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頓,見到蘋果落地,竟相信這是宇宙間一等大事,苦苦追索而得萬有引力定律;那彎腰撿拾掉在地上麥穗的窮困婦女,誰也不肯多看一眼,米勒卻專注凝神地把它畫了下來,道盡了人世的艱難與莊嚴。

我們應該感激這些人的大驚小怪,否則,人生勢必黯然失色。

有好奇心才會有問號,有問號才可能有答案,任何答案又可能會產生新的問號。反反覆覆不住地問答下去,生命才會多采多姿,文化歷史才會變幻雄奇,不同民族才會有迥異的生機特色。

也有一些人以為萬事萬物早就有了答案,並且不值得追求,對於動輒大驚小怪的人物,總覺得他們太神經質,似乎滄桑歷盡心如止水才夠標準。

他們認為:生活,無非是名來利往;情關,無非是大夢一場;權勢,無非是改朝換代;環境,無非是春到冬去。人生啊,角色由來挑不得,該是哪齣戲輪到你上場,就上吧,戲演完了,下吧。

一般人目之為勘破名利情、徹悟世間事,紅塵大千與我不相干!

這種人值得我們不必大驚小怪之嫌,花費些好奇心與衍生的問號,細細地觀察接觸,保證你會有另一番心靈的際遇和收穫哪!

人生總似河水川流不息,何必感慨太多呢?有人在起點就凝滯觸礁,有人則奮力直奔大海;不同的際遇,卻都有著令人認同與珍愛的歷程,何妨隨其自然,聽天由命,該來的會來,該有的會有;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爭也爭不來。

且任狂狷瀟灑自在而行、隨情性自然淋漓盡致地活出個人特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