標提供支持。

邁爾斯還指出,中共在國際上孤立台灣的努力在南美洲也取得了成功,薩爾瓦多就是改變立場的幾個國家之一。

美洲學會/美洲理事會副會長埃裏克‧法恩斯沃斯(EricFarnsworth)2019 年5 月曾經表示,中共利用其在某些市場的特殊商業渠道——在加勒比地區和中美洲,它們利用這些優勢,獲取外交和政治上的好處。比如,中共說服一些國家政府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

途徑2 :IT 基礎設施

由於擔心北京可能會滲透或利用IT 基礎設施,因此中國的IT基礎設施擴張受到了美國的審查。

法勒說:「根據中國(中共)法律,所有公司的數據都是國有的。如果你的IT基礎設施是中國(中共)國有的,那麼我們如何信任合作夥伴,並與其建立一種交換數據的關係?」

法勒認為IT 是「網絡門戶」,因此美國必須提出一種替代方案。雖然美國方面非常努力,但進展還不夠快。

邁爾斯認為,「技術元素」是需要監視的元素。她說:「我確實認為這是非常關鍵的發展,並且對該地區具有潛在和重大的安全影響。」

途徑3 :空間站

法勒指出,中共在太空領域進行了巨額投資,包括在美國以南國家建立空間站,並在阿根廷、智利和其它地方獲得太空站股權。

法勒說:「人們會說:『嗯,就海軍基地而言,它們沒有物理實物存在。』是,那不是現在正在玩的遊戲,但那會發生,而且可能很快就會發生。如果你封鎖空間、封鎖IT、封鎖港口,那麼你就有了影響力和信息。」

法勒指的是中共在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亞(PATAGONIAN)地區建立的軍用空間站,該空間站有16 層樓高的天線,但該空間站的目的或操作等缺乏透明度。

五角大樓發言人克里斯托弗•洛根(Christopher Logan)中校曾說,美國軍方官員正在評估中共這個測控站的可能作用。中共官員拒絕接受有關這個基地和中國太空計劃的採訪。

《紐約時報》此前在其對這個基地的報道時引述專家的話說,天線和其它支持太空任務的設備,比如中國目前在巴塔哥尼亞擁有的這種設備,可以提高中國(中共)的情報蒐集能力。

途徑4 :軍事援助和武器系統

法勒說,中共在該地區的武器銷售額並「不高」,在過去五年左右的時間裏總計達到了約6.15 億美元,他稱這是「一個軟數字」,因為「高的(數字)是中共提供的軍事物質禮物」,例如卡車和小船。

「商業內幕」報道說,中共相對較晚進入拉美武器市場,其常規武器仍僅佔北美和南美武器進口的3%。儘管中國武器通常比美國或俄羅斯的便宜,但中共在該地區的國防銷售已從小型武器擴展到更複雜的系統,包括雷達、裝甲運兵車、戰鬥機和軍艦。

委內瑞拉一直是該地區中共武器的最大買家,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和秘魯等國家也是重要的客戶。委內瑞拉還利用中共的裝甲運兵車鎮壓了抗議活動。委內瑞拉軍隊還發佈了在委內瑞拉基地建立的中國製雷達系統照片。

法勒說,中共已經「向該地區部署了一些資產,並且在過去幾年中不斷增加。他們還增加了軍事接觸,西班牙語學校、訓練、培訓中心,並向各國提供裝備禮物。」

法勒指出,這些禮物增長已「在某種程度上破壞了與美國的夥伴關係,並助長了地區的不穩定性」。

競爭還是衝突

美國軍方從安全角度看待中共和其它國家在該地區的存在。

法勒說:「它們在那裏,它們就在現場,並為他們的國家(中共)利益而努力,而他們使用的方式與這一地區的長期穩定以及我們的長期穩定背道而馳。地球的未來取決於我們如何調和這種競爭,但是現在,在這個半球,在價值、准入和影響力方面這種競爭很強,正接近衝突。」

法勒認為,加強合作夥伴關係是解決這一問題的一種方法,但是必須「互利」,包括強有力的情報共享和聯絡。

從廣義上講,美國和拉丁美洲國家具有許多共同的價值觀,尤其是與公民自由和民主治理有關的價值觀。批評人士認為,中共的治理模式將破壞這些原則。隨著北京影響力的擴大,對此的擔憂可能會加劇。

中共對美國南部國家的投資多數來自其國有企業,這些國企最終接受共產黨的指導。這意味著,即使這些資金不是直接來自中共,也跟中共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伴隨著中國資金而來的,是中共政府在各種事務上的影響力,包括透明度、人權、貿易實踐等等令人質疑的各種問題。

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拉美研究教授埃文‧艾利斯(Evan Ellis)博士曾警告說,中共在政治和人權問題上有著非常不同的看法;讓中共在世界某些地方重寫這些規則,是極其危險的。「出於這些原因,我確實認為,這即使不是關係到生死存亡,也顯然是我們所面臨的最具有挑戰性的威脅之一。」

在中共邀請南美國家加入其「一帶一路」倡議之後,美國於2018 年啟動「促進美洲增長」計劃,促進私營企業投資拉丁美洲的能源和基礎設施。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在該計劃中與阿根廷、智利、牙買加和巴拿馬簽署備忘錄(MOU)。

秘魯外交官2019 年12 月5 日表示,秘魯和美國正在就一項促進美方在南美國家投資的協議進行談判,並已進入最後階段,該協議將是美國對抗中共在秘魯影響力的部份舉措。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2020.1 月號/ 第2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