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定於美東時間周三(15日)在白宮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14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中美雙方並沒有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同意進一步削減關稅。

13日,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接受NPR訪問時表示,第一階段協議中將包含執行條款,透過這個條款,比方說美國產品未足額採購,執行機制會讓萊特希澤得以在90天期限內,重新施加關稅,中共則承諾不會反制。

換言之,第一階段協議的簽署,中美未就進一步降低關稅達成協議,同時,只要中共沒有履行承諾,將觸發協議中的「折返條款」,美國即可單方面恢復簽約前暫停實施的關稅。

然而去年7月,中美重啟談判時,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公開表示,雙方若要達成協議,加徵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11月1日,本輪復談迎來重要進展,即中美雙方牽頭人當天再度通話。隔天(2日),官方背景的微信公眾號「陶然筆記」發文《妥善解決核心關切是達成協議的前提》,指出三個核心關切問題沒有變,依序是:取消全部加徵關稅、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改善文本平衡性。5日,「陶然筆記」再發文強調《取消已加徵關稅是達成協議的必要條件》。7日,高峰在記者會上重申,取消已加徵關稅,這是達成協議的重要條件。

而中共對於貿易關稅戰從一開始的不怕打、奉陪到底,到簽協議希望美方取消加徵關稅,一個很明顯的原因是,美國高額關稅已演變為衝擊中國就業的一個風險來源,且這個風險在擴大。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外不同研究機構多評估,貿易戰將引發中國失業潮,雖然中共官方完全沒有這方面失業統計的公告,但有2個數據透端倪。一是去年4月李克強國常會拍板高職院校擴招方案,此方案大規模擴招100萬人,且退役軍人、農民工、下崗失業人員均可報考,而他們正是「穩就業」的重點群體。二是去年12月開考的考研逾340萬人報名創歷史新高,而2019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830多萬人,也就是有超過應屆畢業生四成的人數報考研究生,分析多指為延緩失業時間。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去年10月21日發佈報告認為:美國加徵的關稅嚴重衝擊中國的就業。已實施的加徵關稅對中國就業的影響還沒有完全顯現。以現在數據推算,加徵關稅的幅度如果達到21%至24%的範圍,對就業的負面衝擊將會快速顯現。另有分析數據指出,目前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的整體關稅達21%。

2019年12月24日,即美國已經針對價值超過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2,500億加徵25%/1,100億加徵15%),李克強簽批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指出要「全力防範化解規模性失業風險」。而媒體作為對照報道,2019年11月美國失業率月3.5%,平1969年12月以來最低紀錄;美國民間企業2019年12月增聘20.2萬人,遠超預期的15萬人,顯示美國就業市場強勁穩健。

中美貿易爭端首輪關稅戰在2018年7月6日正式開打,雙方勞動市場歷經一年半有餘的動盪,有專業財經網媒以此新聞標題評價:「美國民間新增就業讚,中國全力防範化解規模性失業」

而在中美貿易戰硝煙瀰漫之時的2018年7月28日,北大經濟學者、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高善文在山西證券演講探討中美貿易爭端,其演講一度火爆金融圈與互聯網,其中,讓網友深受刺激的一番話是,高善文說,這次中美關係處理不好的話,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最可憐,準備過苦日子吧。

還有人整理了這場大尺度談話內容未經演講人審核的幾個觀點是:(1)改革開放主要就是向美國開放,對越自衛反擊戰實際上就是中國交給美國的投名狀。(2)改革開放初期、加入WTO等關鍵時刻,美國都是支持中國,目的是希望中國更加自由民主,不要成為意識形態上的對手。(3)中國現在國進民退、黨管一切等,和美國最初期待背道而馳,使得美國上下一致把中國當成了未來主要對手。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於2018年8月2日例行記者會上稱,美方最終會傷害自己。

美媒《華爾街日報》今年1月12日在「與中國的貿易戰給美國造成了損失,但影響不大」(Trade War With China Took Toll on U.S., but Not Big One)一文中指出:回顧關鍵指標不難發現,雖然一些貿易相關領域受到損害,大部份美國經濟還是安全度過了長達兩年跌宕起伏的中美貿易戰,而且幾乎毫髮無傷。

綜上所述,中共起碼這2點可謂慘敗,那是在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沒能達成全部取消、甚至降低已加徵關稅,以及在穩經濟方面深恐失業大軍成不定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