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大紀元紐約總部製作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最近採訪了美國智庫重要中國問題專家、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教授林蔚。他分析認為,中共正在進入前蘇聯式的「解體階段」,雖然表面不是馬上看得出來。林蔚的一些原以為今生永遠不能再回中國的朋友,看到北京完全不知如何應付香港事件這種情況後,都說看到了希望。林蔚本人也認為,有生之年可能有機會和太太回到一個「不一樣(沒有共產黨)的中國」。

採訪中林蔚回憶說,當年西方完全沒有準備,也沒有想到,蘇聯會突然解體。

從這次中共應付香港事件可以看出,「它那套統治機制已不能有效運作,開始散架子了,就像一輛太過老舊的汽車,突然間就變得不行了。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整個整體無法正常運轉」。中共現在的體制像是「即興拼湊」出來的機器,存在著各種功能障礙,無法有效了解真實情況,找出問題所在,更不要說有效地解決切實問題。

通過自己認識的中共高層,林蔚指知道中共意識到自己在「死胡同」裡,只是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四周佈滿了「地雷」,(走不好)隨時可能引爆(造成巨大傷亡)。

林蔚提到,如何從「共產主義」體制全身而退,理論上來說是一個大難題。前蘇聯非常幸運,解體只造成200人死亡。戈爾巴喬夫及時意識到靠開槍無法令人們屈服,於是他「建造了一條逃生通道,讓全蘇聯人民可以在體制崩塌,引起大爆炸之前,安全離開這個『劇場』」,所以應該得到極大的讚譽。

看到北京完全不知如何應付香港的樣子,林蔚和一些原以為今生不能再回中國的朋友,覺得看到了希望。林蔚想,等自己退休後,在有生之年,可能有機會和太太回到一個不一樣的中國,像解體蘇聯後的俄羅斯,現在在克里姆林宮,已經看不見那些共產黨領袖的塑像。他相信在中共解體後,毛的屍體也將會被搬走。

美國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要意識到「我們必須開始考慮,中共走在死胡同裡的問題。當中共決定下一步怎麼走時,美國也必須決定如何反應。但中國確實處在深刻的政治變遷中」。

要了解蘇共或中共,林蔚認為不能靠政府資料,也要避開與政府有關聯的人。了瞭解蘇聯,靠的是結識流亡者,異見人士,閱讀和認真對待他們的文獻和紀錄。

林蔚還提出,過往很多位美國領導人,在對華政策上犯了錯誤。包括「『政治與經濟分家」』這種處理方式。國家的經濟和政治是一個不可分割的體系,因為經濟在支撐著政治機器的運作。對一個是正在對自己國民犯下滅絕罪的政權,繼續與其做生意,是自欺欺人及不道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