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今日將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雙方顯然都很清楚這只是中美雙方在貿易以致更多領域對抗的一個新開始。歷時近兩年的貿易戰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中美關係。同時中美在政治和經濟上持續出現「分叉」:美國經濟持續向好,政治上特朗普連任前景越來越佳;而中國經濟則持續遭遇「逆風」,而高層政治在「穩定」的表面下矛盾不斷積累。這些方面的發展都將成為未來貿易衝突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中共官媒透露內部爭議

中美將在15日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過,經常透露貿易談判進度的中共官媒發文自曝,中美簽約後將出現問題。1月13日,中共官媒《經濟日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陶然筆記」發文表示,如果不出大的意外,持續近兩年的中美經貿摩擦,即將迎來首個階段性結果。但未來的不確定性還很多。

文章把與美簽約稱為「堅持擴大開放」,其結果是,「國內勢必有人說,你看,妥協了,讓步了。」文章用「猶豫了」來形容拖延簽約,稱「這也正好落口實,你封閉」,「裏外不是人。」文章還說:「有人對中美未來處理分歧的前景抱有不小的憂慮。」「中美關係走到今天,面臨的形勢前所未有。」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被認為有中共官方背景的「陶然筆記」,此前曾多次就中美貿易戰的動態發聲。現在劉鶴去美簽協議前,它又發文承認當局中美簽約後要出問題,這或也印證了中共內部就貿易談判協議分裂的事實。

貿易戰已出現溢出效應

美國之音報道說,隨著貿易協定的即將簽署,中美看似正在走近彼此,但是,來自中國和美國的經濟學家們認為,第一階段協議的簽署,也只是暫緩了兩國間的緊張局勢,並不能解決很多根本性的問題,其中一些問題的演變甚至超出了決策者的初衷,很難再挽回。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派特里(Peter A. Petri)在美國智囊布魯金斯學會一個有關中國經濟的研討會上表示:「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固然很好,但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這是一個讓兩國緊張關係不再繼續升級的辦法。讓我們祈禱這樣的關係繼續保持,但是很多問題是根本性的,不會很快消失。」

他說,兩國意識形態的不同,以及先前的一些衝動性決策令雙方都意識到,解決問題是受一定限制的。派特里以中國通訊業巨頭華為在世界5G市場的發展為例說明,在某些問題上,事態的演變及其複雜性已經超出了決策者的初衷。

中美間已無「戰略互信」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康奈爾大學貿易政策高級教授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說貿易戰也影響了兩國的投資。他說:「即使可以讓兩國緊張關係有一定程度地降溫,但是,很多根本的經濟和貿易衝突已經跨越了門檻,很難回頭。你想想對兩國經濟的負面影響,特別是從投資方面來說。」

經濟研究公司榮鼎集團2019年8月1日發佈的報告說,中美之間的雙向直接投資和創業投資2019年前六個月只有130億美元,比2018 年下半年降低了18%,是五年來的最低點。報告說,中國對美國的直接投資2019 年上半年繼續維持在低於50億美元的水平,同一時期,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維持在68億美元的水平。

曾經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部主管的普拉薩德表示:「很難解決這些凸顯中美分歧的根本性問題。雖然雙方都有很強的動力保持經濟聯繫,但是雙方的不信任將會對經濟政策產生影響,而這將在很長時間內對雙方貿易和金融的流動產生負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