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2020年總統選舉結束,蔡英文高票當選,成功連任。大陸許多民眾通過翻牆「圍觀」選舉。有大陸網民發帖表示,台灣大選,大陸人不能永遠做看客,期待2020年能擁有表達自己意願的選票。

2020年1月11日下午4點,台灣選舉投票結束。據台灣中央選舉委員會的公佈,參選登記的選民超過1931萬人,最終蔡英文以超過817萬票的高票當選,連任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

大陸一網民表示,蔡英文的勝利守住了華人最後一片民主淨土,同時也很羨慕台灣能自己選自己的領導人。不過,大陸天也快亮了,歷史的轉動是民主自由推翻獨裁專政。

天津教師王爽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網絡那麼發達,朋友圈裏有很多人在關注(大選)。因為大陸的選票和選舉權都是假的,基層被選舉的人都是內定的。」

不過,王爽說,在中國,真正關注參選,或者自主參選的人,都被打擊或抓進監獄了。

儘管牆內打壓很嚴,還是擋不住民眾對自由選舉的期盼。網民「財經真相」在推特發帖表示:台灣大選大陸人不能永遠做看客,2020年我有個願望,希望知道大陸是選票長啥樣!

上海職業經理人施先生對大紀元說,「希望早一天有自己的選票,選自己的市長、選自己的總統。」

施先生說,選舉權、公民權這是與生俱來的權利。1949年前,中國國民都有選舉權,「當時,南京有國民大會,就是議會制,選議員選總統。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民主國家。」

包括台灣的選舉等這些資訊,以前受網絡的限制都不了解,「隨著網絡的普及,8年前就有很多大陸人開始關注台灣,現在對台灣的選舉制度,包括對美國的選舉制度都很了解了。」

談到大陸的選舉,施先生說,大陸選舉是一個擺設,「台灣的選票可以履行自己的權利,3個人參選你可以選一個,大陸發明等額選舉,沒有差額選舉,所以,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選舉。」

施先生表示,大陸或許將來會有真正的選舉,「現在,從經濟上、從政治上變數都很大,特別是香港反送中後,整個形勢變化很大。」

台灣選舉對大陸有直接影響

美國前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在台灣大選後表示,台灣大選讓很多中國大陸人思考,「為甚麼我們不能去投票站,為甚麼我們不能選擇我們自己的領導人」?

從事選舉研究的湖北潛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對大紀元表示,台灣選舉對大陸有直接影響,大陸很多人在把大陸和台灣進行比較。「比如,很多關注的人都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裏轉發很多的短影片,現任總統,也是這屆的候選總統蔡英文也在排隊領票,還有前總統馬英九也在排隊領票,引發很多議論。」

姚立法表示,他本人特別關注選舉的程序、過程是否規範,有沒有舞弊,還有,選民的真實意志能不能充份的表達。「影片上看到他們在程序上都很規範。最後結果也體現了選民的真實意志。」

談到大陸和台灣在選舉上的區別,「首先,選舉的制度和法律不同。」姚立法說,「台灣選舉總統是直選,而中國大陸,行政權力(官員)的產生是沒有直選的,中國最低的行政級別鄉鎮政府官員,都不是由選票直接選舉產生的。還有,在中國沒有競選,台灣總統可以競選。」

「在選舉的程序上,大陸幾乎是不按照法律的程序。另外,在選舉委員會人員的產生、候選人的產生、競選、聽票記票人的產生等細節上區別也是很大的。」

「而最大的不同是選舉權,中共關於選舉的法律中對選舉權是沒有司法救濟條款的,也就是說,候選人,或選民選舉權被侵害後是不能到法院去起訴的,法院也不受理,更不可能去判決的,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說明選舉權只是一個形式上的東西。」

「而在49年前,國民黨在大陸執政的時候,選舉的法律中就規定有司法救濟程序,而且是三審終審制。」

姚立法認為,選舉權沒有司法救濟條款是中共制度造成的,「中國現行的制度與國際上公認的、比較民主的選舉制度的形成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因為,在民主的國家有其它的制度和後盾做保障,不單單有一部選舉的良法。」

姚立法表示,沒有司法救濟條款,那關注選舉,爭取選舉、參與選舉往往會遇到很大的阻力和麻煩。「所以,現在很多人認為中國的選舉是虛假的,對這種選舉已不再信任。」

姚立法說,台灣大選結束後,他也寫了一篇《台灣2020大選感言》,「我也希望人人擁有自己的選票,希望這個願望能儘早儘快實現。」#